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謝達達的曲、夕爺的詞和明哥的演繹:〈回憶有罪〉!

2019/6/5 — 17:14

黃耀明

黃耀明

早前透過電子網絡聽到黃耀明在記者協會晚宴上首次獻唱的新歌〈回憶有罪〉。這是達明一派和林夕特別為紀念六四三十周年的創作,可惜晚宴背景夾雜哄動人聲的噪音令筆者無法清晰欣賞到悅耳的歌聲。也許上天真的有眼,真的淚已落盡,昨天午間的疾風驟雨止息,晚上維園六四悼念集會期間並沒有受到惡劣天氣干擾,黃耀明應邀在台上再次唱出這首歌。筆者站在大台旁邊,近距離聽得清楚,深受感動,不禁眼中泛淚,必須寫下此文,衷心感謝劉以達的曲、林夕的詞和黃耀明的演繹,在香港時局艱難險峻的當刻,為香港人譜寫和傳送上這一曲〈回憶有罪〉。

作者攝

作者攝

廣告

劉以達的〈回憶有罪〉原曲基調跌宕起伏不大,音色哀怨而沉鬱;林夕的詞寫得淺白貼切,針對著六四這議題的多面性,直述和暗喻同樣言中有物,鏗鏘有力;黃耀明是充滿現代感音色的歌手,高中低的聲調腔韻和徐疾節奏控制得恰到好處,傳到耳朵,撫摩著神經,觸動著心靈,正是聲聲入耳的嵌進人們心底深處。如果說一首歌的曲是靈魂,詞是軀體,曲和詞的結合成就了一個有靈魂的軀體,那麼,歌曲的演繹正是傾注入生命活力,讓那個有靈魂的軀體活生生地盡顯人前,感動著週遭的人。筆者並非刻意試作解人,只是想藉此短文向劉以達、林夕和黃耀明致敬,並且籲請香港人好好領會這首歌,特別是歌詞,所傳遞的訊息。

當年六四的殘酷鎮壓嚇倒了所有有良知的人,既抱怨上天的不仁也痛斥人禍的暴戾,公開表態以行動譴責當權政府。可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形勢逆轉,一些人早已裝聾扮啞的噤聲不語,〈回憶有罪〉第一節末句的「被現實騎劫,怎怨天」直指其虛妄偽善。人人都有現實的局限和壓力,可是人人都必須有判斷的理性和抉擇的承擔,那麼,背棄良知的召喚而屈服於現實是必然的選擇嗎?況且,所謂「現實」往往只是那些人的借口和遁詞,到底是真的「被現實騎劫」還是「被自己的麻木不仁所騎劫」呢?

廣告

回顧中外歷史編章,獨裁政府當然不斷嘗試抹掉人民的記憶和篡改歷史,以鞏固和延續其暴政。中共政權一直以專橫卑劣手法醜化和隱瞞八九六四民運的悲慘真相。因此,堅持公開悼念、查證六四實情和追究屠殺責任,是人性良知和良心的體現,在政治現實上更是一場記憶與遺忘的長期抗爭。〈回憶有罪〉第二節最後兩句「回憶即使有罪,真相怎麼敢無言;歷史假使有人,定被發現」實在發人深省。就算面對治罪的壓力,我們怎能默言不語? 只要有人堅守鍥而不捨的尋索真相原則,歷史豈容輕易被掩埋?

歷史從來就是由人民用血淚撰寫的:有逼迫必有反響;有鎮壓必有抗爭。八九六四被殘暴壓服之後,在追捕起訴拘禁的諸多恫嚇壓力下,維權的公民運動隨後此起彼落的冒起,維穩局面還是顯得脆弱,正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明證。焚身烈火固然冒放沖天濃煙,〈回憶有罪〉第三節的「烈燄幻滅過,總有煙」是希望所在,因為餘燼仍存,人心不死。內地和本港的政治發展依然令人深信:強韌的生命力還是會在硬土堅石層中擠出裂縫來,仰望和迎接天際陽光!

一代一代的接棒傳承至關重要。當年八九六四民運啟蒙了上一輩的香港人,在香港社會上持續了多年以來爭取民主、彰顯人權和追求公義的運動。這樣的抗爭精神感染著,影響著,甚至可說催生了「和平佔中」以及「雨傘運動」。我們實在不必乞靈於皇天后土,只須反躬自省,敢於迎難承擔,〈回憶有罪〉第四節那兩句「歷史只懂向前,輾轉反側三十年;如今滄桑少年,莫問蒼天」正是對年輕一代的期望,讓一脈相承的不折不撓精神延續下去。

上一輩的香港人為內地八九六四民運付出過難以量算的汗水、眼淚、精神和心力,也寫下令世人驚訝難忘的遊行、集會和抗爭紀錄;這一代香港年輕人也曾經在夏慤道催淚煙霧中高舉雨傘,為的是捍衛和追尋本土的政治命運。〈回憶有罪〉第五節末句說的「願廣場上,聲音不會滅」雖然是指北京天安門廣場的聲音,但是,同樣也反映著香港政府總部前地公民廣場上的聲音不會消滅!如今內地民運人士仍流亡海外,香港的抗爭者仍被繫獄囚禁,筆者以為,〈回憶有罪〉不只是今年紀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歌,應該也是香港人為未來奮鬥而繼續高唱下去的歌。那麼,就讓我們在 6 月 9 日(星期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惡法遊行中走在街上,高聲同唱這一首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