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朝氣旋下的台港

2016/2/5 — 10:50

【文:黃冠能,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剛過去的一月,中港台間發生了很多大事,其中幾件都跟身份認同關係密切,而且都反映天朝唯我獨尊之不智。

廣告

月中,韓國出道來自台灣的十六歲新星周子瑜,因為在MV舉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被大陸網民指責及後被過氣藝人黃安舉報為支持台獨。韓國JYP娛樂於是強迫小女孩拍道歉短片,並自稱中國人。中共黨報《環球時報》和《人民日報》事後都在微博發帖,稱「這次對陣『台獨』 大陸網友完勝」、「一個中國原則都在那裡,不增不減,不容挑戰」。有留意兩岸關係的人都疑問,國民黨一直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周子瑜事件証明,中國天朝主義根本容不下中華民國,於是拿起中華民國國旗也是支持台獨,必須封殺,拿中華民國國旗搶灘上釣魚臺,也必須打格。

這種不容不同身份認同的事件也發生在香港人身上。香港花式足球好手施寶盛,表示他在旺角街頭表演時,被兩名中年男子質疑器材不應貼香港區旗而應貼中國國旗。「被失蹤」的瑞典籍香港居民桂民海也在中央電視台的鏡頭前稱,「我雖然有瑞典國籍,但是我真切地感到我還是一個中國人」,中國外長王毅又指擁有英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

廣告

中國天朝主義並不是在過去一個月才忽然出現,在各種中國大陸的電視節目,台港參與者必須以「中國台灣」和「中國香港」自稱。這種思維早已成為「強國人」心理組成部分。2012年倫敦奧運,馬來西亞歌手梁靜茹為自己國家的羽毛球代表李宗偉輸給中國的林丹在微博發帖,立時被大陸網民圍攻。2011年筆者在英國留學時說 “I am from Hong Kong”,也被一名大陸同學不滿。筆者反問這跟有同學說 “I am from Shanghai”有何分別,該同學只能語帶不滿地說:「就是敏感嘛」。後來其他大陸同學跟我說,他們都在大陸受到的教育就是這樣,有些人入腦之後就改不了。

中國天朝主義說穿了,就是一種唯我獨尊的中央集權心態,無視世界各地華人社會本身的主體性,只要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用中文就是中國人、就要臣服於天朝的橫蠻霸道心態。諷刺地,中國天朝主義的內心深處,其實是由中國百年前被侵略過的歷史而形成的自卑感,即所謂玻璃心,對所謂國家尊嚴非常敏感。

中國天朝主義越盛,一國兩制原來所保障的多元性,就越發受到侵蝕。「香港人」從來都多元,來自世界各地,雖然九成都是華裔,但就來自大陸不同省份、甚至是東南亞華僑,也有原籍印度、巴基斯坦、印尼、菲律賓等亞太國家的人在港落地生根,更不用說來自英美澳加的老外,早就三代居港。但中國天朝主義盛行,只會侵蝕「香港人」身份的多元混雜性,衝擊香港社會的華洋共處的悠久傳統。

真的可以簡單地視所有香港人都是中國人嗎?香港入境處就用事例給出官方答案:17歲巴基斯坦裔少女Butt Asma Ali,雖然土生土長,但因為沒有中國籍,不獲入境處批出特區護照,申請歸化為中國籍都失敗,也因此無法領取獎學金往新加坡留學。香港人不一定就是漢族華人,因為「香港人」從不以種族血緣為分界,而是以我城核心價值為感召,是帶有「公民價值論」(Civic nationalism)色彩的身份認同。但如此「有層次」(中國足協語)的身份認同,又豈是狹隘的中國天朝主義所能容忍。

中國天朝主義唯我獨尊,以「血濃於水」、「炎黃子孫」、「民族復興」、「振興中華」等大中華論述為幌子,以中國人身份淹沒台灣和香港的主體性,最終是要為侵蝕台灣民主和香港自治鋪平道路。但身份認同不能迫出來,需要人們有共同的認同感,而自願凝聚成為一個政治共同體。北京越強迫台灣人和香港人做中國人,結果必然是兩地人民越加離心。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