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氣之子》的不惜一切對「發夢」的香港人可有啟示?

2019/8/15 — 18:29

《天氣之子》劇照,IMDb

《天氣之子》劇照,IMDb

【文:不能發夢的中學生】

縱觀這部電影,值得觀眾反思的是:日本經濟復甦的成果、就職和職場文化,仍至香港獅子山下的精神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下一代是否有責任去繼承?

過往為了維護這一切繁榮與穩定,我們要求年輕人們犧牲了什麼?

廣告

而為了未來的一代的自由與夢,我們有什麼是能夠為他們付出的?

由新海誠執導的電影《天氣之子》八月八日在港上映。相比前作《你的名字》 — 一場穿越時空改變小鎮未來的戀愛故事,今次在故事設定上保留了上次大賣的奇幻元素、團隊細膩的畫風加上樂隊 RADWIMPS 完美配合劇情環境氛圍的編曲,已足見票房有所保證。可是《天氣之子》在劇情上卻完全推翻了《你的名字》中應用的大眾向青春熱血戀愛劇的電影模板,任性地向觀眾表達了日本新一代的吶喊,同時也可能是對香港現況的一個啟示。

廣告

先提供一個大概印象,這部電影不少元素完全是日本人最感尷尬,隱藏在東京繁華景色背後的一切,仿佛是《你的名字》中居在鄉鎮的女主角三葉對東京這大都會所期盼的相反:新宿歌舞妓町的花天酒地、網吧、柏青哥店、詐騙中介、援交到城中隨處可見的時鐘酒店、垃圾堆積的後巷、荒廢倒塌的樓宇、乃至東京人性冷漠、現實和功利的一面毫不迴避地在從離島離家出走到東京的少年森島帆高和觀眾前呈現,同時亦注定這部電影的走向與別不同。

劇情簡介(以下含有大量劇透)

在氣候反常,持續數月下雨不斷的東京,與弟弟相依為命的十五歲少女陽菜在祈願晴天時獲得了喚來晴天的超自然力量。在因虛報年齡而失業,求職時被人誘騙的危急時刻,被偶爾拾到一把被遺棄手槍的帆高及時解救,後來三人利用帶來天晴的能力解決他們經濟拮据的狀況,賺了「第一桶金」,可是陽菜卻發現使用超能力的代價是她將會逐漸消失,與此同時社福機構發現他們家裏的狀況即將介入,而帆高亦因離家出走及攜帶槍械而被警察追捕,情況急轉直下,與此同時東京亦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暴雨所帶來的水災,陽菜冥冥中感到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在陽菜消失,她的弟弟被送到兒童保護機構,高帆被捕,彷彿所有人都要向現實屈服,被要求應成熟的時候,故事發展卻反其道而行。

雖然晴天再次回到東京, 帆高卻孤身闖入了雲上的世界救回了消失的陽菜,拋棄了不要為人添亂的心態,真正為自己而活,說出:

「天氣什麼的任由它瘋狂下去吧。」

陽菜亦放棄了她帶來晴天的職責,捨棄掉所謂天賦的責任,連綿不絕的大雨再次回歸,任由洪水淹沒人們所追逐的東京空洞的繁榮、高樓和大街小巷。犧牲掉東京去追隨夢想與愛情,沒有猶豫亦沒有後悔。數年後,二人在被淹沒一半的東京景色下相擁...相比新海誠以往作品(星之聲、秒速五厘米、言葉之庭等)本作的結局完全是另一個極端,也許因此令熟悉新海誠的觀眾感到突兀。

劇中出現角色一行的形象,不論輕重皆可見是日本現代社會問題的集大成:帆高一直在便利店解決早午晚三餐;陽菜被賦予所謂天氣的巫女的能力,以召喚好天氣以達成他人期望卻因此「過勞」而消失;她的弟弟,最年幼只是名小學生卻是最成熟主動又早戀;收留帆高的,畢業後一直待業的大學生還有被人認為不務正業的自由撰稿人既單親爸爸...總而言之在經常自主規制的日本媒體中有意迴避或過於現實的社會議題毫不忌諱,擺明的離經叛道實是少見,令人不禁聯想到有關《你的名字》的劇本因受到壓力而被和諧成大團圓結局的傳言有否影響到《天氣之子》的創作理念與目的。

在這陰霾籠罩的夏天,少年少女無視責任與期望,逃避了世界,縱然付出了代價,卻改變了自己的未來,找到內心中的晴朗艷陽。而香港人又能打破安穩的鳥籠、改寫結局嗎?假使香港不再繁榮,甚至真的出動了老解和核彈,你還愛着這家嗎?我相信香港人很快會迎來決定是否踏出 leap of faith 的時刻。

我們夏天的故事還未完結。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天氣之子》Grand Escape 香港人在這仲夏的大逃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