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得鬼,和理非和勇武派再度 connect

2019/8/12 — 13:50

(立場新聞圖片,2019.08.11)

(立場新聞圖片,2019.08.11)

8 月 10 日,極黑暗的一天,卻同時讓纏擾多時的「謎團」得以水落石出。

綜合多方資訊,8.11 晚上,幾名穿黑衣戴口罩假扮示威者的警員,混入銅鑼灣示威群眾之中,突然用棍棒打其他黑衣人,一分鐘後,防暴警湧至,拘捕在場大量示威者,但這幾名假扮者亮出褲袋的綠色螢光棒後,即被放行,乘一白色小巴離開。

連絕不「美化示威者」的 TVB,這次也拍得清晰影片,包括記者質問「假示威者」是誰的詳盡對答。警察混入示威者一事,已經證據確鑿、不容抵賴。

換言之,所謂「有鬼」的說法,這天已被證明為真。

以前,我們雖不至於天真地以為沒警察混進示威群體( 8.10 晚便有黑衣人爬鐵欄入尖沙咀警署),但一身示威者打扮( 黑衣豬嘴頭盔)的卧底,壓在真示威者身上並參與拘捕的影像,卻是首次被主流媒體captured和廣傳。

鬼,再也不是捕風捉影。

鬼是什麼時候開始混進來?有人認為,是由北京提出「止暴制亂」、準備退休的前「二哥」劉業成重出江湖出任臨時副處長開始。但我們絕對有理由懷疑,之前諸如掉國旗落海、用鐵籠車撞立法會玻璃、掟汽油彈等較為過火( 但沒人被捕)的行為,其實都是警方臥底所為,目的是「誘使」前線示威者把行動不斷升級,令一般民眾反感。

鬼謎被解後,有人認為,勇武派將元氣大傷、不復舊勇,因為互相猜疑(身份)互相質疑(策略)的情況將不斷發生,在現場行動時,也會互拖後腿、難以施展。但我有信心「真勇武派」是有勇有謀的。經一事長一智,以後行動時各人都會以獨立個體運作,自行推敲利弊,不指罵卻也不盲從,蛻變出全新前線運作規律。

況且世事永遠禍福難料。當「示威者混有警察」一事被媒體廣傳,民眾有機會重新同情起前線示威者(「原來之前是被插贓嫁禍……」),甚至已經「離隊」的極淺黃和理非,也會基於義憤再度走出來,支持運動。

鬼,將會把大家 reconnect。

更何況,昨夜除了有鬼出場,還有多宗駭人聽聞「警暴」:銅鑼灣女示威者被布袋彈射頭,眼球爆裂失明;防暴衝入太古站,以少於一米距離向大批示威者「行刑式」掃射開槍;葵芳地鐵站內,防暴狂射催淚彈令毒氣室內積聚,罔顧市民安危;紅衣福建幫在北角街頭亂打示威者,警方卻視若無睹……什麼警員守則,什麼國際慣例,早已不放在眼內,有林鄭御賜的「卑鄙通行證」(「我不會出賣警隊」、「設獨立調查委員會,會影響警方工作」),他們可以瘋狂開槍、殘酷拘捕。

無論你是否認同示威者訴求/行為,任何一個有良知的香港人,都不可能接受一個向市民亂開殺戒的警隊。此刻大家若再噤聲,等於默許警察無理殺人,等於默許暴政在眼底下發生,等於是幫兇,等於推香港向死地。我相信,今日(8.12)「警察還眼」行動一定逼爆機場。Cos we are connected to fight against a police state。

走筆至此,忽發奇想:和理非和勇武派關係經常張力,但其實兩派頗像「阿媽」和「仔女」的關係。

平時阿媽嘮嘮叨叨、長氣噚氣,又常制止仔女做危險暑期活動,令他們大感無癮和被離棄,「阿媽根本唔撐我」、「阿媽想同我割席」「我流汗流血都係為阿媽和全世界好,阿媽你無付出過唔好出聲」……但當來到危急關頭,仔女被壞人所傷,阿媽非但不割席,還第一時間跳出來,聲討傷害仔女的人。這個比喻勇武派或會覺得搞笑,甚至指責筆者美化和理非,但我想說的只是:此時此刻,應該一致「槍頭」對外,放下派別恩怨,向真敵人怒吼吧!

作者Medium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