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7/9 - 18:56

「壽終正寢」背後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千呼萬喚,潛水多時的林鄭月娥終於再次回應,將「暫緩」變成「壽終正寢」,當然鬧聲一片。

眾所周知,立法會程序,已提交的條例草案,只有押後和撤回,「暫緩」、「壽終正寢」都只是等同押後,隨時可以重上大會二讀,相信外界都對林鄭這一堆明顯經過細心雕琢的文字遊戲憤恨不已,但這部份其實無甚可談,甚至可以大膽估計,政府是預料到這些反應下,仍要出來「壽終正寢」。

不是說撤回與否不重要,而是正如林鄭所言,「撤回」都可以在幾個月內重啟,拒絕「撤回」當然代表了政府以至北京,堅拒正面接納示威者條件的心理狀態,但對他們而言,更重要而不希望成為焦點的agenda,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廣告

如果以常理分析,民間的五大訴求,最易做到的是那一個?

答案當然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畢毫,調查只是針對警方,將警方作為棄子切割,應該足以將民間怨氣減半,所以部份建制派如謝偉銓,都曾去信林鄭促請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田北辰、鍾國斌、陳健波等都有類似意見,他們和民主派唯一的分別是,「兩邊都要查」,即調查不單針對警方,亦要調查示威者,講到底,就是成立調查委員會也無不可。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重要性不用多說,現行制度有幾廢亦不必多解釋,監警會無傳召證人權力、投訴警察課自己人查自己人等等,只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才有能力還原真相,到底是誰下令暴力鎮壓612、警方的處理有何不當,以至建制派所指,示威者的資金從何以來(咪香港人自己,低能)都會找到答案,更重要的是,警方近年持續的系統性濫權會受到重挫,沸騰的民怨會得以安撫。

但這最簡單有效的措施,政府完全不考慮、不接受。

合理的解釋,是在政府的判斷中,警方必不可失,因為警察已經成為了唯一可以維持政權的槍。

所以,政府會在民意對警方執法極度不滿下,閉門會見四個警察協會,表揚警方的表現;所以,政府會默許警方發投訴信予立法會主席,無視他們違反警隊政治中立的要求,更默許他們發信投訴英國國會議員,直接介入連香港政府本身都不敢觸碰的外交事務;所以政府會默許警方完全違反警例的執法行為:不帶委任證、隨意威嚇市民、動用過量武力等等。

政府的判斷是,若失去警隊的支持,沒有了這把不問情由只聽命令的槍,特區政府根本無法管治下去,林鄭這個特首亦當不下去,若警察「兵變」,林鄭必定玩完。

一個缺乏民意授權、缺乏認受性、連管治集團內部都分崩離析(你睇下CY集團搞緊咩?),這所謂「文人政府」已經完全失去管治能力(兩個星期唔開行政會議都完全無影響),必須要靠槍桿子維持政權,本質上和軍政府已無太大分別,或者至少已經肯定是police state。

這種必須死攬警方的思維,才是「壽終正寢」背後的特區政府的Hidden agenda(唔係講緊某band house)。

若果竟然有警方人員會讀到這裡,誠意希望你想想,政府現下對警方的「支持」到底是甚麼一回事。是真心覺得警方「正義」,還是拿警方作為壓制反對聲音、維持政權的武器?若果覺得警方成為磨心,誰是始作俑者,誰要負最大責任?是每天站在你背後講粗口的示威者、還是站在你背後、口說支持你卻一再用你的身軀躲避責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