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語感言,認清香港

2019/6/15 — 12:33

未知有多少人會跟我一樣有同感,是為反送中示威與暴力淸場的連日場面,感到失語 - 但內心交雜壓抑、眼淚、痛心、鬱結……種種情緒,感覺糾纏,就是無法言語的崩潰。

失望是,香港政治的夢魘,真的永劫回歸,如五年前後的倒模;比如暴力清場、警方惡聞,然後更多人走出來,最後就來到今日,有傳特首林鄭會交代暫緩修法,那就直教人想到,2003 七一之後董建華撤回廿三條、2012 梁振英撤回國教與 2014 懸擱普選,都一次又一次傷害香港人。

就在這或會出現暫緩修法的關口,筆者僅想為失語補白,指出那不是香港人行動所帶來的「勝利」,無謂亢奮,卻可見多次事件為香港人認清政府:

廣告

一、自陷不義的政府 — 其實政府每一次都預見到民情反彈,而吊詭在每次也逼迫香港人在情緒谷底上街集會,才似乎略會想及暫緩處理; 說穿了,民情反彈不是政府決策元素,而另有所向的權力關係,才是主宰政府決策動力。此說已是香港人耳熟能詳,問題是這反而更教我們傷心,正如今次事件聽得最多的一句話,是年輕人無語問蒼天「我哋做錯乜嘢」,我們年長的,會知道這似乎是香港的政治宿命,就是權不在民,更不在把「高度自治」說得僅像口號的特區政府。

二、失信於民的警察 — 對比雨傘到今日,香港人不會否定警力,因為原來層出不窮的裝備,由最初的胡椒噴霧與警棍,到今日可以有無限添加的布袋彈與橡膠彈,更有未出現的水炮車;問題卻是,暴力提升,以至無限的警暴醜聞曝光,證明了甚麼?是證明了警方沒有在 2014 年吸取教訓,卻只有變本加厲的暴力行徑;而這似乎只叫人聯想到,為著怕「佔領」再次出現,警察原來可以將暴力升級至此。更可怕的是,盧偉聰指,今次只是有限度行使武力,換句話 說,暴力仍可升級。香港人對警察失信,比2014年更甚。

廣告

三、互相推諉的機關 — 或者算是重點所在,就是本作互相支持,甚至互有制衡的機制,竟然是互相推諉的多。比如,高官 說沒有叫警方行使如此暴力,張建宗亦 說沒有要警方把 6.12 集會定性「暴動」;再推高一點,中方 說沒有要特區政府修法……之餘此類, 說得坦白一點,是「製造民憤的,是你不是我」,就是最好的虛掩其詞。香港人成了磨心,正正就是在這種偽善推諉的政治語境裡,唯靠自己遊行、集會來發聲,卻矛盾地每一次都要重複被整治,再而聽到權力機關的口徑不一。永劫回歸,就是如此。

特首林鄭其實明白永劫重來的,更是中港矛盾,也除卻上述提及多次事件之外,2006 及 2007 的拆天星皇后、2009 及 2010 的反高鐵,以至後來的港珠澳大橋撥款等等,無不讓香港人感到傷害感情。而今次 6.12 事件的傷害更深,可是政府沒有為此前多次事件而得到教訓的表現,很難不教人擔心,歷史會重演。

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這幾天失語,也猶豫著如何與學生談「未來」與「希望」。不過來到今天,我越發明白,「未來」與「希望」,身處宿命回路的香港,不在外頭,而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自身,也在每次把信念釐清、反思、堅持的投入。忠於自己,就是面對永劫政治的最強力量。

另一句因事件而來聽得最多的話,是「香港人好攰」;是的,疲累夾雜壓抑、眼淚、痛心、鬱結……已經厭倦了互相加油打氣或上街集會聯署等無力感,但筆者仍會身體力行,至少讓自己與良知同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