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i

Mayi

意難平才寫、看不順眼又寫、語言訓詁會寫、日本文化也寫、育兒生活日常都會寫。 八十後,曾留學英日,專修語言學。現專職育兒,有一對可愛子女;兼職教書及翻譯。

2019/11/7 - 13:57

好像很不理性其實又十分理性的決定

圖片來源:香港教會更新運動(HKCRM)

圖片來源:香港教會更新運動(HKCRM)

從前我是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台灣大選,有台灣人為了投票,花錢買機票坐十幾小時飛機快閃回國、投票之後結果都未揭曉便離開趕回去。現在我明白了。

由《願榮光歸香港》開始吧。

我對香港人這身份有一種執著,卻一直苦無寄託、無以名狀-即是,為何一個國家是一個國家,因為她有國家的名份、有國歌、有全國人分享的歷史回憶和民族命運;反而貨幣、護照、特產這些都很硬件。每次我說我是香港人,對方一句「不就是中國?」我是會感到被冒犯的,因為你知道Hong Kong is not China,卻又無名無份。

廣告

名份本身於香港人也沒所謂,落實《基本法》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就好了。就滿足。但你看看如今落得什麼境地?2008年說會出現的普選呢?現在2019年了。

2019年整個夏天,烽火處處。我相信在每個香港人心中都留下烙印,這與立場/陣營無關,是無差別的,只要你是香港人就不能避免被烙印。這就是上面所說的歷史回憶、民族命運。包括我。我也在分享這民族命運。我人不在香港,但看香港的新聞、聽《願榮光歸香港》,還是會哭、甚至失眠。我麻木不到、習慣不能。我當然有用其他方法去支持抗爭,但總覺得不夠,會內疚。

我是不應該缺席的。

這是我的總結。我有想過機票錢用來買文具,是不是更具成本效益?可是有什麼效益是比票站多一票、街上多一個人?我住的一區上一年,我出盡飲奶力為素人拉票,素人只輸94票;之後當選的民建聯區議員就開始斬樹,令到身懷六甲的我都擺街站、寫文宣、示威抗議。(天啊,回想都好瘋狂)一票就是一票,它是有力量的。

幾千蚊,買一個民意,買一個身體力行,買一個「我在乎選舉權!」「我要投票!」的姿態。抵撚至極。希望居海外而有香港區選投票權的各位,11月24日請你快閃到香港一轉,投票(當然可以上轉街、發個夢),再閃回國開工。

恕我悲觀、末日感重:這一次不投票,我怕沒有下一次了。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