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安門事件和我的道德困境」

2016/10/12 — 6:40

1989年,王維林孤身擋坦克的一幕,《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中也有用上。

1989年,王維林孤身擋坦克的一幕,《金棕櫚 · 葛底斯堡賦》中也有用上。

「天安門事件和我的道德困境」        紀思道

《紐約時報》專欄作者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出席一個新聞工作者講座,憶述89年六四之後,面對一個兩難抉擇。當年紀思道是《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太太伍潔芳是《紐約時報》記者,一個曾經在報導六四期間幫過他們的19歲學生,請求他們幫助他逃出中國。紀思道指這學生幫助他們採訪過程中,留下記錄,因此在鎮壓期間被政府通緝,因此不得不走。

兩難是,一個年輕人求紀思道幫手,況且是直接幫過他的人,並因此惹上麻煩,怎可不幫?然而,幫逃犯出境,觸犯中國法律,紀思道和妻子會惹上官非,兼且連累《紐約時報》。紀思道不能跟上司商量,原因:第一,電話被偷聽;第二,上司不可能同意自己犯法。更令紀思道苦惱的是,該年輕人說剛從監獄逃出來,事件很奇怪,竟有人可從中國監獄逃獄?這可能是一個局,政府設下圈套,引誘他們犯罪,然後查封《紐約時報》這眼中釘,怎麼辦?

廣告

最後,他們幫了,安排年輕人逃到香港,然後辦美國簽證,飛去美國,今日年輕人是美國公民。紀思道不是建議新聞工作者應該幫人逃亡,而是說明記者工作之難,有時遇上道德抉擇,做又痛苦,不做更痛苦。這些年我一直追看紀思道的文章,就是欣賞這位令人敬佩的新聞工作者。

 

廣告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