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陸最需要恐懼的是大陸本身

2016/4/5 — 12:20

今年,大陸裏面沒有「最佳電影」。

《十年》被河蟹,卻得了最佳電影,這是大陸最尷尬的事。傳媒無法報道,「最佳電影」唯有尷尷尬尬地被懸空。(其實,我建議大陸傳媒索性寫《賭城風雲III》做最佳電影。更合乎國情,也沒有違和感)。

廣告

不過,其實,對我而言,香港已經好幾年沒有了最佳電影。記得小時候,香港電影金像獎是必看的。非常隆重的頒獎典禮。香港電影金像獎是整年電影的精髓。那是九十年代,王家衛的年代,周星馳的年代,香港人的年代。《重慶森林》、《新不了情》、《女人四十》。每一套大家都記憶猶新。

那時候,香港、香港電影、香港人,我們都沒有想過會失去這些一切。

廣告

然後,香港電影被大陸打垮了——我給你很多錢,你把「最佳電影」送給我,把你最好的演員齊拍一齣《賭城風雲》。死未。因此,香港電影金像獎也被打垮了,沒有誰會注意,沒有誰在追看,我們都忘記哪一套是香港的最佳電影(上年的最佳電影《黃金時代》誰有看過呢)。

因此,《十年》獲獎,這是香港電影金像獎對大陸的還擊,也是香港電影的還擊,也是香港人的還擊。十年開始,香港、香港電影、香港人,沒有恐懼地走下去。沒有甚麼好可怕。

大陸最需要恐懼的是大陸本身。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