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時代小故事二則

2019/9/23 — 16:16

9 月 15 日,大批市民於金鐘一帶上街表達訴求。(立場新聞圖片)

9 月 15 日,大批市民於金鐘一帶上街表達訴求。(立場新聞圖片)

(一)

我家有一個長輩,原本是藍絲。不是會去支持何妖「清潔香港」的那種深藍(我認識很多深黃朋友家中有深藍長輩,中秋節食飯講政治講到拍檯走人的都不少,真是很想跟他們說聲辛苦了),而是很中國傳統儒家的天然藍,追隨君臣父子長幼有序和諧穩定的那種。

於是,「無大台」、「世代交替」、「放核彈都唔割」、「攬炒」的想法自然是與她的思想有抵觸的。「反送中」運動六月開始時,她跟所有天然藍一樣,雖覺「送中法」有問題,但也覺示威者暴力,闖入立法會大肆破壞很不應該,警察大熱天時穿著 gear 被示威者指罵又很可憐。

廣告

但,雖然是天然藍,她同時是個非常認真求真,甚至去到「較真」程度的人。不論藍黃,都有很認真讀報道和分析的人,也有只當藍或黃是一種身份政見立場,對事實和真相愛理不理的人。所以,不是有很多深藍明知黑警濫權,黑社會打人,還說「學生如果乖就不用去被打」?不是又有很多深藍說「學生示威有錢收」,雖然證據根本拿不出來?這就是不理事實,只講立場。雖然藍絲陣營中這種人固然非常非常非常多,但黃絲陣營也不是完全沒有。

但這位長輩不是這樣。在運動開始以來,她認真閱讀不同陣營的報紙報道,看不同角度的現場影片;如果藍絲陣營對抗爭者作出重大指控,她又會去找 fact check,看看這些指控是否真實。講真,這種認真程度遠勝不少學者。結果呢?因為她的認真求真精神,她看到事情的真相,見到社會問題根源,見到黑警濫權,見到年輕人被無理毆打、濫捕、騷擾。於是她從藍變成黃,而且,不是普通的黃,還是認真黃 — 事事 fact check 的黃。她現在是位和理非長輩,但也去了參與人鏈,又會去大合唱《願榮光歸香港》。最重要的是,她現在堅定地支持年輕人。

廣告

這個人是我的第二個媽媽,我老公的媽媽。表面上她是個師奶,但骨子裡,她是個學者。

(二)

早前我收了幾位發夢的小朋友當學生,教英文。他們都是快要考 DSE 的中五中六少年少女。老實講,這些小朋友真的是傻傻地的 — 一直跟我說:「我英文很差,你不要見怪」、「我寫得不好,要你教我太麻煩你了」— 前一句多謝,後一句多謝。我沒好氣說好啦好啦多謝夠了沒,正常點好不好啊你們。他們說「好啦」,但之後還是說:「真的很多謝你……」

昨天其中一個學生跟我說,我沒有電腦可以用,所以今個星期的 essay 只能手寫,可以嗎?我說沒問題,字體不要潦到我看不懂就行。然後我問,電腦壞了嗎?學生說:不是,是我今天晚上因為發夢的事跟家人吵了一架。所以我帶書包出了去二十四小時麥當勞坐,沒有電腦可以用。

我看到訊息,心好像被揪了一下。為甚麼要這樣子?

父母憂心,我是明白且同情的。那甚至無關立場。不論藍黃,誰想讓孩子被黑警打到遍體鱗傷,面對催淚彈放題,被人在臉上噴椒,甚至被拘捕被控告被送入監牢?尤其是基層父母,明知孩子被捕就是被捕,失去教育機會,留了案底,沒有資本根本難以翻身。難道可以去外國讀書或是移民?這些原本就不是他們想像得到的事。他們的願望是卑微的,希望孩子上大學,找份工作,養得起自己,平平安安。

但,小朋友為甚麼冒著這種風險也要走出來,我們自然不會不理解。這是個大時代,令兩種原本都卑微至極的願望難以相容的大時代。

我跟學生說,一個小孩子待二十四小時麥當勞有點危險,我給你訂酒店,你去睡一晚。他當然死命不要。我說:不要那就回家,跟家人好好講。

他晚一點回家了,家人對他仍不理不睬,但最少沒有再厲聲責罵。我說,這也是好事吧,家人始終不希望你離家,只是他們的憂心也需要解決。大家都給對方一點時間。

我在想,到底有多少這樣的故事沒被收入大時代的 narratives 底下?但是這些故事才是我們真真切切在過著的生活。這場運動除了《願榮光歸香港》的慷慨激昂,還有很多人在中秋月光底下,默默經歷著人生的陰晴圓缺。父母和孩子的願望,哪一天可以共存?我真心想知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