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嚿:憑心去做事,就無法歸邊

2015/11/2 — 10:56

圖中為「大舊」。

圖中為「大舊」。

【文:朝雲】

西環飛躍動力 大嚿:憑心去做事,就無法歸邊;有能力做事,亦毋須要歸邊。

訪問前的小小緣起

廣告

希望鏗鏘集別介意,容在下以題外話為引子。原來政改表決前,鏗鏘集訪問大嚿(劉偉德)後,繼而想訪問的人選,包括在下。

當日689到美孚而大亂,筆者拋失一隻鞋,累極走訪另一場合,得悉邀請,雞蟲之失頓時被拋諸腦後。

廣告

因為左膠的噩夢立即在腦海上演:

一、被 cap 圖

二、被洗版

三、被問候

四、參與任何行動,都會被人圍揪

五、重覆一至四的遭遇

六、沒有第六了

即無意外,皆會遜謝。但見前人的遭遇,非自己可以承受,更加耍手擰頭,敬謝不敏。

***

直至傘運末段,筆者還不認識任何防線成員。但大嚿的手臂尺寸,早令人印象深刻。

立會爆玻璃當晚,戴著口罩的人,向他狠批金鐘的態度。他連連點頭:我完全同意;勇武的呼聲雖高,然而真的會和對方肉搏,究竟不多。言下之意,讀者領略。

筆者先入為主,早料定他屬某一派系,甚至是虬髯客、大鐵椎一類人物。

到得活動發言,英文稿由他負責,筆者才知又再管窺蠡測。然而後來的事,才令筆者更加驚訝--他也成了左膠。

***

問:初見大嚿,完全想像不到你的背景,甚至以為你是江湖中人(葉錦龍,伍永德都連連稱是,初時他們亦不免誤會)。你們能否介紹一下自己?

大嚿(劉偉德):第一日就幫手起防線,要防線嘅人信得過我,保護到其他人,孭得起責任。姿態唔硬啲唔得。

其實我都係幫手,不過做開組織、訓練的工作,清楚要做啲咩。例如定立唔同嘅 colour coding,有唔同反應。

擔當防線,當然同大隻有關,但並非純因我大隻。我受過依類訓練,避免受情緒影響而作決定。

小時候太曳,媽掟左我去英國,初到異地俾人恰。我唔係英國公民,加入 NCO 受訓(Non-Commissioned Officers/後備軍),第二年再考入 Marines(海軍陸戰隊)。

我係軍隊學識用槍,軍事培訓,調動部隊,野外求生等等,亦經常係軍營訓練年輕人。將來的事業亦與此有關,對我很有用。

離開後去倫敦大學讀 law,回港先做 NGO,後來開設自已公司。

問:有傳你好有錢,說你收買人的出價,動輒數十萬。

大嚿:我從沒說過自己好有錢,當初站台,已說明是代一班有心人發言。

關於「收買」的事(筆者聽下經過,唯事件牽涉人名,從略),其實金主不是我,而是防線的朋友,轉達金主的意思。金主認為組織不宜擺明勇武,講明犯法,認為應該暗地裡做。否則金主會「奶野」,好難贊助。

事情牽涉其他人,不能公開和人拗,但我好願意對質。

我承認我係中產,但就算我有這筆錢,也不會這樣嘥。寧願自己搞壇生意,或者益自己人。

***

伍永德:十二三年前開始入行做廚,當時完全唔會在意民主、社運。係傘運令我關心。

問:你幾時決定自爆自己過去?

