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壹工會回應石鏡泉:求真,必須走進現場

2015/6/9 — 21:02

(編按:兩名《蘋果日報》記者早前到南韓採訪,6日晚回港在機場入境時,其中一人被發現體溫超標,直送瑪嘉烈醫院隔離,列作中東呼吸綜合症(新沙士)疑似患者處理。《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今日《晴報》專欄〈優質報道毋須犯險〉,批評港媒赴韓採訪新沙士「過了火位」,質問「今次有傳媒工作者赴韓,走到當地曾接收新沙士患者的兩間醫院採訪,這樣報道是否專業?」下為壹傳媒工會回應。)

《香港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今日在《晴報》專欄發表題為〈優質報道毋須犯險〉的文章,內文不點名批評《蘋果日報》記者前往韓國採訪新沙士疫情,是「以身犯險,不應獲公眾認同」。基於文章有詆譭記者成分,亦錯誤理解新聞價值,本會謹回應如下:

原文:迄今已逾400人死的長江客輪翻覆慘劇,有記者要求「現場報道」,其實所為何事?想證實政府資訊失實,還是想為這則新聞再添鹽加醋?

廣告

回應:任何新聞報道,如果資源許可,記者現場採訪一定是求取事實真相的最佳方法。否則單靠轉載當地傳媒或國際通訊社的報道,便有可能礙於當地新聞自由尺度較低,或有關新聞機構立場偏頗問題,而影響新聞質素。

原文:一場遠在千里之外,因龍捲風而發生的慘劇,對港人除有點警惕作用或引發惻隱共鳴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價值?這些資訊恐怕只淪為垃圾資訊或資訊「噪音」,對公眾並沒有甚麼實際意義。

廣告

回應:香港作為國際都市,香港人作為世界公民,無論是北極冰川加速融化,抑或中東的新沙士疫情,都必然關注。長江郵輪慘劇導致逾四百人死亡,事發地點是旅遊景點,死者是中國人,除了警惕作用和惻隱共鳴之外,事故還引發了大量討論;包括中國政府處理天災人禍的效率與態度、對待死者家屬的態度等等,都具有新聞價值。
過往多次在中國或世界各地的重大災難,都曾有香港傳媒派人採訪;而在香港發生重大事故時,也會有CNN及BBC等外國傳媒來港採訪,沒有人質疑這些報道是「垃圾資訊或噪音」。

原文:有別於2003年沙士時,港傳媒發揮監察政府的作用,今次有傳媒工作者赴韓,走到當地曾接收新沙士患者的兩間醫院採訪,這樣報道是否專業?假如不幸「出事」,可否視為「偉大殉職」?無論這是前綫記者自行請纓作現場報道,抑或是傳媒管理層在市場化下驅使大機器的兩顆「螺絲」以身犯險,都不應獲公眾認同,因整個社會同樣要為他們不顧人身安全的行為而冒受感染的危險。

回應:韓國是香港人旅遊熱點,惟新沙士疫症爆發以後,當地政府一直有限度發放訊息,連患者的醫院名字也不得而知。傳媒基於專業求真的精神,當然有責任盡一切可行方法蒐集第一手資料。正如每當香港天文台發出颱風警告訊號,即使是十號颶風,各傳媒都必然派出記者在戶外採訪,沒有人質疑「假如不幸出事,可否視為偉大殉職?」
就《蘋果》記者近日前往韓國採訪一事,工會知悉,同事已做足防護措施,包括在有需要時佩戴口罩,常洗手。回到香港後,同事抵達機場即主動向檢疫人員表示曾接近醫療機構及輕微發燒,並即時接受測式及隔離觀察。對於石先生不點名提出,記者的現場報道令「整個社會同樣要為他們不顧人身安全的行為而冒受感染的危險」,工會認為是近乎誣衊的誇張評述,亦是對新聞工作者專業精神的蔑視。

原文:有人或認為以上都是較極端的例子,但若一宗交通意外,兩車相撞翻側,有攝記「勇」到爬入爛鐵堆車中,為求影張車內死傷者的慘狀,公眾又有何觀感?採訪、報道如能深入調查,找出事件真相,就像當年美國水門事件的兩位記者般,作出客觀而嚴謹的分析,才是專業傳媒工作者職責之所在。

回應:所有深入調查、客觀分析的新聞報道,都不可能單靠二手轉載的資料。任何新聞報道,如有可能,都應該先從最接近事件的人物與地點入手,否則只能像不負責任的山埃股評,貽害眾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