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律師鼓勵司法覆核貪法援訟費? 譚允芝反駁馮煒光

2016/1/11 — 18:25

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去年報章專欄撰文,公開質疑大律師一邊撐濫用司法覆核,一邊依賴法援打司法覆核案,是否有利益衝突。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在司法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反駁有關言論。譚允芝引述數據指出,在過去幾年內,司法覆核佔整體援助金額約只有5%。譚允芝又認為,從數字看,司法覆核被嚴重濫用的指控有誇大之嫌。

譚允芝在發言中提到,有行政長官辦公室的官員指司法覆核被濫用的情況嚴重,甚至「罄竹難書」,在於不少大律師與司法覆核申請者之間存在利益關係,為了增加工作機會而透過所提供的法律意見鼓勵訴訟,再賴法援支付訟費,從中取利。她隨即在發言中引述數據反駁:

請讓我在此向大家列舉實質數據。在 2014 年,168 宗司法覆核許可申請中有 52 宗(30%)有法援受助人,獲法庭許可繼續進行並有得到法援的僅 38宗(22%)。在過去幾年內,就司法覆核作出的法援申請成功率維持約 25%,佔整體援助金額約 5%。(譚允芝)

廣告

她續指出,要獲得法援資助進行司法覆核,跟司法覆核的許可申請一樣,需要跨過同樣的門檻,「法援申請應否獲批,有賴法律援助署律師或外判大律師憑經驗作出的判斷。這一環節正是法律援助署必須作好守門工作的地方,以確保此制度和公共資源不被濫用。法援署一向密切留意外判大律師意見的質量和判斷的獨立性,對於是否接納該意見保留決定權。」

譚允芝認為,司法覆核被嚴重濫用的指控有誇大之嫌:

廣告

如法庭接納該案有合理可爭拗之處,在現實上有勝訴的機會,許可進行,而申請人亦符合接受法援的經濟條件,該案就不可能被視為濫用程序。從這個角度再看上述數據,不難發現司法覆核被嚴重濫用的指控有誇大之嫌。(譚允芝)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去傢公開批評司法覆核程序常被濫用,馮煒光其後加入討論,撰文指控部分大律師「一邊駁列顯倫,撐濫用司法覆核,一邊打司法覆核案,收取昂貴的律師費」,涉利益衝突。馮煒光形容,近年濫用司法覆核例子罄竹難書。他在專欄解釋說,每次司法覆核都是大律師出馬,往往會透過法援用納稅人的錢打官司,而不論訴訟結果如何,這些律師都「袋袋平安」,且涉及費用驚人,故公眾有權知道司法覆核案件和法律界人士利益關係,「香港的大律師收費驚人,遠遠貴過英國,有些大律師一邊駁列(烈)顯倫,撐濫用司法覆核,一邊打司法覆核案,收取昂貴的律師費,甚至是納稅人付的法律援助費用,現今社會都關心利益衝突,大律師呢?誰收了多少司法覆核律師費,可以告訴大家嗎?」

司法覆核可有效地克制權力失當

譚允芝在講辭也重點提到司法覆核。她指出,相信大家都認同在文明社會裏,司法覆核對捍衛法治擔當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對行政和立法機構行為的審查權,可有效地克制權力的失當運用,並促進優良管治。她認為現時防止司法覆核程序被濫用的各種機制,是行之有效的,現時並無證據顯示司法覆核程序有顯著的濫用情況,更遑論廣泛濫用的情況。

她指出,終審法院在2007年已把司法覆核的門檻提高至「必須認為有關申請有合理可爭拗之處,因此在現實上有勝訴的機會」,假如不能達標,法庭便會終止該宗司法覆核,2008 年至 2013 年間,只有少於半數司法覆核申請獲准展開。在 2014年, 獲許可的成功率進一步降至40%,「2015 年司法覆核申請許可上升了56%,雖然數字實有令人擔憂之處,但這並不表示防止程序被濫用的機制運行失效。」

避免司法人員受行政機關壓力  應爭取向內地解釋香港法治

譚允芝指出,要保障法治,司法人員需受保護,避免受到任何源自行政機關的壓力,可幸至今並無證據顯示司法機構受到香港政府任何言語或行動上的政治施壓:

要保障法治,就必先要有真正獨立的司法機構。行政機關是訴訟裏最常出現的一方,因此,司法人員尤其需要保護,避免受到任何源自行政機關的壓力和影響。

譚允芝指出,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兩地的法律和政治理念截然不同,大家對法治概念的理解和表述,自然有所差異。她作為香港法律界的一員,在有需要時,向內地的官員就這些價值多作解釋和溝通,「我相信作為香港法律界的一份子,我們的責任不單是保持警惕,努力捍衛法治的核心價值,更要爭取每個機會向內地的同 業,以及在有需要時,向內地的官員就這些價值多作解釋和溝通,鼓勵並推 動有關的討論和對話。我相信,貫徹我們引以為傲的訟辯傳統,最有說服力的演辯往往是透過冷靜而堅定的方式表達,總比尖酸潑辣的謾罵來得有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