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中華膠的覺醒

2016/12/21 — 9:55

香港政府於去年9.28向示威者發放共87枚催淚彈,繼而引發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

香港政府於去年9.28向示威者發放共87枚催淚彈,繼而引發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

朋友在微博上發了一個帖,深受博友歡迎,瘋轉了一天,結果朋友的帳號被新浪刪掉。得到他批准,嘗試覆述一遍,並加上個人感受。對於很多香港人和台灣人,中華其實是一個自我虛構出來的概念,現實和想像是兩碼子事,只可惜不自知。對於部分香港人,中國更一直是一場自省的啟蒙運動。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被中共宣傳得到大陸不斷輸出人才和資金拯救。相反,當時香港是個典型的難民城市,大陸及亞洲各地華人在席捲亞洲的共產革命風潮中,逃來香港這塊殖民地避難。其間,各方政治勢力在香港搏奕,香港不是甚麼兵家必爭之地,但似乎大家都想有個地方做緩衝。

六七暴動之後,港英政府開始在香港推行善治,加上世界經濟版圖的改變,香港經濟得以高速發展。當時大陸發展落後於世界,香港成為一個互動的窗口。而雖然香港很多人生活都是手停口停,但社會有的是一份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人情味。對於身在大陸的同胞,香港人總帶有一份血濃於水的感情,希望可以幫助大陸的親人。

廣告

七十年代港英政府自覺地對香港作出一些政策上的調適,並堅持執行法治。今天很多人口說法治,卻完全不明箇中真締。其實法治,不是由人民守法開始,而是由政府尊重法律開始,把司法權交出,當時為免行政變成司法,當公務員要引用一條法例時,會盡量引法律原文,以避免用自己文字說出的條文帶有自己的解釋或演繹。這點跟今天的香港有天淵之別,現在的大陸以至香港官員其實赤裸裸地踐踏法治。

七十年代推出的公屋政策和廉政公署是今天大陸民眾對香港最耳熟能詳的東西,象徵政府對市民生活訴求的積極回應,這些在有意見便被打壓的大陸,是匪夷所思的。至於廉潔,核心就是誠信,到今天還是大陸一個解不開的結,而香港在這方面40多年努力的成果也不斷蠶食。

廣告

香港當時只有兩所大學,畢業生都是天之驕子。全球的左翼思潮影響下,香港的大學生以認識中國關心社會(簡稱認中關社)為口號,積極投入各種社會運動,但運動的特色是:對政府問責,對民眾憐憫。當時香港的中國歷史教育,源於台灣國民政府的大中華承傳觀念,香港市民很自然成為今天所謂的大中華膠。不管今天年輕一代如何評價這些大中華膠,他們確實推動了香港社會的良治。

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人希望中國開放、文明、進步和繁榮的心態更為強烈。直到1989。經歷完七十年代的社運,八十年代的大學生本來被視為經濟繁榮下的四仔主義利己者,四仔是屋仔、車仔、老婆仔(老公仔)和仔仔。對很多今天四十歲左右土生土長的香港人,89是一次悲傷的啟蒙。89年6月4日零晨,香港人在電視機前看到一幕又一幕政府屠殺人民的畫面。當時北京城有很多市民死去,其實情況比香港電視畫面看到的更嚴重,說是六四屠城一點都不為過。

今天有些人把對六四看成不是香港本土的事情,不用理會。但當了解香港人的覺醒歷史,而選擇完全否定香港一輩人對六四的執着,又怎稱得上是香港人呢?基於同情、抗拒和恐懼,九七前出現大量精英移民。留下來的,唯有醉生夢死,投入到所謂悶聲發大財的行列。直到2003。因為大陸處理不善和隱瞞疫情,香港爆發沙士疫症,也敲響了世界對病毒變種的警號。香港,為這場疫症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很多人認識到大陸政府壓根是一個毫無責任感的政府。

往後的事情,大家應該不再陌生,但社會運動的重心已經轉移。來個快速列表,2006年有天星碼頭保育運動、2009年反高鐵運動、2012年反國教示威、2014年的雨傘運動、2015年大比數否決假民主的政改方案⋯⋯一浪接一浪的社會運動,令很多香港的中年人及年輕一代開始醒覺,終於以此為家,拋棄所謂家國的包袱,立足本土記憶和社區,香港這個城市才真正誕生。

以上只是敍述和比較分析,如真正北京人對北京帶有一份本土記憶和感情,上海人對上海,倫敦人對倫敦,紐約人對紐約,真正的香港人對香港為甚麼不可擁有一份記憶和感情?不是值得不值得,而是應份的權利。這一份自然的醒覺,是不是末路不是其他人有權指手畫腳,更沒有甚麼破壞中國人民感情之理,由1949年開始大煉鋼、大躍進、大飢荒、強行戶席調配、矮化地方文化和語言⋯⋯把中國文化和大中華地區人民感情破壞得最花果凋零的,是中國共產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