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埔社區學堂 : 在公園仔漫談社區議題

2015/4/14 — 12:42

「大埔社區學堂」在俗稱「公園仔」的大埔四里廣場,進行第二次講課。

「大埔社區學堂」在俗稱「公園仔」的大埔四里廣場,進行第二次講課。

俗稱「公園仔」的大埔四里廣場面積狹小,但位處廣福里、大榮里等多條街道的交匯處,是街坊的聚腳點。昨日,民間團體「大埔社區學堂」在公園仔舉行第二次講課,題為《如何騙取土地資源~新經濟殖民主義》,由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系副教授姚松炎擔任講者。

一身西裝的姚松炎站在樹下,只拿著一枝米高峰跟一張簡單的講話稿,談到近年美國減息印鈔票,大量熱錢流入香港市場,推高樓價,使樓價的增幅與香港的實質經濟增長率不成比例,又提出政府不應犧牲寶貴的綠化地去建公屋。

一開始只有十多人坐著膠凳聽課,但陸續有路過的街坊駐足傾聽,完場時已有三十四名聽眾,不時有孩子經過講者面前,奔跑嬉戲。聽課的街坊不避提問 : 誰決定印銀紙? 又是誰控制熱錢? 講者一一回答,等眾人表示明白才繼續說下去。

廣告

「原來真的會有人經過,而即刻好快好直接地與講者對話,我覺得這些場面是最珍貴 : 這不就是社區嗎? 即使在學校裡面上堂,學生都未必會有這麼直接的反應。」大埔社區學堂的創辦人之一Dalu這樣說。

講者姚松炎談到,香港政府不應犧牲寶貴的綠化地來建屋。

講者姚松炎談到,香港政府不應犧牲寶貴的綠化地來建屋。

廣告

「香港仍有得救」

大埔社區學堂於上周日舉行第一次活動,是一場有關大埔社區歷史的講課。該組織於上月底才設立Facebook專頁,希望建立一個由大埔街坊組成的學習平台,逢星期日請來大學講師、老街坊等人物在公園仔開課。社區學堂的第一次講課是在本月五日,邀請中大歷史系講師馬木池講述大埔的社區歷史。下周日(4月19日)的講課則邀請了全職講故事人雄仔叔叔,與街坊分享大埔的各種掌故。

創辦人之一的Dalu是一名廿多歲的設計師,是土生土長的大埔人,談到成立大埔社區學堂的目的,他輕描談寫地說 :「我們無一個好正式的成立日期。大概在早兩個月左右開始蘊釀這件事。我們有不同的想法,想凝聚社區力量,都想在社區裡做少少工作。」

他說約有五六個成員開始這件事,每一次活動後向聽眾傳表格,讓一些更想了解社區學堂的人填寫基本聯絡資料,招收更多人參加社區學堂。他們的意念很簡單 :「我們主要不是想做一個組織的工作,所以沒有一個成員的concept,是想街坊參與。」

Dalu提到成立大埔社區學堂的原因時,說 :「最主要自己住大埔,跟政治氣氛也有關。好想參與多一些在公共上面的事務。香港本身真是好大,只講一個大埔區都有幾十萬人,大家可以運作到一些事、作一個討論,或許不能叫做『決策』,但這至少是我們自己的決定。」

另一名創辦人Noah是年近三十歲的財務策劃師,也是大埔的老街坊,他認為街坊對於活動的反應不錯 :「當初搞的時候,我自己不會好預期街坊會好乖地坐在這裡聽,之後發覺 : 原來不是這樣的,街坊都好關心自己的地方。」雖然仍未太觸摸到街坊的口味,但他們仍見到很多街坊主動停下來,聽講者的分享,Noah說 :「我覺得成個香港不是真的這麼絕望,仍有得救,有些事可以重回正軌。」

大埔社區學堂的創辦人之一,Noah。

大埔社區學堂的創辦人之一,Noah。

從生活化議題反思政策

問到如何將政策問題包裝、以讓街坊易於理解較複雜議題,Dalu便說 :「本身件事『係咁多,就係咁多』,講者將他們所認知的事物告訴街坊,而街坊是會聽的。」

他們樂於嘗試不同範疇的講題,從房屋到社區歷史掌故,目的是從生活化議題切入,讓街坊意識到背後牽涉的政策問題。他們想過從飲食談起,引入大埔大元邨美食廣場結業的議題,討論領匯霸權對社區的影響,又想過以踏單車及跑步入題,討論區內的單車徑、跑步徑是否充足。「我們不會刻意包裝,去跟他們講『政府好有問題』、『政策全部都是錯』。」Noah補充。

發展 VS 社區特色

Dalu形容大埔是一個「無嘢賣」的地方 :「意思不是沒有我們所需的東西賣。水貨客都已去了上水買貨,想消費得高少少的人,已去了沙田。」大埔沒有吸引內地客的大型商場,沒有「香港人定義的娛樂」。

「它是一個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對於住慣大埔的人來說,能否睇戲、能否唱K,不重要。」大埔墟仍能保留很多小店,Dalu就認為這出於「規劃問題」,由火車站走到大埔墟的路線不多,令大埔墟可以自成一角 :「區外人幾乎要問一問人才能行到過來,變相保留了大埔區仍然可以有的事物……當小店存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可以保留。」

早前政府建議於大埔富亨後山第九區綠化地帶,興建6000個公屋單位,令居民憂慮發展會否扼殺大埔的特色。Dalu及Noah表示不反對發展大埔,但前提是要保留大埔的特色,Dalu直指政府須考慮發展的地區有沒有足夠配套,如富亨的居民現時已抱怨,基本上只有一輛巴士來往富亨及其他地方,若再建公屋群,難以應付交通需求 :「你要顧慮的不是眼前 : 這一刻你有得住,但你的後代無得住。」

居民如何看大埔

住在大埔16年、在出嫁後搬走的鄧小姐特地回來參與是次活動,她認為大埔與以前有很大分別 :「以前會疏落一點,沒有那麼多人行。會簡單一點,多些舖頭仔。」

53歲的程先生不認為大埔隨著發展而流失原有的特質,他原來位於錦山的房屋也在60年代被政府收回,以興建太和邨,但他仍不抗拒發展,前提是必須有良好的規劃。

他已出席兩次講課活動,讚揚活動的出發點很好 :「上次講(大埔)社區歷史,找到好多60年代大埔的舊相片,看著大埔如何由一片西洋菜田,變到建了這麼多屋。我們可以見到大埔區的演化。」

但他認為大埔社區學堂的活動宣傳不足 :「動員能力及宣傳都差,參與人數偏少,起不到大規模共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