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熟書-教育都是?

2017/3/12 — 20:14

3月5日,林鄭月娥出席由民主思路舉辦的特首選舉選舉論壇。

3月5日,林鄭月娥出席由民主思路舉辦的特首選舉選舉論壇。

【文:吳志傑 衞生服務界選委、放射良心召集人】

民主思路舉辦的特首選舉論壇於三月五日晚上舉行,當中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接近末段時謝志峰問林鄭月娥能否承諾減少學童自殺的問題。林鄭回應說:學生自殺一單都嫌多,她更會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去聆聽及處理。謝再追問:「仲聆聽?你為官三十幾年你仍不知道現在的學生面對著什麼壓力?」

不要怪林鄭,一個八達通怎用都不知道,廁紙應該在那裡買都不知道的堅離地官員,又怎會理解市民的生活環境。再加上林太兩兒子皆在外國高等學府接受教育,那麼對香港學童正面對什麼壓力,「何不食肉糜」,理所當然。是否對教育體制也是她自詡的「好熟書」?筆者有些質疑。

廣告

2012年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不理民意反彈,強推國民教育,觸發十三萬人上街包圍政府總部。香港市民要求吳克儉下台之聲此起彼落。但在林鄭月娥力保之下,一位如此無能的官員繼續尸位素餐於教育局局長之位。假如當時沒有林鄭力挺,政府聽民意將吳撤換,香港教育大有可能會是另一番光景。由2017年開始至三月一日,已經發生了八宗學生自殺事件。沒人能肯定是香港教育制度的壓力逼令這麼多學生自殺,但學生能接觸的生活環境不外家庭與校園,(參加了新青年軍的可能不同)以此推論學校壓力是做成學生自殺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很合理的。

筆者不是教育工作者,但也從不少教師朋友口中聽到一些香港教育面對的問題:

廣告

第一是新入職教師差不多全是短期合約教師,在學校教學以外,還必須「聽聽話話,不得計較」才能確保自己在暑假後能返回同一個校園工作。這些每天惶恐求存的教育工作者,又如何能全心全意教好學生?令情況更惡劣的是教師大部分不想擔任輔導工作,於是將其交給新入職教師,實行「新來新豬肉」。新教師處理問題學生經驗不足,也沒有識別有自殺傾向學生的專業訓練,自然就不能有效幫助求助的學生。因此更惶論建立與學生之間的互信,從而變成絕望學生的出路了。

第二大家或會說不是每所學校都有社工嗎?不是有教育心理學家嗎?沒錯,但自從一筆過撥款通過後,社工的待遇和於提供服務時得到的資源已減少。這個一筆過撥款政策竟然又源於同一位高官-林鄭月娥。巧合嗎?讀者自行判斷。社工也是沒有接受過識別有自殺傾向學生的專業培訓,因此也無助於防範於未然。那麼,教育心理學家肯定是這方面專家了。對,只是香港的心理學家是沒有政府註冊的,任何人也能自稱是心理學家然後執業,荒謬嗎?所以市民現在去尋求心理輔導是極無保障的。除此之外,部份學校沒有註校的心理學家,又有部分是多間學校一起聘用一位心理學家。每一所學校分得的心理學家提供服務時間少之又少,如何有效拯救每一位絕望邊緣的學童?

第三是學生壓力從何而來?原本說好了取消的小學三年級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卻在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改一改名字做BCA後就借屍還魂全港復推。教育界議員葉建源也在記者會指出一樣東西不會因為改了名字就不是那東西。「吳得掂就是吳得掂,不會因為改了名叫非常掂就非常掂」。

兼且,三名特首候選人均於政綱中白紙黑字寫明會停止小三TSA並作全面檢討。這表示今屆小三的學生無辜地因為教育局長的一意孤行而白考一次一定會在七月取消的BCA!

第四是很多教師及校長都知道TSA是用來評估學校的等級。為何要評估?因為在2003年數年間出生率下降,適齡學童大幅減少。政府非但沒有把握此機遇投放資源推行小班教學,卻用TSA結果作為「參考」,去縮班殺校。令所有教育工作人士每天在提心弔膽中工作。為了保住學校,就只有要學生操練去考好TSA。壓力由校長、教師轉嫁到學生,由學生轉到家長,家長應付不了又會將壓力反彈到這些只有七、八歳的小孩身上。

稚子何辜,假如林鄭月娥真心想教育好,為何不喝止今年五月這個無聊的BCA?你有很多人都沒有的公眾話語權。現在這教育局局長也因你之故仍然留任,那麼你能說你沒有責任嗎?口惠而實不至地說什麼學童自殺一單都嫌多是多餘的。雖然你常自詡好熟書,但至少在教育方面,我覺得你不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