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落了的承諾

2017/6/26 — 16:16

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之時,我17歲,剛剛考完中五會考。

那一年的香港,充滿朝氣,各行各業市道暢旺,隨著青馬大橋跟西隧通車,新機場跟東涌線等也快要開通了,沒有超支也沒有什麼延誤,香港好像真的要邁進新的一頁似的。

廣告

那些年,大陸經濟還是起步不久,小小一個香港經濟總量差不多是整個大陸的五分之一,外匯蓄備更比大陸的要多,北京因此十分倚重香港,事事客客氣氣,絕不會好像今天,不是中聯辦出來教訓港人就是港澳辦出來責罵。

那時年青的我,對香港的未來還是挺有信心的,也沒有什麼捨不得港英政府,反而我對那時準備要當總理的朱鎔基很有期望,直到九七年八月,王妃戴安娜車禍身亡,我才驚覺到一個時代真的結束了。

廣告

主權移交不到一年,香港刮起亞洲金融風暴,股市、樓市、什麼市也好,飛流直下,全港一片哀愁。公道的說,金融風暴不是新成立的特區政府的責任,換作是港英政府,香港也一樣會受重挫,但無論從對應的言論還是行動上,港人一步一步看出董建華政府的無能,做事不是慢三拍就是說話涼薄無知。

無能也就算了,但當特府頭目一邊推母語教學,自己的子女卻一邊投奔英美,港人開始懷疑了,到2003年沙士,眼見特府正經事做不好,廿三條卻不遺餘力,港人的怒氣大爆發,釀成50萬人上街。

結果廿三條沒了,董建華等人也下台,香港經濟又一點一點的復元。那些年,香港氣氛還是不錯的,最少覺得自己還可以do something,去改變政局。

而且,那時的北京在傳媒前還有幾分自律,不會對香港太多指指點點,再加上2000年加入世界貿易組識後,大陸經濟蒸蒸日上,因此港人對北京的印象還是不錯,溫家寶來港訪問之時,還挺受歡迎的,怎麼會搞到出動幾千個差人像戒嚴般保護?

到2008年北京奧運跟四川地震,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歸屬感更升到頂峰。

但同年的金融海嘯,改變了一切。全球經濟大受打撃下,金融還沒有融入國際的大陸,沒有直接受災,更因此變了救世主似的,尤其對香港而言。

2010年大陸超越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經濟第二大體系,北京再沒有以前那份謙卑了,甚至覺得香港人忘恩負義,因此對香港的指指點點愈來愈高調。

當年鄧小平說的,九七年除了換一支旗以外,什麼也不變的承諾,不知跑到那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中國幾千年的政治DNA,總之中央什麼都要管,管不了就是分裂,分裂就是內亂,因此什麼也要管。

但今時今日的北京,不是要拚經濟的嗎? 中國歷史上,中央管得愈少的,經濟就愈好,社會愈穩定,即所謂無為而治,更何況是今天要管的,是發展比大陸走前幾十年的香港?

另邊廂,2010年左右,自由行的副作用陸續浮現,香港的街道好像不再屬於香港了,中港磨擦愈演愈烈。

而更要命的,是熱錢湧入。2008年的金融海嘯,大陸雖然沒有首當其衝,但大陸的經濟引擎是什麼? 廉價製造業,製造出來的東西賣給誰? 歐美日等富有國家。金融海嘯令歐美日不再亂花錢了,大陸貨還可以賣到那?

因此,金融海嘯以後,北京學美國一樣,印炒票救市,而這些熱錢,很多很多卻跑到香港來,再加上曾蔭權多年來不賣地不建居屋,樓價於是飛上太空去了。

住又沒有地方住,去街又沒有街可以去,除了那1%得益者以外,試問99%的大眾又有什麼可能不生氣?

2012年中共換屆,而且跟之前兩次換屆不同,習上江落這次,開不了玩笑,是七十年代以來最刀光劍影的一次,當中對香港做成了什麼影響,現在還說不清講不楚。

更重要的是梁振英這個極品,特區政權在過去五年來,戲也不做了,撕破臉就撕破臉,港人對政府的信任也底無可底,現在林鄭走出來說太陽是東面升起也好,大眾也會懷疑是西面。如斯田地,不知如何收拾。

另邊廂,大陸靠印鈔票渡日的日子不可能繼續了,這幾年來增長每況愈下,經濟轉型卻舉步為艱,你見習近平永遠都是愁眉苦險就知。今年秋天是中共的十九大,北京政局發展如何,對香港的影響又是如何,港人只得拭目以待。

作為香港人,既然以此為家,只好做好自己的本份,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前路當然樂觀不了,但亦不用太過悲觀,畢竟,大陸天天在變。縱觀人類歷史,無論如個崎嶇曲折風濤駭浪也好,最終,還是向前邁進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