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墜樓示威者頭七 網民自發悼念 自殺危機處理中心接逾 30 個案 兩成多想過自毀

2019/6/21 — 20:15

今日是墮樓身亡的「反送中」示威者梁凌杰「頭七」,網上有人發起今晚在太古廣場外舉行悼念集會。傍晚陸續有市民到現場,排隊上香和獻花悼念。撒瑪利亞會防止自殺會自殺危機處理中心近日派人在場,已接觸逾 30 個個案,大多為年輕人,兩成多有自毀念頭。中心主任何先生稱引述不少受助者稱,即使不認識梁本人,但事件仍令他們感到自責內疚,甚至覺得政府是否要有更多人犧牲才會聽取民意。

資深危機輔導員韋姑娘則指,輔導多年,從未見過這種由大型社會事件引發的情況。「很多人衝,好似好勇武咁,但他們心裡面其實好淆底,好驚受傷同埋入獄。」她期望,「我們至少可以陪他們行這段路,助他們調整感受和心態」。

市民排隊上香悼念

廣告

傍晚太古廣場外陸續有市民到現場,排隊上香和獻花悼念。一旁有人自發圍摺金銀衣紙,另一邊有人點起一個個小蠟燭,不少人在字條上寫下感謝和告別的說話。有花店女主人自發把市民帶來的花束,分與其他人,另外有市民吹簫演奏《Amazing Grace》,一口氣吹了數小時。

一隊主要穿白衣的撒瑪利亞會防止自殺危機處理中心職員,亦在悼念現場。他們為數約六、七人,自周二傍晚開始到金鐘,察看有否需要對在場人士作情緒支援。

廣告

防止自殺危機處理中心主任何先生表示,當墮樓事件發生後,留意到社交媒體愈來愈多人情緒不穩、甚至萌生自殺念頭,於是派出小隊到金鐘「撈仔」,例如當留意到有市民獻花後呆站流淚,或情緒低落獨坐一旁,便會主動上前傾談。

周二晚至今,他們接觸了逾 30 個個案,他稱大部份都是年輕人,兩成多有自毀念頭。他們即使不認識梁,也視他為「烈士」和戰友手足,他失去生命令他們感到自責內疚,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多、有survivor's guilt(倖存者愧疚),甚至覺得政府是否要有更多人犧牲才會聽取民意。

梁姓示威者「頭七」晚上,不少市民到出事現場弔唁,並在留言板寫下祝福和悼念字句

梁姓示威者「頭七」晚上,不少市民到出事現場弔唁,並在留言板寫下祝福和悼念字句

輔導員:不少年輕人情緒受重大壓力

中心的資深危機輔導員韋姑娘,受訪時與不遠處一名年輕人打招呼。她前晚(19 日)認識這位大專生,稱他上香時神情哀痛,一問之下,原來他親眼看到梁先生墮樓,並且在周三警民衝突中受了傷。

該名大專生在衝突中,看到一名女生被數名警察圍踢和噴胡椒噴霧,於是立即撲上保護,但他的背部被警棍毆至全是瘀傷,又擔心被捕而不敢求醫,只能戴腰封睡。數天後,又在太古廣場外看到梁先生墮樓,之後一直睡不到,一合眼就是墮樓的畫面和被警追捕的夢魘,受到雙重壓力夾擊,這位年輕人情緒低落至萌生自殺念頭。

韋姑娘稱,近日不少人像他一樣情緒受重大壓力,甚至有創傷後遺症和抑鬱症。她指幸好見到他精神還好,也主動跟她打招呼,韋姑娘笑著說,幸好今日「抄到牌」、拿了他 WeChat,「至少建立了信任可以跟進,再差的話可能要看精神科和作心裡治療」。

她說,輔導多年,從未見過這樣由大型社會事件引發的情況。「很多人衝,好似好勇武咁,但他們心裡面其實好淆底,好驚受傷同埋入獄。」她期望,「我們至少可以陪他們行這段路,助他們調整感受和心態。」

撒瑪利亞會防止自殺危機處理中心的資深危機輔導員韋姑娘(左)及輔導員何姑娘,到金鐘悼念現場提供情緒支援

撒瑪利亞會防止自殺危機處理中心的資深危機輔導員韋姑娘(左)及輔導員何姑娘,到金鐘悼念現場提供情緒支援

何先生也稱今次出乎意料,年輕人原來不只會打機談情吃喝玩樂,是會對他們的未來、對社會政治關心至如斯地步。

「今次反送中對他們來說有共通點,大家都是為自己的未來爭取,因為若(條例)通過會直接影響他們的自由。」他說。「有很多個案他們並非勇武、也不敢衝,但都說他們出來,是因為『香港的未來是在我們手中』。」

何先生指,在場輔導員會集中聆聽,協助紓緩情緒,讓他們明白世事有很多變數,不需要一定犧牲生命才能改變社會,每個人只能盡力做好自己就已足夠。

何先生又呼籲市民留意自己情緒狀況,有問題便找信任的人傾訴或寫下感受,暫時不要看網上資訊,給自己時間、空間喘息。

撒瑪利亞會防止自殺會熱線:
2389 2222 (24小時)
電郵:[email protected](撒瑪利亞人收)
或 真心話室(網上聊天室):http://www.help4suicide.com.hk/ (服務時間:晚上8時至凌晨1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