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好前途的精英被迫上反抗之路

2019/4/5 — 15:56

公民黨圖片

公民黨圖片

剛剛從公民黨十三週年晚宴回家,有感。

余若薇跟梁家傑從我讀大學之時,已經以四十五條關注組走出來,為香港人挺身而出,一轉眼,差不多二十年,我不再年輕了,而他們更年過六十。

大家可知,像他們那樣四十歲左右就爬上資深大狀,在那一代來說,不但可以過富貴的生活,更可以過那種除了法官以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風光日子。他們大可以學大部分港人一樣,當醒目仔醒目女,專心搵錢,甚至靠攏權貴,以求更多的財富跟權力。

廣告

但他們卻選擇把自己最精壯的歲月投資在香港的未來,天天不是給「建制派」奚落就是給「激進派」痛罵。六十多歲了,為了籌款,還要在台上扮鬼扮馬娛賓。

還記得佔中清場之日嗎?他們心甘情願被拉被鎖,甚至不惜冒被告上法庭甚至給釘牌之險。

廣告

為什麼有富貴日子不過,卻要自我犠牲?發夢有天可以當特首?不要開玩笑了。而且那可不是一時衝動的犠牲,而是十年又十年,由黑頭拚到白頭,這種二十年來始終如一的義無反顧,根本不能用常理來解釋,只有深深愛著這片土地的傻佬傻婆才做得出來。苟利家國生死以,豈因福禍趨避之,就是這樣了。

一個接著一個大好前途的精英都被迫上反抗之路,這個城市⋯⋯究竟怎麼了?

作者 facebook,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