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陸良心犯的非人慘況

2017/6/26 — 1:00

資料圖片:李和平(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李和平(網絡片段截圖)

李和平是維權律師,在10/7/2015年被當局從家中帶走後,就從此消失。《Economist》17/6/2017報導了這些人的慘況。

上月他終於獲釋。但兩年的折磨,令他由一個黑髮的壯年人,變成白髮的弱視人。他在獄中不按名字稱呼,而被稱為「108號」。其中八周,他每天都要以同一姿勢站立,深受勞損。被打是家常便飯。他還被迫在無病的情況下不斷餵藥,這些藥令他昏昏欲睡、肌肉痛楚、視力模糊。

他還是這叢人中較幸運的。因為他終於在上月獲釋,重返人間。另外還有四位一直不獲釋,其中王全璋更不准任何家屬探訪,誰知他現時的情況如何?也許他的妻子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廣告

當局甚至連家人也不放過。李和平的7歲女兒就不獲任何學校收錄,王全璋的4歲兒子則同樣不獲任何幼稚園取錄。稚子何辜!兩人的妻子也經常被扣留。王妻指出在其中一次被警察打後,還被迫脫去所有衣服拍照。李和平親戚的身份證和護照均不獲續期。

我們都沒有甚麼可以做。強如《Economist》也只能做好它的本分,讓更多人了解這些被政府虐待的人。我只想帶出來,這個世界仍是非常邪惡的,別相信某些人滿口的謊言。而我們亦只不過暫時在南方偏安一隅而已。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