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今的香港仿如一個龐大的社會實驗…

2019/7/29 — 9:31

728 西環

728 西環

自 7.21 元朗黑夜後,在記者的鍥而不捨的追訪報道下,比 TVB 劇情更誇張的情節天天上演:黑社會的無差別攻擊和警察的選擇性執法,張局長的道歉 vs 下下下屬的「最嚴厲的譴責」,政府 AO、EO 和不同部門 vs 警察的委任證 show hand,都見證了不同板塊/派系/民眾的鬥爭進一步升級。

最近警方處理沙田和元朗示威的手法,令警民衝突變成主軸,最近幾次遊行的口號「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可恥」,已漸漸變成主流。現在的情況令我想起 1973 年的史丹佛監獄實驗,我希望把心裡的疑慮和觀察寫下來,供大家參考。

簡單來說,此心理實驗的目的在於了解監獄中的野蠻行為是由於性格(如守衛的虐待狂,囚犯的叛逆順服)還是與環境(如賞罰制度,壓力)有關,研究小組把 24 名心理健康的志願者分成兩批,讓他們飾演監獄的看守和囚犯,模擬監獄的情境和互動。詳情可看這裡(註 1)。

廣告

如今的香港仿如一個龐大的社會實驗,每人都按照本身的政治傾向,不同光譜傳媒的報道,被分配了不同的角色。這裡說被分配角色並不是說示威者或警察沒有自由意志,單單按照實驗主持人的劇本去執行他們的行動。事實上,雖然香港示威者表現出人意表的創意和成熟的公民意識(如國際廣告、聯署、G20 舉牌、連儂牆,持續嘅大型遊行示威等),但是在現有畸形的政治代表體制下,特區政府完全不用理會如浮雲般的民意。示威者在耗盡所有和平手法(如和平集會,示威,立法會區議會選舉),只能繼續作反對者的角色。另一方面,警察只被賦予《警隊條例》香港法例第 232 章的權力執行法律,如在公眾地方管制集會和遊行、維持公共安寧、防止罪案、保障市民生命及財產的安全、拘捕疑犯、指揮交通等,並不能解決政治訴求。

由於過去數月政府的消極不作為,只有限地回應政治訴求,主要以警方處理大型示威遊行,以致民怨和示威行動逐步升級,警方承受巨大壓力,當中處理的手法備受爭議。現在遊行集會的不反對通知審批收緊,集會自由收窄,普通人上街遊行集會動輒得咎,連大部份的和理非都可能被檢控。事已至此,一個不平等的賞罰制度和環境壓力已面臨爆煲。

廣告

當年的史丹福監獄實驗進行了五日,「囚犯和看守很快適應了自己的角色,一步步地超過了預設的界限,通向危險和造成心理傷害的情形。三分之一的看守被評價為顯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傾向,而許多囚犯在情感上受到創傷,有兩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實驗」(註 2),實驗到了第六日已被負責實驗的心理學家 Zimbardo 終止。在香港過去的數月可見,前線警察對倒地示威者的毆打,開槍瞄準頭部,粗暴對待記者,妄顧平民的安全,以及備受爭議的警黑配合,對元朗白衣者手執武器視而不見,甚至心領神受,在在顯示部份警察對執法的標準已漸漸踰越界限。示威者由和理非的定線遊行變成遍地開花,裝備從普通黑衫口罩升級到頭盔眼罩豬嘴手套 + 自製盾牌, 並演化出各種物資補給手勢,多元化的文宣和眾籌,無大台的聚眾討論和決議(如 Telegram 及連登),都突破了傳統框框的示威手法;另一方面,示威者崩緊的情緒無法疏導,從無力感變絕望,加上對齊上齊落的執著,在沒有大台的指揮帶領下,容易產生擦槍走火的機會。這個無人駕御的社會實驗會繼續演變成甚麼,以致雙方持續升級的對峙,實在令人擔心不已。

現在誰能終止這個社會實驗呢?要走出如今的困局,當中有很多政治考慮,特別是對民間五大訴求的回應。五大訴求當中,徹回惡法(不是暫緩)和獨立調查委員會都得到不同持份者(最近更包括香港總商會,大量特區政府公務員,前高官等表態支持),理應是暫時的最大公因數。觀乎警方的反應,四個警察協會都「強烈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們暫時是這訴求的最大阻力。不幸地,由於林鄭政府這個名義上的實驗主持人已錯過停止實驗的最佳時機,主事官員光是問責下台已是很有體面的處理手法。事實上,一些警察管理層明顯失職,部份前線警察濫暴濫權,證據確鑿,不能賴環境因素影響,而應嚴肅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與此同時,如何在此大背景下調查檢視其他的罪證,這些細節應該是終止這個社會實驗一女子(或一男子)的部份政治考慮,有待有識之士和持份者的商議。

無論如何,終止這個社會實驗應該是(也只能是)特區政府,在考慮到各持份者下(或中共政府容許下),毅然回應合理的政治訴求,適時下台解決危機,正是考驗各政治人物手腕胸襟氣量之時。如果要等到中共政府以解放軍親手叫停,香港還能剩下甚麼呢?

作為被分配的角色,不論你是藍絲黃絲,站在警察示威者任何一方,我們能做些什麼呢?執筆之時,遮打花園自由行仍在進行,示威者和警方的互動很可能也會影響實驗主持人的決定。在這個畸形的政治社會環境下,我們能抽離被分配的角色,把矛頭對準政府,重新再想想應如何持久地據理力爭嗎?

 

# 我乃地理 L,政治學和心理學我識條鐵咩
# 停一停,想一想
# 拋磚引玉,於願已足

參考:
1. McLeod, 2018.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2. 維基百科,2019. 《史丹佛監獄實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