伍永德:嗰時未夠21歲,又興落 D。終於有一次警察落場搜身,搜到藥物,判守行為一年。好多謝屋企人同父母,唔係好難走番出嚟。

我參選前已經主動向提名的居民,交代自己過去,多謝佢地接受我。

葉錦龍:中學時讀英皇,校風比較自由,較少功課,可以做自己的事。每個男仔都有自己鍾意嘅「硬嘢」,軍事、機械之類。我就對歷史有興趣,自己去中央圖書館學歷史,尤其是二戰後的香港史。

中學時隨遊學團到上海,那時上海正在開發,眨眼間起好東方明珠塔,也很驚訝大陸咁有錢。後來03七一,還未熟悉政治,但23條顯然破壞一國兩制,於是參加遊行;接著便是皇后碼頭,穿著校服去撐。用現在的講法,即是花生友。

當年朱凱迪用鐵鍊自綁,仲係發展局長嘅林鄭,親自落場同朱談判。她答應過會重置碼頭,到而家仍然未番嚟。依單嘢激發左我:原來政府係咁嘅,因此更加關注社運。

927當晚,參加罷課的細佬,還留守金鐘。我去探佢,點知後來金鐘站封左,我留低幫手,留吓留吓,留到放催淚彈。

放催淚彈後且戰且退,我去到後來東防的位置喊咪。警察收隊後,先後係軍器廠街、入境處開左兩個物資站,之後兩個站都後撤到東防。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咁 core 地參與運動。

問:點解你識日文?

葉錦龍:我自學日文,09年開始從事翻譯。後來受聘於一間日本公司,因為我係公司中唯一兼通中英日三語的人。之後又去日本 working holiday 一年,回港後繼續從事日本的文化產業。

***

問:拋個身出嚟,對大家生活有沒有影響?

大嚿:影響唔多唔少都有,已經盡量退出係大陸的持份股。

葉錦龍:而家動漫的市場愈來愈傾重大陸。本來有兩三單大陸嘅 job,「阿 Sam,你咁樣我地好難合作」,因為我投身傘運而冇左,冇計。但我除了動漫仲有幾飯,條路自己揀。

(大夥的談興,轉到在大陸工作的體會。大致說上海人,年輕人,去過外國讀書的,還可接受,但有錢的就令人受不了。)

葉錦龍:梁振英常常說,要返大陸錦繡河山,認識國情。我屌你,我就係愈了解中國國情,愈覺得中國唔掂。

大嚿:中國23個省,5個自治區,其中27個我去勻哂。。。fuck that!同化?梗係唔得啦。

我去嘅通常係偏遠山區,冇皇管,天大地大,但始終會有憂慮。係藏區教書時,曾忍不住說:你地知唔知佢地(藏民)被奪去家園。學生不好意思,藏民亦不好意思。partner 不住推我,提我收聲。講嘢始終勒住勒住,好麻煩。

而家大陸係有啲自由,但當你開始反政府,自由就隨時被剝奪。這種威脅感永遠存在。

這種威脅感扼殺人民的創造力,批判力,思維被束縛住。所以中國即使經濟進步,但人民的進步卻差得遠。

每次番到嚟,都會覺得「終於番到香港,可以講咩都得。」好舒服,大陸唔可以同化香港,自由係最重要。

以前我嘅大陸員工,都係大學畢業,但都同主流格格不入,唔相信中國教育,唔想入黨,唔想做公務員,係主流上唔到位,所以嚟我度做。後來他們自己開公司、自己踩單車漫遊全國、寫書等等,去找尋自己的路。

我有幾個朋友都係黨員,個個都好開明,照樣鏟共產黨,只不過佢地晉升嘅唯一道路係入黨。然而說話時畢竟要留心,不能和盤托出。

平心而論,佢地知道中共唔好。但冇左共產黨中國會四分五裂--這是每個黨員都深信的論調。

當然這種騎劫由共產黨一手做成,但多少屬實。對我而言,建設民主中國的確不設實際,我同傳統左膠的確有分歧。

***

問:早期的拾念,與現在的西環飛躍動力有何關係?

