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灣區的上層與下層、「異族認同」與民主運動的矛盾

2019/2/19 — 19:42

即使沒有這一份《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國的對港政策,長期而言都是「香港消融主義」的,我們都知道。從自由行到新移民制度,從千億基建到中國資本大舉入侵,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規劃綱要》對香港的段落,中心思想也只是依循十多年來中共香港的實踐。中共的大灣區分上下兩層。「上層」是功能性的,也就是香港那個「殼」可以幫他們做甚麼。

大方向而言,他們要香港為「一帶一路」和中國科技產業集資,前者是中國要謀求成為世界霸權,他們要透過輸出基建、財務陷阱,這些都是香港的專長;後者是中國產業科級的機括。已經轉趨低調的「中國製造 2025」有很多科技事物,華為是其中的代表。中共知道中國的粗放式經濟已經走到盡頭,必須進行產業升級,科技就是下一輪目標,但美國已經搞科技禁運,之後可能越演越烈;中國在全球埋下很多樁腳,他們在必要時可能發揮影響力,令美國的科技鐵幕破功,但這些事情變數很大,中共唯一如身之使臂的那張牌,是香港的貿易差別待遇。

中國長期透過自己成立的「港資公司」偷取外國科技,再轉運回中國,這是中國「產業升級」的唯一門路。中興華為被美國攻打的時候,習近平突然高調表示香港要做創科中心,心思明顯。正如「中國製造 2025」其實是一個技術偷取清單、「千人計劃」其實是商業和科技間諜的菁英名錄,香港作為「創科中心」,其實也就是一個賊贓的轉口港。華為孟晚舟「涉嫌」利用香港公司「Skycom」與伊朗「開展業務」,違反聯合國的伊朗制裁令;這些事情都不會停止,會有更多 Skycom 在國際活動,然後被美國一次又一次抓到,然後又要醞釀一輪才會對付香港。因為美國不會明天就取消香港的差別待遇,中國還會在音樂停頓之前拿到不少東西。

廣告

中國不斷用香港做白手套,當然損傷香港,因為國際慢慢不會再信任香港,但中國決心「與時間競賽」,企圖賤賣香港長期的公信力和中立地位,完成自身的產業升級。香港政客流行遠赴歐美,說一國兩制仍然有險可守、還未死直,也許是維護自己的界別利益、安樂於家畜的安寧,但其實客觀而言也就是延長音樂播放,進一步增強中國走向反西方反普世價值的全球帝國的底氣。

事實上現在香港議會已經人大化,你知我知。作為社會賢達如果真要對得起這四個字,不應該繼續助紂為虐,議員唯下的剩餘價值是向外「一國兩制」已經死亡,道明中國利用香港破壞世界秩序,勸告各國應該在貿易上視香港為中國一部份,阻止中國繼續崛起,才是正道。

廣告

這一點其實並不新鮮,不少人和政黨(已變成非法社團)都講過,很多人視為天荒夜譚,或貪戀自己那碗安樂茶飯,不肯顧全大局。如此不只是香港淪亡,中國觸手無孔不入的「文明世界」,也將直奔盡頭,毀於一旦。老實說,你們不說,大家都了解香港早已不一樣。《金融時報》的資深記者因為主持一個中共不喜歡的午餐會,就變相被驅逐出境;香港人因為賣書而被中國懲治單位擄走;特區政府想與中國建立「引渡機制」,之前勸告旺角事件流亡者李倩兒回港「負責任」的林榮基也嚷著要走了。這樣的地方,值得有差別待遇嗎?

還是狡猾的社會賢達都知道香港已經完全喪失自主,只是裝作太平無事,圖自己晚年風風光光就算?這樣跟中國的拖延時間有甚麼分別呢?兩者都只是 utilize(或更準確的,exploit)香港最後的利用價值,來成就自身。中國這個邪惡強權崛起,一開始有不少香港人參與,不管是游說美國接納中國、爭取最惠國待遇、支持「回歸」諸如此類;現在中國「升級」,也是在同一班香港人的眼下發生。中國的強大,香港貢獻了太多。如果世界已經著火,香港人的手上也有鮮血,但付出代價的都是後來的人。

