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陸媒體質疑「影響因子」權威性 創辦者曾警告:以引用次數評科學成果有風險

2016/4/26 — 19:08

去年港大副校風波中,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曾自稱,其學術「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為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的200倍,藉以批評對方學術成就「不夠班」。所謂的「影響因子」,究竟是甚麼?大陸《澎湃新聞》今日轉載一篇文章,詳細分析「影響因子」的起源及性質,指出這個「影響因子」其實是美國商業公司推出的盈利產品,一開始就不是學術公器,而且到今天,它制造出的學術評價體系,也幾乎沒有真正代表過學術科研的真實水平,卻一直受到學界迷信、推崇。

創辦人曾警告 以引用次數評科學成果有一定風險

該文章原刊於5月《讀書》雜誌,今日獲《澎湃新聞》轉載。文章指出現時學術界推崇的「影響因子」是根據「科學引用索引(SCI)」及「期刊引證報告(JCR)」的數據得出,而SCI及JCR是由一間名為「科學情報研究所(ISI)」的機構發布。不過ISI其實不是政府官方機構,而是私人商業公司,並於1992年被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收購。

廣告

ISI的公司創始人為Eugene Garfield,早於1956年註冊成立了公司並推出了第一款信息產品《目錄快訊》。1960年他與美國國家健康學會合作,共同建設「基因文獻引用索引庫」(Genetics Citation Index)項目,該項目之後發展成SCI,亦即是「影響因子」的基礎。

Garfield其實曾親自發出警告,強調利用論文引用次數評估科學家和科學成果,可能存有一定的風險,因為「論文的影響和論文的重要性及意義是兩碼事」。不過他之後千方百計宣揚自己的SCI商業信息產品,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當初發出的警告。

廣告

研究質疑SCI已失去預測諾貝爾獎能力

Garfield推銷SCI產品時,就大力吹噓SCI有能力預測諾貝爾獎,以此表明SCI能夠有效評估研究的成果。他統計了1961年約25萬學者的SCI引用情況,又比對了1962、1963年產生的13位物理、化學和醫學諾貝爾獎獲得者的論文引用情況,證實他們的論文引用情況的確高於平均值。

不過這種「預測諾貝爾獎」的能力,亦有受到質疑。學者金格拉斯(Y. Gingras)及華萊士(M. Wallace)於2010年發表研究,發現1900至1945年,引用次數的確是有預測諾貝爾獎的效果,但在1945年以後,SCI已失去了預測諾貝爾獎的能力。

而ISI於2014年公布了「高引作者名錄」中,例出了3,216位引用次數較高的科學人士,但名錄上沒有任何人獲2014年的諾貝爾獎。

這些商業信息產品如今已成為大生意。Garfield在1988年將50%股權賣給JPT出版公司,1992年湯森路透治以2.1億美元價格收購了JPT。當時湯森路透表明,該交易主要是為了得到ISI。當時ISI已在全球擁有30萬客戶,每年淨利潤約為1,500萬美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