大嚿:係兩壇嘢。當初成立拾念,原意係結集金鐘的義工和力量,協助素人參選,而毋須仰賴泛民。原意好理想,但結果大家有好大分歧。

而且今屆區選改左選舉條例,任何贊助超過一千元,贊助人都要申報,結果很多有心人都不敢具名捐款。

西環飛躍動力都係我地自己掏腰包。每條數都要上選舉辦事處,所以好清楚。

葉錦龍:拾念並非屬於大嚿,我也是發言人之一。拾念嘅定位係著眼於泛政治議題,例如反對政改;而西環飛躍動力,就係專注於社區的政治組織。

***

問:由傘運到鏗鏘集,(大嚿)你都備受攻擊。你如何回應?

大嚿:我受鏗鏘集訪問三十分鐘,對每一方都有批評,出街的只係其中一段。係反水貨活動被捕後,被捕者都在同一個 group,光復元朗的人繼續在 group 內屌我,我便叫他們睇哂成段片。事後大部份人都同我溝通到。

網上攻擊我的 cap 圖,指控我包庇「人民力量阿邦」。但站在我旁邊的,是港大法律系學生 Jason。

Jason 是「雨傘民意日」的發起者之一。他找我們防線幫手,我們願意配合,在物資站擺傳單、表格,活動順利在金鐘進行。

但當他轉往旺角,就被人包圍,指罵,「而家打緊仗,唔好搞民調」。

我應承過幫佢,就要撐到最後。所以捱義氣陪他到旺角,同佢一齊俾人屌,俾人圍,向旺角的人解釋,結果大部份人都接受。我就係傍住佢,有咩事發生,郁手打我先。

張相同阿邦零關係,當晚唔單止我,搵過本土派人士幫手,佢地知道。

到最後大台係邊個拆?我地拆架嘛。大台到最後真係無法指揮,升級完全失敗,糾察讓開俾我地拆。

***

問:你如何看爭拗和前路?

大嚿:勇武冇問題,我本身好主張勇武,但要睇時段。人有不同崗位,係傘運大家都衝左出去,差佬打過嚟唔撚擋?企係度俾人打?我傻架?藍絲過嚟打我,我又唔係耶穌,緊係打柒佢啦。嗰陣時的確需要。

傘運時我嘅崗位就係防線,要盡力保護金鐘村內市民安全,所以我地要出嚟頂,政治不是我的首要考量。

但離開左雨傘廣場,位置就有所不同。無分派系,好多人都可以好勇武,不過要睇時機,睇效用,睇 objective。我認為勇武係一種手段,唔係取向。有需要時,為達目標,就要行動。

我好擔心標籤性的勇武,將政治本錢建立在勇武上。即使無用武之地,也故意搵場合,搵地方去勇武。

如果我仲後生,係反水貨活動等衝突,我可能諗都唔諗,一拳就打過去,因為年輕唔會顧及後果。即使年輕人堅信自己對,行動者和鼓吹者都有責任考慮,諗住付出幾多代價達到目標?會唔會害左其他後生仔嘅前途?

宣揚勇武,吸納中間派接受,準備下一場更大的運動受都 OK。我傾向多醞釀,多鍛鍊,多研究軍事,準備係必要時組織行動。但是否每個議題,每個行動,都要透過勇武達成,我有保留,而家未到實踐勇武的時候。

立會爆玻璃嗰晚,我一直係度,嗰晚我俾人打到冚家剷。運動時大家一齊係前線,但離開左戰場,番到鍵盤面前,就變左互片。

本土派崛起,係因為大家對傳統左翼的表現好失望,但到頭來大家都發覺好難壯大。如何改革左翼,唔好咁膠,吸納中間,團結本土,都係我關懷所在,否則好難對付中共,我唔想打網絡戰。其實兩派裡面,都有人明白唔好靠住一邊玩,太薄弱,冇得玩。

出左社會之後,我唔介意俾人定性。真係做嘢,大家終究會清楚。

政治上沒有敵人才可怕。被人屌時,不應情緒化地防衛,應該認真聽對方批評所在。

我地就係唔想做政客,唔想顧慮政治本錢。係啱嘅就講咩;幫到手就做咩,從心出發。

因為我真係覺得,有時本土派啱,有時左膠啱。憑心去做事,就無法歸邊;有能力做事,亦毋須要歸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