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佛口區候選人梁柏堅:冀真區議會再現灣仔

2015/11/21 — 18:08

梁柏堅(攝:Una So)

梁柏堅(攝:Una So)

以自由身從事商業攝影的灣仔大佛口區候選人梁柏堅,開完會後匆匆趕來,快近傍晚,連午餐也未吃。甫在快餐店坐下,他邊啖漢堡包邊接受訪問,笑言:「我對生活要求不高,對食的要求低,所以可以好囂張。」他引用的是《100毛》雜誌創辦人、作家林日曦的話,亦是筆者很認同的格言:愈對物質生活淡泊,愈有力在生命中有所堅持。

經歷雨傘運動,梁柏堅看到,命運自主必須由生活開始,於是今年五月與出選司徒拔道區、從事金融業的區麗莊成立社區組織「灣仔廣義」,走入社區與街坊連結。灣仔酒吧林立,傍晚他們在街邊榕樹下的公共空間,放張吧枱與路過的街坊「吹水」,了解想法。

今年母親節,他們擺檔跟街坊傾計兼慶祝。當日區議會在修頓球場辦母親節嘉年華會,翻查會議紀錄,原來花了共數十萬元;而他們只花了數百元去弄祝福媽媽們的靚靚發泡膠框,以即影即有讓她們與家人合照,玩了一個下午。「街坊的歡樂不用很貴、不用大搞。區議會的嘉年華會文化太根深蒂固,活動大多接觸不到中產或返工那班,又如何把訊息帶給他們?」這個對比,令梁柏堅開始考慮出選這深紅選區。

廣告

家住屯門,梁柏堅在藝術中心修畢純美術後,主要在附近工作,與灣仔淵源反為更深。這名攝影師喜歡走路,享受沿途的人情風景。他說,感覺與樣樣倒模規劃的新市鎮不同,欣賞舊區亂中有序、多元可貴之處,即使灣仔也逐漸士紳化,被貴價商舖進駐。

在充滿人情味的灣仔穿梭,走過街巷舊舖,不時聽到街坊閒談「吹水」。「在皇后大道東後面、汕頭街一帶的舊式茶餐廳,入去坐下低頭吃飯,單是聽他們『吹水』便夠了,會聽到很多舊區(民生)脈絡事情。」他笑說。

廣告

他發現區內休憩空間不多,除了灣仔公園,只有皇后大道東一些幾百多呎、監倉般的「口袋公園」,設計並不利民,部份更在球場旁的「波餅位」。於是街坊們亮出民間智慧,把摺凳收在在公園一旁。「在修頓很多公公婆婆想一起傾計,沒理由排排坐。他們會把摺凳開出來,打對面舒服點傾計。」

梁柏堅說,在公共空間搞活動,亦是想開拓街坊們的想像。「其實公眾地方是屬於大家的,政府只負責管理,是沒權去控制的。」他說。「希望推動多點同理心,甚至和諧,前提是在權力對等之下,而不是有權有勢的人跟你說要和諧。你鍊著我條頸叫我收聲?現在愈有權勢的人就愈大聲,愈沒權勢的人都選擇沉默。」

梁柏堅曾與很多香港人一樣,除了2003年七一遊行外,很少參與社會事務,專注發展攝影業務;開始關注,可謂要多謝曾蔭權。當他打算在黃竹坑開攝影工作室時,曾蔭權提出活化工廈,結果打算租的單位一周升了三成租金,這發展令他多了留意時事。後來看到和平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發表有關公民抗命的文章,當時他的表姐是佔中金融組一員,曾叫他參加活動。他在第三次商討日才首次參加,漸漸認同理念開始幫手,成了眾人口中的「表弟」,後來加入糾察組,至去年622全民公投前後才認識三子。去年9月28日前一天,要找人「睇住」三子,有義工說:「搵阿表弟啦佢識泰拳!」從沒跟人提起過的興趣,令高大的梁柏堅就這樣臨時上馬,在佔領運動時擔任三子守護者角色。

梁柏堅說,很多事情並沒特別安排,一切自然地發生。「天意、沒安排,如做社區組織、如區選,其實全都沒想過。」

作為傘兵,難免面對反對聲音。「有些老人家一見後生仔落來,就會覺得我們搞事。」他說。「以為只要『唔搞咁多野,麻煩就唔會來』,但事實是否這樣?掩耳盗鈴,能否為他們和下一代帶來更好的社區?」