以上是「上層」。大灣區的「下層」則是民生層面,一大堆無孔不入的融合綱領,從漫遊費應該減低方便外來人口、大灣區內的幼稚園應締結姊妹學校、「共建美食之都」……這些涉及生活所有層面的融合,除了 utilize 香港的公共資源,例如醫療(輸入中國病人,鼓勵香港醫生北上、中國醫生南下),最重要還是打散孕育「香港人」這個意識的環境,正如中國併吞西藏的方法是令該處漢人比西藏人還多。

大灣區的政策文件很虛,但內裡很實,因為在香港實行的東西,比起那些黨八股實在。中國固然有「雄安新區」或者開發大西北之類的假大空失敗例子,但香港淪亡之實在,並不需要一份大灣區文件去佐證。大灣區的「下層」主張是如此鉅細無遺,完全體現中國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落到生活之中,特區政府連構思政策都無份,是純粹的執行者。行政如此弱勢,議員就更加等而下之。

不管大灣區最終假大空成份有多少,在這個年代「民主派」或者「建制派」的標籤,已經漸漸失去意義。因為一代人會老去,區分「民主派」的政制前途懸念,已在 2014 年的「831 決議」消亡,莫說中共不會無故重啟政改,就算重啟都是基於人大決定,怎樣走都是走向篩選的。

2014 年以後是「民生派」吞噬檯面上陣營政治的過程,「是否支持民主」已經不再有說服力,剩下的只是逐漸消減的慣性收視。講民生,「非建制派」是沒有優勢的。而中國以「大灣區」、「一帶一路」之名席捲而來的,不只是層層疊疊的融合,還有一種中國式的宏大敘事,即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此圖像中,「應否民主」這類問題已經是明日黃花,重啟政改亦無意義。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講究「富國強兵」,要復興以北京為中心的「天朝」,這秩序還要通過一帶一路輸出去,形成以中國為中心的一個區域地帶,瓦解聯合國體制的民族國家之林。

「天下帝國」制是要來否定民族體制,那與民族主權互為表裡的民主制度亦無從展開。香港民主人士多年來想像要有一個大一統的「民主中國」,所以對於外國勢力戒懼恐懼。最有印象的就是佔領時期美國找金鐘人去國會聽證,竟然請人家吃閉門羹,是因為害怕被演繹為顏色革命?要自證清白?怎樣也好,其實他們不了解中國的復權,即天下帝國的展開,本身就是否定民主這個現代裝置的。帝國不是民族國家,帝國是古老的。香港被捲入的是這古老的龐大體系。中國的融合和發展即是帝國復權的本身。

有網民重提民主黨如何善意盈盈地評論大灣區,而泛民也去過大灣區考察,反應良好,這裡見到的是,聲稱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又會對中國的發展抱有期待。這首先是矛盾的,西方人犯過同樣的錯,他們覺得中國經濟增長,就會發展出公民社會和中產階級,最終人民就會支持民主。但事實上中國的經濟起來了,只會帶來帝國的復活和復權,他們一有實力,就會想回到大清的那種天下體制,而這體制絕對不可能是民主自由公義。所以「中國」強大起來的時候,就離自由最遠;中華民族史觀鞭韃的北洋政府、各國租界、喪權辱國的殖民地(如香港、膠州灣),卻是最接近自由民主制。

但認同中國、奉中國為正朔的朋友們,抱持一種異質的政治認同,究竟還能如何爭取此地的民主,是當然的,它甚至連本地的命運和脈絡都不能掌握,唯一的出路可能真是大灣區,但大灣區又會不會留位置給這些沒那麼根正苗紅的社會賢達?最後的歸宿不也是移民去英語國家嗎?

這群人的意識形態真空也是路人皆見。社會賢達「樂見」大灣區融合,然後說些「希望香港帶領大灣區走向國際」的空話,他們自己也不相信這些屁話吧?融合的時候,就自然是小的倒向大的。那究竟是中國集體利益重要還是香港自身利益重要呢?中國好,香港就不好,這才是現實。樂見中國好,支持香港要參與進去好好貢獻抓緊機遇,那就不用妄想香港有自主性。兩者相衝的時候,還是國家利益重要過本土利益。國家的大局一壓下來,不少民主派都馬上投降,甚至表示樂觀其成。這種中國民族主義心結不解開,香港不會有真正的民主派。

議會淪為人大花瓶,莫說「建設民主中國」,香港人如何在天朝的復權之中僅僅守住自己的生存、如何在「民主中國」的廢墟上建立一套新的進步世界觀、如何消解民族立場與民主主義的實在矛盾,那是比起四年考一次科舉更值得眾人參詳的事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