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去一代人,代表什麼?

2019/10/27 — 22:2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失去一代人,是至死不休的問題。

警方濫捕,高調拉少女與細路,就是了震懾社會,產生恐懼聯想。這一點,是極權慣技。

但恐懼與反抗,從來不是相對。恐懼,是有距離的恨,未見衝突,先畏而退。

廣告

但不是愈怕愈畏縮。到真正見血,你我有了仇口,恐懼就變仇恨,時機到就會還擊。

恐懼,最後會變反抗。警察留下的種子,會變成仇恨的森林。

廣告

開學未幾就暴打學生、瘋狂拘捕文宣青年、性暴力對待少女、兩次實彈轟少年,無數血海深仇,統統針對新一代。

以為從小威嚇等於馴養?其實,只是催迫青年革命,終生以你為敵。

孩子受傷了,會康復,會成長。但你托住肚腩,血壓高,易中風。

全香港都有老中青,若干年後,誰被你警棍教訓過,無從識辨。

但你敢不敢著住警察制服周街行?

全民皆兵,年月不倒。如果香港人是暴徒,也多得你們軍政府。

抗爭,是從小培養。如果我們蒙面等於怕,為什麼你們要禁令防起底?

或者,我們見不得光的,是面容。
不過,你們見不得光的,是人生。

失去一整代人,是到你老死,都未完的鬥爭。
因為要鬥長命,三高中年,勝算比較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