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校監為何物?

2015/10/14 — 10:49

梁振英根據英國殖民地遺留下的「優良」傳統,「超然」地成為10所法定大專院校的校監或監督 (Chancellor) ,再「負責任」地用盡法例賦予的權力將「梁粉」和政治干預帶入校園 (資料圖片)

梁振英根據英國殖民地遺留下的「優良」傳統,「超然」地成為10所法定大專院校的校監或監督 (Chancellor) ,再「負責任」地用盡法例賦予的權力將「梁粉」和政治干預帶入校園 (資料圖片)

很多人知道校長是大學最高負責人,和傑出校友一樣是大學「生招牌」。至於校監嘛,若非特首梁振英根據英國殖民地遺留下的「優良」傳統,「超然」地成為10所法定大專院校的校監或監督 (Chancellor) ,再「負責任」地用盡法例賦予的權力將「梁粉」和政治干預帶入校園,相信很多人,除了每年的畢業生,不會在乎大學校監是誰。還記得一年前親政府、反佔中人士到中文大學示威,想找中大校長沈祖堯麻煩,高呼「佔中問責、校監下台」,變成拆梁振英台的大笑話。

究竟校監為何物?各處鄉村各處例,不同國家的大學校監有不同地位與責任。英聯邦地區的多與英國一脈相承,校監只是一個有如王室人物般的禮儀性人物,實際大學行政由校長負責,輔以校董會、校務委員會和教務委員會等組職。校監主要責任出席頒授學位和榮譽名銜的典禮,人選要備受尊重,有吸金(籌款)能力。至於尊重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本來就是校監人格的一部份,否則如何能協助大學籌款推動學術發展。假若校監只是一個說謊成性的奴才,他只會淪落成大學的「負資產」。

最新公布QS世界大學排第6位的英國牛津大學,是由港人熟識的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擔任校監。彭定康於2003年當選校監前還要參與競逐,對手包括已故前首席大法官Lord Bingham、曾任牛津大學校長的御用大律師Lord Neill 和荷蘭出生、肆業於劍橋大學的女作家、節目主持人Sandi Toksvig ,Toksvig 其後成為樸茨茅斯大學校監。

廣告

校監的提名人及選民為畢業3年以上的校友(香港人很葡萄吧),彭定康一直領先,首輪投票後Toksvig出局,次輪彭得票逾五成勝出。高人雲集激烈競逐所爭的只是作為備受尊崇大學校監的一份榮耀。

美國和歐洲的制度有別於英聯邦地區,QS排名高踞首位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其校監為Cynthia Barnhart ,在MIT完成碩士和博士學位,現為工程學院教授,教學逾20年。

廣告

MIT校監責任猶如副校長,協助校長處理校內行政事務;性質卻似鍾無艷,有需要才委任。委任時,先由學生組成一個8人校監遴選諮詢組織Chancellor Search Advisory Cabinet,向校長就人選等提出建議;期間校長會約見教職員聽取意見。

QS排名第9位的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 (ETHZ ) ,堪稱諾貝爾獎得獎者搖籃,設有Rector 一職,近似英語國家的校監,現時由Sarah Springman出任。英國出生的Sarah文武雙全,曾代表英國參與英聯邦運動會三項鐵人賽,本身為土力工程專家,在ETHZ任職教授近20年。

一眾外國勢力校監,「影響煙子」比梁振英高出不知幾多倍,更重要的是他們不會做出影響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惡行,還厚顏地說這是他們「不能迴避的責任」。

現時香港十所資助院校的相關條例,都列明由特首擔任校監或監督,英文Chancellor,負責頒授學位和榮譽名銜,及可委任大學管治組織,如校董及校委會成員,個別條例更進一步書明特首及行會有權作出指示。僅此而已。

如果特首願意依法履行責任,那麼他的最大責任一定是根據《基本法》第137條,確保「各類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性並享有學術自由」,而非依靠殖民地留下的「惡法」製造事端,令大學未能用人唯才,甚至嚇怕海外學者,對本港院校避之則吉。如果梁振英真的如此愛國,他應該第一個出來響應陳佐洱的去殖言論,將大學校監這個職位盡快讓出來!

2003年港大發表《與時並進》大學管治檢討文件,認為管治不能影響學術自由,教職員對追求新知識的熱情,對大學至為重要。如若校監反其道而行,怎說得上負責任。經過今次「等埋首副」事件,實有必要檢討特首必然成為校監的法例條文,縱然保留校監一職,亦要在遴選程序上加入教職員、學生、校友等持份者的意見,當其濫權不當時有制衡撤換機制,以確保獲信託公職的人士能真正以大學最大利益為前提作出每個決定。

 

楊岳橋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