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辯論】指不能隨便收地 林鄭打倒2012年的我 暗撐公私營合作

2018/5/3 — 16:18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天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會上多名議員關注房屋及土地大辯論。林鄭月娥在會上指自己施政沒有既得利益,亦無責任維護任何既得利益;不過民主黨議員尹兆堅提問時,質疑林鄭沒有使用《收回土地條例》,向權貴、地產商及既得利益者徵地;林鄭指《收回土地條例》有限制,可能引來法律挑戰,又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私營合作」有其公眾利益。然而林鄭的答案,和她2012年處理新界東北時收地方式,有明顯差別。

尹兆堅一開始提問,列舉不同基層住屋數字,包括公屋輪候冊數字、劏房戶數字,以及居住在劏房兒童數字和他們的生活情況。然後話鋒一轉指林鄭月娥作為發展局前局長,早有有覓地責任,問她為這些基層市民做過甚麼。

自稱對惡劣居住環境瞭如指掌

廣告

林鄭回應時頗為動氣:「首先尹議員或其他議員毋須再引述這些數字,香港房屋問題的迫在眉睫,香港有好多市民居住在很多極為惡劣的環境,我瞭如指掌,我亦常常放在心內。」林鄭其後列舉自己在2007年重新啟動發展新發展區;2011年啟動維港以外填海研究和公眾諮詢;另外又親身到北歐考察地下岩洞發展的可行性,這些都成為今天的政策和措施。

尹兆堅挑戰會否收地

廣告

其後尹兆堅在追問時指林鄭只是說了事實一半,他挑戰林鄭會不會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以及使用《收回土地條例》:「你敢不敢公開向本會及全港市民承諾,拿出你勇氣、魄力、良心保住你『好打得』牌坊,在土地供應『大辯論』有主流共識後,可以向權貴、地產商、既得利益者說不,行使既有法定權力,包括《收回土地條例》」。

林鄭月娥回應,指使用《收回土地條例》這把「尚方寶劍」,收回一些有公共用途的私人土地,「這事每天都在做」,例如在橫洲發展。不過她其後指《基本法》確立私有產權,政府不能「收哂所有地」,而《收回土地條例》也不能隨意使用,「一定要證明有足夠證明它(土地)有一個公共的用途,有足夠的平衡(balancing),是你不是刻意、隨意去侵犯私有產權。」

林鄭其後指,「即使我好有膽,我都覺得我是一個好有膽的官員」明天去收地,勢必會引起被收回土地人士訴訟。

林鄭月娥又指法律爭議可以經年,她以前灣仔警署用地為例,就因為有發展商不滿城規會在改劃分區發展大綱圖時,侵犯其私有產權而興訟,結果一拖就是八、九年,「今天仍未能賣這幅地,因為幅圖『晾』了這裡」。林鄭月娥回應尹兆堅,質問他是否想新界每一幅地都經歷這個漫長的司法程序?她指現時土地專責小組建議的方法,就是要讓私人發展商釋放其私有產權土地,以滿足社會需求。

林鄭對公私營合作立場轉軚

不過林鄭月娥今天這個說法,和她在2012年公佈發展新界東北時做法,明顯有不同。當時為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指政府決定以「傳統新市鎮」模式,即以公帑收地,發展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她當時說, 「這是兩難的工作,收地有司法挑戰風險,但若直接與私人發展商合作的話,亦有政治風險。」當時她承認當局在諮詢期間,接收到社會不少意見,指市民聽到公私營合作時,便聯想到利益輸送,尤其有兩至三個發展商已在區內建立土地儲備庫,故當局決定發展工程不以「公私營合作」模式發展。

事實上,政府在收回土地上,從法律條而言是有極大權力。根據香港法例124章《收回土地條例》,把土地「收回作公共用途」(resumption for a public purpose),是包括四個目的:

(i)收回衞生情況欠佳的物業,確使經改善的住宅或建築物得以建造,或確使該物業的衞生情況得以改善;
(ii)收回有任何建築物的任何土地......以致嚴重干擾空氣流通,或在其他方面造成......導致該等其他建築物的狀況不適合人居住或危害或損害健康;
(iii)為與香港駐軍有關的任何用途而作出的收回;
(iv)為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為公共用途的任何類別用途而作出的收回,不論該用途是否與以上的任何用途同類。

該法例第三條亦列明「每當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須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時,行政長官可根據本條例命令收回該土地。」而法例的第九條,亦列明除本條例條文另有規定外,否則「不得因根據本條例進行的收地導致任何人蒙受損失或損害,而對政府或任何其他人採取任何法律行動或進行任何訴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