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台 = 分化奪權(一):黃之鋒都話大台不了

2019/8/18 — 10:4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中共對反送中運動的抹黑、滲透及分化愈趨嚴重;另一方面,這場運動的奪權戰亦正稍然而起,各方人馬試圖在無大台的運動中,爭奪更多主導權及話語權。整個運動進入關鍵階段,面對內憂外患,稍一不慎可能隨時觸礁。

這一切,要由部分溫和民主派支持者,以及連登講起。

前鋒後衛互相配合 缺一不可

廣告

勇武與和理非的合作有如一隊足球隊,你做前鋒衝衝子,我做後衛守住基本盤,加上中場的串連和龍門的努力,大家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核彈都唔割,以達至同一目的—勝利。不過,隨著示威運動愈演愈烈,衝突場面頻生,部分和理非選擇與勇武派光速割席,互信關係乍暖還寒,坊間更不時有聲音指出,大台發施號令總比群龍無首好,稱大台可以突破困局。

大台,即主導權,簡單而言就是以少部分人領導大部分民眾,當中包括意見分歧的民眾。這變相違背一直以來「兄弟爬山」,互不從屬,互相尊重的概念,可以說已經是分裂運動。大台的聲勢及動員,能發動亦可阻止某些行動,意見分歧的民眾此時夾在模稜兩可的情況:要麼服從被牽著走;要麼反對被視作分裂。

廣告

大台軍師涼冷氣堅離地

這裏有兩個問題,第一是認受性及廣泛性,無論這少部分組建大台的人是KOL、評論員、名嘴、議員、學者、專家、或是一界網民,他們又憑什麼代表前線,以至全部示威者?是五年前傘運的失敗經驗,還是各自在圍爐的良好自我感覺?

你要摩連奴做教練,我要哥迪奧拿,他卻想是雲加,與其眾說紛紜,不如集各家之大成,由球員任教練,就如《Slam Dunk》的藤真健司。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在無大台的情況下,大家意見百花齊放,各司其職。前線方面,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指揮權留在現場,和理非盡量配合,成就了目前的狀態。

此情此景,相信是孔明在世亦難以預料,更何況是一班離地冷氣軍師?部分軍師對事態發展無前瞻能力,不時估錯給予「山埃貼士」,原本能火燒連環船都變燒山禍及自己後欄。

黃之鋒:大台不了

第二個問題,是對大台的不信任。若大台能統合各派意見當然是好事,但現實是不同光譜有不同想法,加上傘運失敗令抗爭者對大台聞之色變,大家無法再承受曾手足再被割席離棄;長年對泛民信心下滑,大台對他們來說有如惡夢,這不難理解。

「大台?不了。」6 月出獄後重投社運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近期如是說。他 8 月 12 在 Facebook 亦直言,「自己由衷覺得,那種會被北京一網打盡的中央決策大台,真的千萬不要存在」。他指出,既有清晰立場訴求,只要有共同討論平台,讓大家一起爬山,透過自我修正與調整各司其職,繼續努力貢獻運動。

沒有大台,但仍有各方意見,是現在的大勢。由前大台到現在否定大台,埋首自己擅長的和理非文攻,而非搶奪話語權,他算是有進步,跟得上新時代的抗爭,一些活在過去的泛民又如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