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極高手曾鈺成

2016/5/11 — 10:04

左:梁振英   右:曾鈺成(立法會flickr圖片)

左:梁振英 右:曾鈺成(立法會flickr圖片)

最近,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不斷公開暗諷特首梁振英,但卻一直不表態是否支持梁振英明年連任,也不評論其表現,就已經激起許多網民連番叫好,有些人甚至希望他出來參選特首。這種奴才思維和從眾現象令我相當關注,相關思維盲點必須嚴正指出。

5月9日,曾鈺成表示:任何重要政治領袖都要凝聚社會,盡量擴大支持基礎,消減反對力量;即使不換特首,特首都需要檢討施政得失,調整政策,強調「政通人和」是新一屆政府重要工作,「大家都見得到,很多人都開聲,說本屆政府『政通人和』這四個字不是很理想,講得較婉轉」。除此之外,繼玩雙關語遊戲「Time lies. See why」及以王安石借古諷今之後,曾鈺成又在《am730》專欄大談「公關災難」,直言回應負面報道時,「及早道歉」才是最佳回應策略,但「有的人永遠不明白這條道理,以為只要矢口否認,就可以擊退任何敵意的指控;一旦被認為所說的與事實不符,那怕出入的只是微末枝節,便會爆發公關災難,墮進誠信破產的深淵」,「例子也俯拾皆是」;「一次小錯失或不致成為災難;但倘若錯誤多次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又或者公眾對當事人本來已無甚好感,小錯失也會被大炒作,令當事人尷尬不堪」。意指何人,彰彰甚明。曾鈺成笑言:「專欄貪過癮啫,最緊要有人睇同好睇,講咗等於無講就唔睇你啦。」他又認為政治人物應該有「器量」。他更否認自己成立的智庫「香港願景」要與梁振英「唱對台」。

這些就是曾鈺成的典型思維與語言模式:似實還虛,滑溜閃竄,太極無敵。無可否認,橫跨「紅線」培僑中學和「灰線」《青年樂園》地下黨系統的曾鈺成(《青年樂園》系統的重要關連者還有李廣明、陳序臻、楊咩、大玲、吳康民、曾德成、梁錦松、陳坤耀、黃玉山、徐碧美、小思、陳毓祥、李國強等),可以說是共產黨內智商較高的對手。他自詡為「蓬間雀」,遊走於天地,不飛出蓬間,儼如不倒翁,永遠緊跟黨。要拆穿這套詐術,必先掌握他的三大本領。

廣告

一、匿名攻擊:他批評其他黨員,從不指名道姓,就算對方沒有對號入座,也能喚起大眾笑謔批評,同樣達到兵不血刃、借刀殺人之目的。與其說這是厚道和沉穩,不如說只是懦弱和狡猾。這是共產黨員的普遍人格特徵。需知道沒有黨組織領導的正式授意「批評和自我批評」,就不能具名公開批評黨組織內部其他成員,但他又需要不斷爭取自己小圈子的利益,怎麼辦?唯有匿名批評對手,鼓動社會輿論,直到對手被打倒,或者自己被組織領導喊停為止。猛出口術,請君入甕,絕非獨立評論,只是鬥爭權謀。無論梁振英是否回應,曾鈺成也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二、轉移焦點:在行李門事件上,梁振英製造牴觸公平原則的「特權災難」給全港市民,欲蓋彌彰,但卻被曾鈺成說成是有人製造一場「公關災難」給他自己。換言之,曾鈺成刻意「把加害人說成是被害人」,然後引導大家討論「梁振英既是加害人又是被害人」這個議題,體現梁振英如何「自作自受」,變相放空了針對梁振英及其家人如何衝擊香港社會公平原則的討論。這一招真的很高!如果你要怪曾鈺成斥責梁振英,那麼曾鈺成大可以說「我是為他好,才會對他好言相勸,免得他繼續自殘」;如果你要怪梁振英濫用特權,那麼曾鈺成大可以說「反正他也是公關災難受害者,只要他坦承道歉就好了」。梁振英是否「特事特辦」?曾鈺成不予置評。這正是曾鈺成最狡猾之處。

廣告

三、虛實混同:當你說曾鈺成劍指梁振英,他就先「否認」(實),然後跟你耍嘴皮,顧左右而言他(虛),聲稱「專欄貪過癮」,一切為了增加讀者量,然後又說政治人物應該有「器量」(實),但又繼續拒絕評論梁振英的表現(虛)。實則虛之,虛則實之,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看完生眼瘡,令你傻笑幾聲,根本全無營養。然而,這些言論已經足以令許多閱世未深的香港市民,以及一眾民主派政治人物,鼓掌歡呼,樂不可支,甚至視為清流,寄予厚望。愚昧至此,令人寒心。

眾所週知,曾鈺成是中共在香港的資深地下黨員。最近他在電台專訪中,再次被問及「是否共產黨員」,曾鈺成以「你估呢?」回應,跟梁振英睜眼撒謊說「絕對不是」截然不同。這就是「虛」。然後,他又補充表示:回應這條問題的「標準答案」是「過去好長一段時間,我會將這個看成光榮」,而「這個也都是事實」。這就是「似實還虛」,從無正面回應。接著,他就開始「轉移焦點」,聲稱自己在「左校」培僑中學工作期間,聽過很多有關中國大陸共產黨員犧牲個人利益為集體的故事,所以他在青年時期,「共產黨的形象很光輝,這是事實,但已經很遙遠」。當然,事實絕非如此。焦點渙散後,他話鋒一轉,隱晦地談及梁振英的地下黨員身分:「梁先生」被問及是否共產黨員時,曾經清楚否認,但也沒有人相信,所以「回應這個問題沒有意思」。曾鈺成又表示「從無在香港見過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會告訴別人自己是共產黨員」,但「有很多假的」自稱是共產黨員「招搖撞騙」。

由此可見,曾鈺成不斷轉換焦點和轉移話題,但是答案早已盡在不言中。時至今日,如果我們還不正視曾鈺成的資深地下黨員身分,恐怕根本沒有最基本的香港政治常識。此外,如果我們以為曾鈺成是一個「發揚良知的地下黨員」,因而挺曾鈺成而貶梁振英,恐怕不明白共產黨「白臉與黑臉」的統戰與鬥爭技倆,不了解共產黨組織實力的頑強以及黨員有無脫線演出的空間。只要曾鈺成尚在地下黨組織當中,他就只能是他筆下的那隻「蓬間雀」,不可能是一隻展翅高飛而自由自在的大鵬。

回顧曾鈺成近日不斷公開暗諷特首梁振英,目的不外乎中共高層企圖營造或者變相放任一種派系之間可控的虛擬競爭氛圍,也不外乎曾鈺成及其上線的派系人馬執意沽名釣譽,協助盟友,猛擲石頭,搶班奪權。畢竟,他必須始終保持一種「進可攻、退可守」的姿態,為自己及其盟友留有充分退卻與轉進餘地。他的盟友是否上文所列《青年樂園》系統的某君(大家可自行回顧),抑或另有其人,未免引發大家無限想像。無論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大家如果繼續吹捧曾鈺成,為他歡呼,加油打氣,鼓勵他成為一位真真正正的脫黨自由勇士,顯然是相當幼稚的行徑。幾十年來,完全沒有刮骨去毒療傷,還在懷緬所謂中共昔日光輝形象,還在說「當時有見識的年輕人必定親共」之類的鬼話,畢竟跟「香港毛澤東思想學會」林敏捷之流,沒有本質上的分別,只有形象上的差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