應正本歸源 就區政真正諮詢市民
「灣仔廣義」早前自資委托中大社會學系進行《灣仔社區規劃願景研究》,佔中另一發起人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和學生負責調查和分析,戴耀廷則協助他們的論述。

調查記錄了街坊對社區的想法和期望,梁柏堅相信,必須有紮實的數據支持,街坊才能較易明白他們的理念。他們發現,近半居民對區議會現有的政策諮詢渠道毫不知情,公眾論壇和諮詢會等只有約一成受訪者曾參與。他認為區議會應正本歸源,把議會公開透明化,重新成為市民能參與的諮詢平台。

梁柏堅提起社區億元重點項目的諮詢就「扯火」,直斥諮詢模式荒謬。計劃中,摩頓台現有兩個排球場會被拆毀,以興建三層高社區多用途活動中心,但區內原有的場地,已數量眾多。他指,區議會小組委員會未作公眾諮詢,討論文件已說「我們希望建社區會堂」。然後十個工作天內就開了一場公眾諮詢,但他去信問有什麼人與會、討論了什麼,結果石沉大海;那場諮詢會指九成人贊成建議。

他們的調查指,九成受訪者對這項目毫不知情,顯示現時區議會運作透明欠奉。「真是要多謝梁振英!施政報告丟一億出來,你便看到每區的荒謬,區議員的論政水平。」

首要是恢復區議會作「真諮詢」的職能,聆聽居民想法;欠缺諮詢的後果,就是社區規劃不合居民需要、浪費資源。他說,灣仔是全港第二收入最高的區,平均學歷水平亦較高,居民需要的並非蛇齋餅粽,而是健康的社區發展。他說,灣仔區內有眾多非政府組織,提供各種社區服務,區議員無需再「爭嘢做」。「究竟當區議員是做補習班、手作班、紅酒班,還是解決社會民生問題?」

一億元為何要建社區大白象?梁柏堅設想,可成立三個基金,其中一個為老人而設,如葵青區議會購置流動牙科車般,與非政府機構合作,成立眼科或牙科服務。第二個可以是中學至大學生的獎學金。第三個基金可資助在區內租場,甚至可與民政署和教統局租學校場地,予居民開會活動之用。

真議會奇蹟能再現
不久以前,灣仔曾出現過一屆「真議會」。2004至2007年在主席黃英琦領導下,營造出充滿活力的社區,在規劃政策上造出成績,突破蛇齋餅粽框框。梁柏堅敬佩她前瞻性思想和勇氣,很多現時對社區自主的想像,就是源於她。

11月中灣仔藍屋舉辦了一場區選論壇,當區建制派候選人全缺席,列席只有愛群區的22歲黃瑞龍、修頓區的楊幼峰和梁柏堅。當晚氣氛熱烈,灣仔街坊並不簡單,在發問時在各項議題,力迫候選人交代對灣仔的願景。這些具質素街坊的煉成,源自當年社區連結和爭取保育藍屋「留屋留人」,成就「灣仔故事館」的存在,凝聚提升街坊對社區的關注。

「黃英琦做了近乎奇蹟的是,區議會不是對政府唯命是從的架構,對市建局成了欄路人角色,嘗試阻止他們,甚至與他們打對台,是現今所有區議會也做不到的。」梁柏堅相信,奇蹟能再現。

喜愛運動的梁柏堅說,要如長跑般保持靭力,區選只是一個階段,希望過程中推動社區進步,令鄰舍關係更好、社區資源運用得更利民。「我們有很好的願景,街坊肯不肯一起走?若選不上便視為失敗,更無力去跟後面的勢力去鬥。要鬥長命、鬥耐力!」他說。「做事,永遠是為下一代去想。即使勝算低,但要爭取時間讓下一代上來。很老土的一句:拒絕沉淪,即使沒能回升上去,我也不要沉淪下去。這是我的理念。」

「被打壓是一定的了,看自己承受到多少,都是那句:我生活要求低,有什麼所謂?可以囂張點生活嘛 。」他笑著說。

當區競逐連任的是民建聯李均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