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朝主義下的國家意志大戲

2016/11/6 — 16:03

圖為The Walking Dead劇照,看的時候我便想起現在的香港人

圖為The Walking Dead劇照,看的時候我便想起現在的香港人

香港正值多事之秋,再讀陳冠中《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不無感觸。

《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一書,是陳冠中對中國鷹派學者、前中聯辦官員強世功《中國香港-文化與政治的視野》一書的回應。根據陳冠中的說法,強世功的「視野」,反映了當今中國掌權者的一種「天朝主義」意識形態,那是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成一 個像滿清一樣的帝國,它對於香港這個邊陲城市的統治,其實跟對西藏和新疆等邊陲地區類近(執筆的時候,還未有梁愛詩「不處理港獨難向西藏新疆交代」的新聞)。中國政權眼中的香港,就是天子治下的邊陲地區,後者必須臣服於前者。

最近愈來愈多例證告訴我們,名義上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但這個制度有其結構上矛盾之處,那就是兩制之間的互相掛斥。兩制中的中國式社會主義講求行政立法司法對黨的服從、集體主義、舉國體制、對個人自由的限制等,長遠而言,必然會和香港的英式法治精神、普世價值、議會制度產生矛盾,例如當民意要求得到《基本法》承諾的普選時,便會衝擊到中央對香港的掌控;當社會大眾在法律制度內尋求法律列明的保障,便很容易衝擊到中央的權威;當社會要求維護廉潔和公平等核心價值時,便很容易動搖到與黨國體制相連的利益集團的利益;當社會要求落實真正的「高度自治」時,中共政權便會理解成對其主權的挑戰。凡此種 種,最後便會落入一場權力不對稱的博奕,一國兩制之下的平衡狀態,只會愈來愈向中國傾斜,兩制的界線愈來愈模糊。

廣告

這種兩制失去平衡的直接後果,就是香港的法治傳統、對個人自由的保障、廉潔、營商環境的公平性、政府的管治質素等會向更封閉落後的一方傾斜,逐漸遠離國際社會公認的水平,結果便是香港的國際聲譽、對外資的吸引力、經濟活力走下坡。

執筆之時,香港政府說人大常委將會就立法會議員宣誓的問題釋法。梁、游兩名新晉立法會議員宣誓時的言行,可能令很多人不滿。即使人們認為他們宣誓的言詞屬於「不議會言語」(unparliamentary language)、不識大體、有辱國體,不代表不用理會法治精神和議會傳統(過往由立法會主席裁決為無效再宣誓的慣例)。

廣告

就算退一萬步,連行政機關以司法程序干預立法會主席權力已經沒有人認為有問題,當問題正在由司法程序處理,那就應該由法院根據法例條文和法律理據去處理,而不是由人大常委隨意僭建基本法104條的條文。

在司法程序期間以釋法來干預法院判決,進而可能褫奪民選議員資格,這是一個極壞的先例,此例一開,日後中央政府也能隨便根據主觀的政治好惡來剝奪任何民選代議士的資格,例如要求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聲援維權人士、要求國家領導人下台,也可以「國家安全」或「不尊重憲法」的名義被褫奪議員身份,這樣的議會制度,基本上是名存實亡。

到了這知時候,中共就是不跟你們講法治精神。它要香港人學習的,是如何臣服於「國家意志」,準確點講,就是天朝意志。這一堂「臣服於天朝意志」的課,代價實太沉重,遊戲規則已定,當日亢奮於香港民族/獨立/建國/勇武抗爭的人們,面對這場天朝意志秀的集體失語和無力感、政治能量和動員力之低,給選擇逃避自由的香港社會大眾作了一次示範,示範無論如何,所謂的抗爭最後還是要回到起點,就好像Matrix系列的結局,一場大龍鳳之後,大家還是在大佬Architect訂下的範圍內活動。

當然,獨派或建國派的人會說,「支爆」來的時候,就是他們突圍之時。其實要等支爆,人人也可突圍,尤其是民意基礎更強、公眾形象更入屋的政客。

那麼,釋法(實為僭法)是否還要反對?當然要。當獨派動員不了群眾,其他力量也應該動員,這樣的僭法對香港的毒害之深,已經不是梁游二人的事,而是整個香港社會的事。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