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膽構想,落實行動

2015/8/26 — 14:53

我的構想主要是面對中共,當時中共已經蠢蠢欲動,使出二十三條立法招式進攻港人的底線,而以失敗告終。令我驚覺香港如要長治久安,必須承認中共的存在...... (資料圖片 l 香港立法會)

我的構想主要是面對中共,當時中共已經蠢蠢欲動,使出二十三條立法招式進攻港人的底線,而以失敗告終。令我驚覺香港如要長治久安,必須承認中共的存在...... (資料圖片 l 香港立法會)

方志恒等學者在新著《香港革新論》中倡議「港式雙首長制」令我很興奮,後又看到假才子和鄭司律的回應文章,更加相信港人已經跳出框框,為未來政制大膽構想。

我在2003年8月的一篇文章《建議香港地下共產黨公開化——致中國共產黨香港工作委員會的一封公開信》中,曾提出過類似的構想。(刊於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p.172, p180)文中的提議如下:

廣告

「……地下工委書記及全體委員們,應勇敢站出來面向全港民眾,宣示你們的存在,並為過去隱瞞『黨』情道歉,爭取大家對你們的諒解,也應為你們領導的特區政府所犯下的錯誤承擔責任,向全港市民道歉。」

「……我建議,在新的政制下,從地下站出來的工委書記將作為『祖國的代表』宣示主權的象徵,但不涉港府具體事務……這是類似君主立憲的安排……承擔『英女皇』般的職位,特顯了祖國的一制,即象徵式地如目前中國一樣,每一個組織和機構都由一個黨委書記來領導……」

廣告

「另一方面,經由全民普選而當選的特首,則自行組織新一屆的行政會議,推行各項政府工作。」

「因為有你們這樣一個地下太上皇的存在,香港的回歸不是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所謂一國兩制只是一個騙局,你們讓大家都上當了……把地下的請上地面來,大家明槍明刀地過招,增加透明度,公平地競爭……如此,一國中的兩制也就公平地在香港共存了。」

當時,我一面寫一面笑自己在寫天方夜譚,誰會相信,只會讓人嘲笑,但不知怎樣我還是寫了出來。想不到十多年後果然有人提出難以置信的「港式雙首長制」,只是立意各有不同罷了。

方志恒等學者的「港式雙首長制」是主張行政長官及政務司司長分別擔任「地區首長」及「政府首長」角色分權共治。我的構想主要是面對中共,當時中共已經蠢蠢欲動,使出二十三條立法招式進攻港人的底線,而以失敗告終。令我驚覺香港如要長治久安,必須承認中共的存在。他們正利用地下形態,神不知鬼不覺地作惡,把他們請上地面,供奉於一個位置上,成為超然領袖,「可以是一位代表中央主權但不管事的元首」(假才子語)作為一國的代表負責禮儀方面的工作。把他們納入香港建制之內,立例規管其言行,讓他們公開透明地被監察很重要,於是便想到「英女皇」,像加拿大有一個代表英女皇的總督一樣。

不過,無論是我的「英女皇」,還是方志恒等人的「雙首長」,或是黃毓民的「修憲」,黃之鋒的「替代綱領」都要經過修改基本法的程序才能實行,目前來說一切只是紙上談兵,沒有現實作用,也不可能有具體推動實踐的步驟。但這並非表示無所作為,筆者認為要實踐這些改革,始於立法會選舉。只要能夠發動廣大的民主派選民用票來行動,為民主派議員爭取到過半數議席甚或三分之二議席,一切的改革議案方可有機會實現。

爭取真普選未見成功,許多人表示失望,有無力感。但其實只要有足夠的議席,立法會仍然是另一個角力的場所,是一切改革的可能,是我們的希望。議會鬥爭,街頭鬥爭及建設公民社會在地抗爭,三者都是相輔相承,互助互補,不可存廢。建設公民社會在地抗爭是議會鬥爭及街頭鬥爭的基礎,為兩種鬥爭提供資源,提供選票,現在許多先覺的港人正如火如荼地進行着,希望學者們,學生們明白,只要有足夠的議席,一切改革是可以在立法會內完成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