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奇蹟日一年領悟

2015/8/14 — 7:34

去年8月14日,香港律師會二千多名會員以手中一票,推翻會長林新強,創下歷史。 (《蘋果日報》圖片)

去年8月14日,香港律師會二千多名會員以手中一票,推翻會長林新強,創下歷史。 (《蘋果日報》圖片)

一年前的今天,香港律師會開了特別會員大會。面對着各商人、政協、人大、商會、同鄉會、中資機構、中聯辦、甚至在北京的中國司法部的重重施壓下,二千多名事務律師無懼地投票,向企圖踐踏香港核心價值的國務院白皮書說不、並且堅守司法獨立、法治、及事務律師的專業自主。這結果出人意表、感動人心,更被蘋果日報及外界稱為「法律界大奇蹟日」。能夠成為這個特別會員大會的發起人之一是我的榮幸。就此,我再一次向那二千多名在一年前投下良知一票的事務律師致謝、致敬。

事隔一年,香港發生了很多事,而我及很多社會人士都有就這些事發表過及會繼續發表文章。今天,我希望趁着「大奇蹟日」一週年,與大家分享這一年間的一些個人領悟。

一切的領悟都從「謙卑」開始。在「大奇蹟日」發生後,外界把我捧成為奇蹟創造者,政壇元老都與我聯絡上、說我做了件大事,市民亦開始在街上找我握手。老實說,人性始終是軟弱的,所以在那一刻我真的以為自己是好「勁」、好「醒」(請以周星馳在「少林足球」內的廣東南海/佛山鄉音把這兩個字讀出來)。

廣告

但當我在雨傘運動前夕時開始聽到一些聲音把「大奇蹟日」吹捧成為一個整體民主運動的大希望時,我開始帶着一副像一隻含着尤加利葉的樹熊的表情懷疑,「唔X係啩?」這令我開始反思、祈禱,從中領悟到其實我不是亦沒有資格去覺得自己是甚麼「大人物」。「大奇蹟日」不是我一個人創造的,而那天的結果亦未至於「大」到可以令整個社會變天。

從此,我時常警惕自己,做人一定要謙卑。沒有這份領悟,我在美孚家•政、法政匯思及各民主專業人士團體內都會變得霸道,而不只是一把願意表達意見但同時亦「輸得起」(我的看法絕對不是一定會被接納!)、及鼓勵各人熱烈地參與討論的聲音。沒有一個使每個人都覺得可以敢言的環境,各人就會對大家想做的事沒有歸屬感,一切都會事倍功半。

廣告

但謙卑並不表示沒有意見、沒有堅持。要堅持的,並不只是對個別議題看法。更重要的,是對處事認真、着緊的一份堅持。在過去一年,我有幸參與過不同的公民社會會議、項目。所有參與這些會議或項目的人士都是「有心人」。基於各種因素,有些人偏向喜歡高談闊論、但要行動或跟進時就不願或不能堅決地把事情有鬥志地完成。亦有些人在行動時能較有鬥心、為做好一件事堅持到底。堅持,是不論地位,而是論心態。有人說,十多個民主專業團體在政改討論時做街站帶來迴響。但值得注意的,是這迴響不是靠各團體有任何「明星」而「賺」 回來的,而是靠一群籍籍無名的人士及團體對完成、做好事情的一份堅持。

要有堅持,就要有無懼。個人來說,信仰是能使人無懼一份力量。我最近問過老婆,「我在外面做這些事,妳不擔心嗎?」她竟然淡然地對我說,「這我反而不擔心,因為天父自有安排。」老婆這番話令我十分感動,亦為我帶來不少動力。廣義一點來說,我老婆那句話其實是把「無懼」視為在前路不明的情況下仍然相信自己的良知,盡力向前行。在過往的一年,我在社運路上見過有些人要等到一切是百分百「保險」才夠膽考慮做不做一件事。我亦見過有些人在掌握一定但還未(亦不可能得到的)全面的資料後願意相信自己的智慧及良知,勇於嘗試。老實說,雖然我領悟到後者的那份無懼,但我自己都很多時未做得到,因為律師的「職業病」,就是要把一切問到盡、知到盡。看來,我還要好好反省。

不過,無懼並不代表魯莽行事,而是要務實。我指的並不是建制派那種與投誠等同的「務實」,而是為社會做實事的精神。在我以往的一些文章,我曾提倡過追求民主人士應該多做實事,而小花時間再討論固有的大理念或傷神去就具體理念爭拗。除了我在那些文章內列出的理據,其實這結論亦是在與老婆相處中領悟到的。

我老婆是一個「黃絲」,亦十分賢淑,但就算「黃絲」都不會喜見丈夫時常外出。她訂了一條家規,就是除了連她都同意是特殊的情況下,我每星期只可以外出一晚去處理社運事務:週末外出更是可免則免。這家規看來十分「麻煩」,但其好處就是我要小心挑選我每星期外出的那一夜是去做甚麼。還有,就算是我被「批准」的外出,老婆都會有時很人之常情地露出不太滿意的表情。她不滿意的程度就要看我出去做甚麼。如果我出去是討論或實行一些實質行動(如街站)或如何回應社會議題(如政改),她會相對地諒解。但如果我是出去一些只談理念、或沒有結論或行動路線圖的聚會,她的「黑面指數」就會大大提升。所以,她作為一個「廣大市民」的反應,對我要求務實的取向絕對有一定的影響。多謝老婆!

謙卑、堅持、無懼、務實。這全都是我在「大奇蹟日」後的這一年所領悟到的重要價值觀。我相信,這些價值觀並不只是屬於我的,而是屬於所有追求更民主、更公義社會的人士的。但願我們能擁抱這些價值觀,一起努力,為香港再創奇蹟。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文章刪剪版原刊於《蘋果日報》,本文為專欄文章的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