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中華膠的懺悔

2018/2/6 — 11:11

大中華膠的其中一個特點是不現實。

從「愛國不愛黨」這點可以看到,他們無視黨國本一體,更帶有宋人的文化中國的意識-和從前的朝鮮人一樣,抑眨大清,自認大明文化的正統繼承者,我曾聽過幾個人都這樣說過自己不愛黨但愛中國文化,但他們認知還停留在皇帝是獨裁,王朝好黑暗之類的水平,不是笑他們學貧,而是當你不肯正視面前的中國,但又不學好中國文化,那麼你愛的是什麼東西?

而有所學的他們愛的只是一個符號-華美的詩詞畫,但他們不會看看河的對岸,看那裡的人民如何生活,卻常常將那一套士人式「民不聊生」、「殘暴不仁」放到彼岸的人身上,然後大發詩興哼兩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食一杯咖啡再哀嘆一聲,我還記得有個洋學者曾說過中國的士人會同情弱小寫很多詩,但他們不會改變現狀。
像李柱銘這樣愛國者-他真的深信十三億中國人會站在他那頭,我相信中國追求公義和民主的人不少,好人善良的人也有很多,但是我亦聽到很多內地人的那種明明大家都是中國人,為何香港人比中國人更平等的抱怨,他們為中央對香港的特殊照顧極其不滿,但同時覺得港人很不該,當中有人覺得你追求民主關我屁事,中國人是一個很大群體,國內的差異可以差極遠,為何嘗試不花多些時間去了解-不論是敵是友。

廣告

連我那個由大陸落香港生根的親戚都鄙視:「神經病!場仗為香港人打的!那為中國人打的。」

大中華膠的另一個特點是不誠實。

廣告

這種不老實是從中華民族的建構已經開始,四大古文明和禮儀之邦這類臆想,由梁啟超到我這代(90後)小學讀書時都仍然生生不息,由中國這個角度出發看歷史已經是本末倒置,奇怪的是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的文治武功一下到晚清的禮儀之邦,真令人無所適從,中國人由食肉一下就變成人畜無害,同時清初三帝的擴張都失憶了。當面對西方的侵略,我們會面不紅氣不喘說你們是追求物質的民族;我們是追求精神的民族,打輸了,但暗示自己高人一等,阿Q式的暗爽,但不面對自己的失敗,而且不作謊言就活不下去的裡子。這類說話不是草民我說的,是以前知識分子說的作的,但是之後卻連西人都癲埋一份。
文人多大話果然無錯。

實不相瞞,我比你們更遜,以前是一個明粉(明朝粉絲),成日留意農場文章(當時不是咁叫)、大陸吹水文(那些清朝道光年間係無人倉發現勁過英軍既明朝火器)-那些文章塑造了自己的半憤青,大中華性格,明粉們最喜歡日日圍爐取暖吹《明器火器領先世界》、《大清非中國》之類之類的亂七八糟,潛意識是中國人是世界最強,只是被射箭蠻族(事實當然不是只識騎射,如果只識騎射不是更應反省?)統治至落後世界,但是又不肯面對現在富士康式的半第三世界中國,停留在唯我獨尊的小框子。
另一種極端就是成吉思汗都是中國人,甚至會推論到中國應該繼承蒙古帝國,元朝的領土,歷朝歷代的領土喪失都是我應得的,最後同明粉們殊途同歸去到「世界是中國的」這類論調。中國人沒有從歷史中認識自己和在世界的角色,但改歷史就學得很精,他們自我想像的天朝夢總比他們現實生活快一步,更勝一疇,如果中國有悲劇相信都是因此而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