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友

2019/9/15 — 15:50

資料圖片,來源:Artverau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Artverau @ Pixabay

幾十年前的油麻地,除了麻雀館、天九館、大檔之外,還有一種庶民師奶最喜愛的賭博玩意,叫字花!字花其實是賭 36 個號碼,每個號碼代表一個古人,一賠幾十但一個幾毫也可以照賭,賭法簡單所以深受低下階層歡迎喜愛,每日更有很多字花報提供似是而非虛無飄渺的貼士,根據字花廠師爺每日開出的花題畫出一些模棱兩可的圖畫給賭徒按圖索驥,當然最後大部份都輸得七個一皮!當時的字花檔星羅棋布,光是廟南街就有不下六七檔,在我家附近桃李園冰室傍邊的樓梯口就有一檔,那位艇仔叫根叔,鶴佬陸豐人,說話時滿口鄉音很難聽得清楚,典型的粗人廟街小混混。

因為同是鶴佬人關係,根叔與父親及麻雀館的職員交情不錯,收檔後經常到麻雀館的後欄喝啤酒吃花生談天說地地,每次看見我都會請我吃花生,我去替外婆買字花時他老遠看見我就必定說:大哥誠你排什麼鳥隊?上來吧!每一次我都在其他人的妒忌眼光中打了尖上前頭,順利的完成任務!

然後不知從何時開始,根叔再沒到麻雀館後欄喝啤酒,父親跟英叔伯伯等老鄉也沒提起過,甚至跟父親經過那字花檔時再也沒停下來與根叔打招呼聊兩句,外婆也叫我轉去另一個字花檔買字花,而每一次都要排隊了!直次有一次經過根叔字花檔時我忍不住問父親怎麼你不跟根叔打招呼了?父親回答說:「我們不再是朋友了!」我追問:「你們不是說『架忌冷』拍死無雙干的嗎?」父親想不到我有此一問,想了想回答我:「雖然我們在廟街討生活,撈偏門吃五湖四海飯,朋友一定要夠多,好的壞的正的邪的都不妨相交認識,有的會是臭味相投莫逆之交,有的會是點頭問好泛泛之交,但假若做得上好朋友的都必定要有起碼的共識想法,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即使是廟街三教九流的地方亦應該盜亦有道,有所為有所不為!大事大非看法這麼不同的,少了個朋友就少一個吧!」

廣告

我追問:「那根叔所為了什麼事啊?」

父親答:「他打女人,還打小朋友,打得兩個婦孺頭破血流!這樣的朋友,有無搞 L 錯?浦你阿嚒!」

廣告

我噤聲!「有無搞 L 錯」跟「友無搞 L 錯」,從此植根腦海中!

最近三個月,很多人都少了很多朋友,網上的真實的曾經交心聯手的,曾經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的,實實在在踏入過你宇宙的,毫無預兆之下走到這個路口,位置變了各有隊友,舊知己忽然變不了老友,亦並非什麼大仇,尚念情義的不揪不睬不來不往免得爭拗再傷感情,從前沒法望透的忽爾放大了裂口,口誅筆伐再截你臉書圖片在他們隊友群組公審甚至公開鞭撻,如此陌生的卻是往日最親的某某!

可惜嗎?可惜的!但看見往日的最佳損友支持殘暴的黑警,對包庇黑社會肆虐公開打人,放生施暴者拘捕受害者視若無睹,支持何妖支持 689 支持濫捕年輕人,把 7.21、8.31 事件本末倒置……似乎呼應了幾十年前父親那一句:朋友?友無搞 L 錯?

時窮節乃見,友不在多,貴在同心同行,失友何所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