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氣之子」 — 與你風雨同行的麥田守望者

2019/8/21 — 17:06

《天氣之子》劇照

《天氣之子》劇照

【文:雲斯頓】

有「你的名字」珠玉在前,新海誠的新作「天氣之子」自然備受關注。可能近日的社會議題太牽動人心,很多的解讀都和此聯係上,反而一開始就已經伴著主角的小説"The Catcher in the Rye"(譯作「麥田捕手」或「麥田守望者」)就很少人留意。其實這小説點題之意已明顯不過:就是一個年青人成長的故事。我看完「天」片腦海縈繞不去的是兩部小説:一就是剛才提到的「麥田」;二就是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

《天氣之子》劇照

《天氣之子》劇照

廣告

「麥田」是最家傳戶曉的年青人成長小説之一,故事的橋段跟「天」片一樣,都是講一個十多嵗的少年出走,在大城市闖蕩的奇異之旅(「天」的東京,與「麥田」的紐約),故事充滿了少年從心出發的率性與成人世界各種約定俗成的冲擊,也包括了 A0 少年對異性的幻想與初接觸。「麥田」的主角在受不了成人敲詐欺壓後,曾幻想自己拿手槍把對方幹掉,跟「天」片尾段的帆高也是互相呼應。「天」片的帆高從鄉村出來,跟大都會的落差則更大,好像初在公車上碰到陽菜弟弟左右逢源,便已覺得即使是小學生東京的也強得多,要以「前輩」相稱。少年成長的過程也見證不少成人世界規則的偽善荒謬及扭曲人性,好像所謂保護兒童,其實便是把原本活得好端端的姐弟拆散 - 最好的因,可以種最壞的果,也正如現在很多地方的邊境難民問題一樣。

廣告

「海邊的卡夫卡」也是從少年離家出走開始,不過是反方向,從城市跑到鄉村。但「天」片有一段提到天上掉下魚及其他東西來,那種滿天烏雲欲蓋的感覺,與及少年在途上遇上中年陌生人,都使我不期然聯想起這村上春樹的小説。其實如果關於少年成長小説,日本還有一本家傳戶曉的「少爺」(夏目漱石),寫的也是憑心感覺的少年碰上成人世界爾虞我詐所產生的矛盾。我讀過的那本中譯本文字爽朗明快,十分好看,絕對推薦。

「天」片中三小孩爲了謀生,想到的便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利用陽菜祈求晴天的能力來賺錢。但陽菜的能力是消耗性,不可修復的。正如現在有些所謂「經濟發展」,說穿了來來去去就是用最簡單的方法,不斷破壞環境建房,用最短的時間來變現最多財富,但破壞了的青山綠水卻是一去不返。我記得有次坐飛機沿著海岸綫飛行,那日天清氣朗,海跟天都是蔚藍一片,最初的陸地還是能見到綠色的草和樹,可是當飛到某國之後,全部的陸地便是灰黑一片石屎,了無生氣,已經完全消耗性開墾掉。「天」片中大自然作出絕地反擊,不停下雨,正如片中老婆婆所言,這裏以前是海,就讓它變回海洋吧。

最後,十分喜歡英文戲名 “Weathering With You”-風雨同路,不割蓆,不單只同行咁簡單。也引用「麥田」書末一段來作結:

"Anyway, I keep picturing all these little kids playing some game in this big field of rye and all. Thousands of little kids, and nobody’s around – nobody big, I mean – except me. And I’m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some crazy cliff. What I have to do, I have to catch everybody if they start to go over the cliff – I mean if they’re running and they don’t look where they’re going I have to come out from somewhere and catch them. That’s all I do all day. I’d just be the catcher in the rye and all. I know it’s crazy, but that’s the only thing I’d really like to b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