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生聽教聽話 vs 大學要點就點:都不可能也不可取

2018/10/5 — 12:09

(編按:理工大學學生代表不滿校方早前多次除去張貼於民主牆上的港獨言論,並以紅紙覆蓋民主牆,昨天下午聯同多名學生到副校長辦公室樓層,用揚聲器高呼要求與高層對話,要求管理層交代民主牆處理手法,一度阻高層離去。作者在facebook轉載理大學生會聲明時,發文評論事件。)

大學校園應該是社會其中最主要的言論自由空間。校園之內不應該有禁區。如果年輕學子說句話都要瞻前顧後,都一定要政治正確,或要處處揣摩高層及社會當權者的心意,這個社會就不會有希望。社會不只是屬於大人的,社會也不只是屬於當權者的,社會是屬於所有人的,未來的社會更是屬於新一代的。當我們說要鼓勵年輕人要有責任感、要有承擔、要成為社會的接棒人,那作為師長的、作為大學領導的、作為政治領袖的,首先要對年輕人有承擔。最能表達這種對年輕人、對下一代有承擔的態度,就是願意傾聽他們的意見,要盡量讓他們有機會表達他們的感受和想法,要與他們開放坦誠地溝通,就算最終不能達致共識,也應該和而不同,要以理服人。

況且,對於幾年前的雨傘運動,及對香港人的民主訴求,際此四周年的時刻,同學在民主牆上表達他們的看法與感受,沒有什麼理由不容許。以「連儂牆」的的方式來表達,或許真的不完全符合民主牆原本的規則,但如果考慮到「連儂牆」這個意念的象徵意義,在這個時刻同學以這個方式來表達,也應該得到諒解和容忍。作為大學的老師,作為大學的管理層,應該鼓勵同學以自由及開放的態度來討論所有問題,而絕不能以根本不會構成任何具體損害的所謂行政理由作出限制。

廣告

而且,以這個方式來壓抑年輕人的表達,效果只會適得其反,只會令對抗升級,只會破壞溝通的基礎,只會令年輕人失去與成年人、當權者進一步作更深入溝通的動機。如果只以為靠行政權力就可以壓制年輕人的躁動,以為就可以令他們完全接受成人世界的看法,這完全是捉錯用神、缺乏常識、判斷有問題、也不是高等教育工作者應有的態度。

我認為大學的教師與行政人員,都應該盡量為同學提供更多表達他們意見的渠道,也應該鼓勵他們勇於發聲,鼓勵他們勇於負責,這樣才可以建立年輕人對社會的責任感與承擔精神。現在這種處理方法,給人的印象是要配合政府及當權者,對一些被定義為離經叛道的訴求及表達方予以壓抑。我沒有證據說這是事實,但我也可以清楚表達我的看法,我自己及很多人都確實有這樣的懷疑。

廣告

因此,我認為最佳的方法還是應該與同學溝通對話。至於對民主牆及現在這刻用「連儂牆」這種方式來表達,如果沒有構成什麼重大的損害或影響,校方如果仍然覺得有需要取締,就應該給同學一些具說服力的理由。如果作為大學的老師都不能以理服同學,社會如何相信我們可以把同學教好。我們也沒有理由認為,大學的責任只是要把同學管好。應該記住,大學不是幼稚園,不要把大學生看作小學生。大學的教職員及管理層也不應該自貶身價,變成中小學的風紀,竟然與學生在民主牆玩貓捉老鼠遊戲。早上同學貼上,半夜學校便找人去拆,一而再三,這究竟成何體統?

同學也應該知所克制,如果有理據,立場大可清楚,也不妨堅定,但也應該有節有禮。也不妨聽聽大學管理層的理據。也應該盡量叫自己冷靜地思考一下不同的說法,或許自己真的有一些盲點。如果真的發覺自己有一些偏差或思慮不周之處,也大可想想如何作出調整。就算最終不能接受大學的做法,推撞、圍堵、指駡這些行為,也應該避免。年輕人衝動、有火、冇包袱,但也要學懂克制、自持。而且也應該明白,過火的行為不但於事無補,還會授人以口實。如果在觀感上讓人覺得你們不成熟不合理,那任何合理的或非不合理的要求或做法都會被抹黑矮化。老實說,今天透過錄影看到的一些片段,當然可能都只是其中的零碎片段,但已經容易給人一個印象,似是有點越界了。我希望大家都記住一點,如果有道理,根本就唔使靠大聲。同樣道理,我相信你們也會認為是這樣,如果有道理,也根本無需講權力在那一方。不講道理,只搬用權力或靠惡靠大聲,都是最沒有想像力的處理問題方法,也根本不可能就此把問題處理好。我希望事件能夠得到圓滿的解決和合理的處理。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