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今天不願付出 任由社會敗壞 最後也許都是自己受害

2017/5/2 — 17:32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文:kin】

如我說人皆自私,這說法應與客觀現實相距不遠。按此說法,人會計算其行為的付出與回報,然後判斷甚麼行為對自己最有利;這是人之常情,我們毋庸置喙。

我們說:良好制度奠下社會基石,推動長遠經濟發展,理順分配,終能嘉惠眾人。

廣告

但人們認為:香港已大陸化,即使付出心機時間,掙得回報的機會微乎其微;況且,即使奇蹟發生,香港真有民主自由,當中所帶來的回報只會是整體社會長遠利益,不會是我個人即時可享有的利益。簡言之,對個人來說,爭取民主是高付出,低回報。

相反,投身建制卻是低付出,高回報;看白宮發言人或一眾高官及獻世派議員,不用血汗,不懼刑責,只消面皮夠厚,即安享高薪厚祿;他們可即時享有回報,且穩賺不賠;即便是流氓小混混,埋沒腦袋去一趟"幫港出聲",半天即賺數百元蠅頭小利。

廣告

惡性循環下,願意爭取的人越見減少,人少即風險高,付出上升,成功機會下降,潛在回報更低。

不久將來,若香港不幸淪為大陸城市,制度腐壞,人治猖獗,屆時將人人自危,繼而人人自私;人們將明白,自己生命財產不再受制度保護,社會不公氾濫,無人確認那一天自己房屋被強拆,那一天無故得罪權貴,那一天討厭的政治會找上門來;社會將成為大賭場,普通人的生命安危升遷待遇將全數由運氣決定,即使市民奉公守法,堅持出淤泥而不染,也要寄望惡運不降臨;到時,人們都明白,只有特權與金錢才能保障自己,就如今日的大陸,賞惡罰善;如是者,人人為了自己,都不擇手段晉身權貴或斂財暴富,社會公義盪然無存。

這就是制度令好人變壞,人們付出逢迎獻媚之術,換取權貴身份作回報,重點是個人"贏",不在乎社會"輸";提倡善良與公義者,即便"付出"自由或生命,頂多悲壯的換來不值一文的尊嚴,在腐朽的社會下,不算甚麼回報。正因為尊嚴不值錢,一般人的算式中,都沒有計算所失去的尊嚴。

這個功利的算式看似吸引,人只要放下尊嚴卑躬屈膝,即可賺取厚利;但機關算盡,也有漏洞,有誰能擔保自己定能晉身權貴?中共黨員人數逾億,是否就人人大富大貴?如果走入建制後,真能"安身保命",為何大陸一眾黨官要把錢財妻小都送往外國?伴君如伴虎,人治社會,"站錯邊","押錯注",輸的是身家性命;如此付出,能否回本?

過去實有太多用完即棄的例子,較早時有dream bear,最新有葉劉淑儀,不論此婦如何"忠君愛國",最後仍難逃"揮之則去"的下場。

由此可見,如我們今天不願付出,任由社會敗壞,以為投身建制即可上岸,最後受害也許都是自己,因為一旦投身建制不成,將身陷人治社會,與黎民同受壓制。

因此,針對人性"以自己為先"的特質,我們若能設計出簡易而低成本的抗爭途徑或行動,令眾人只要付出一丁點心機時間便可望享有良好制度的回報,也未嘗不能踏出第一步,扭轉眼前困局;要設計出"本小利大"的新方法,絶不容易,但今天各路線既然前無去路,甚至陷入陣營內耗,公民社會至少要探究近年抗爭人數大減的根本原因,對症下藥,方能尋找新方向。


作者個人簡介: 一名小兵

原題為〈一切都是計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