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外國人點睇香港文宣

2019/10/26 — 10:39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Terry媒體課】英語文宣六大問題

不時經新城市廣場,不購物,只會去連儂牆。小幫小忙,例如見到外國人,解釋和討論一下香港的狀態。

六月以後,聽到最多的疑惑,是我們常說的Stand With Hong Kong。

廣告

外國人常常問,聽是聽到了,也有很多人關心。但請問,該怎樣支持香港呢?有美國人說,曾在灣仔的天橋觀察了兩個小時遊行,都聽不到外國人要做什麼。

於是,心有義憤但無能為力,唯有慢慢忘記。

廣告

鬼佬們政治環境和香港人不同,對於局勢的觀點有異。以下,羅列值得討論的幾項。

【一:口號空泛】

近日英語口號多了,外國媒體報導得更有親切感。但只聽到空洞的「Liberate Hong Kong」、「Stand With HK」,無從入手。

結果外國人只知道香港人需要協助,但也僅此而已。

我在一次示威也見過外國人問:「Stand with HK, alrite. Then what?How?」

而近來有「Pass the act, Save Hong Kong」,很多人心裡才有個底。隨即又有人問,那是什麼Act?

【二:無能為力】

討論外國文宣戰線,有巴打十分熱血,說起人權法案。

但很多外國人會覺得單調,因為不是來自美國,就沒有什麼能幫忙了。而且,我們眼中的國際打法,他們絕多都沒有聽過。

外國登報事件,早已淡忘。而在林鄭宣布撤回送中後,不少人外地人已覺得事過境遷。

【三:制度的意義】

一位在港攻讀碩士的外藉女士,講起在大學裡出現一個討論。

香港人爭取普選,要林鄭Step Down(你看泛民對文宣影響力何其大)。那麼,在無大台情況下爭取制度,下一個特首應該是誰呢?

我回應,這是互為因果的制度邏輯。因為沒有普選,立法會參選人也被DQ,抗命者被打壓,才迫不得已沒有領袖。

她說,這一點很明白。但對於不了解香港的民族,聽到香港人沒有領袖而追求相應制度,會感到莫名其妙。

最記得她問,Edward Leung已經入獄,你們最後的政治希望,是Joshua Wong嗎?

【四:過於被動】

我問一位法國人(佢識英文),香港的抗爭模式,是否過於呼應警方濫暴。

如果警察一開始和平處理,似乎就不會扯到制度問題。

香港的抗爭運動講求情緒主導,而非政治訴求。他認為,情緒能做到升級,但散亂的升級愈持久,運動愈失去焦點。

國際間警察失控的新聞比比皆是,香港警察的瘋狂行為,在外國人眼中,慢慢沒那麼誇張。而關注,也在慢慢流失。

他很好奇,為什麼英國自身難保,但我們會覺得英國有義務回收香港?

【五:資訊貧乏】

令我吃驚的,是多個國家的人都表示,自己透過《南華早報》了解香港政治。

當我們以為國際媒體鋪天蓋地報道香港情況,原來不少人覺得未夠全面,結果最廣傳的,是香港人覺得已染紅的SCMP。

外國戰線在九月前,早就被中國網軍攻陷。不少外國人疑問,在Twitter不是很多香港人譴責暴力嗎?

還幸,近來國際文宣重整旗鼓,和美國政要的連動,慢慢有了影響力。

【六:連儂牆】

外國人很了解Lennon Wall的意義,每每駐足觀看。

不少人習慣在眾多海報中,尋找有足夠資訊的英語文宣,往往是無功而還。

又回歸到基本問題,怎麼只得一句「Stand With HK」,到底香港人想要什麼?

五大訴求與外國人無關,部份關注是因為中美貿易戰和仇共。而出於情感的支持,最需要實際的方向。

雖然英語文宣慢慢增加,但了解局勢之餘,他們實在需要指引。或者問題在於,其實香港人也未找到答案。

【小總結】

外國很關心香港,但資訊過於空泛,無從入手。

國際報章在香港議題並沒有想像中強勢,我們的外國文宣,似乎要改善改善。

一位英國女士坦言:「其實沒誰有義務每日關心香港吧,很多國家都自身難保。老實說,你們的問題,真的那麼嚴重嗎?」

外援如何,我們都要團結。學習建制的不割主義,再大的核爆,捱著輻射,香港人仍是缺一不可。

路很漫長,不完美,可接受,但絕對會做得更好。如近日NBA風波,就非常有機地在國際間建立討論。

敵人的每次進攻,都是助攻。毋忘煲底之約,香港人,共勉之。

註:只是整合意見,不是全面的專業調查。未必正確,旨在提供多一個角度。如果覺得有用,請幫忙分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