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以香港歷史產生共鳴,說服香港人

2019/8/16 — 11:16

天水圍

天水圍

【文:王詩朗】

一次反修例運動,將二百萬香港市民連結在一起,但是並不表示代溝就此輕易消失。年輕人不解為何上一輩「和理非」,中年人驚見年青一輩全不介意「攬炒」,老一輩的反應更加兩極。問題真的只在資訊接收渠道不同,CCTVB 發功?這似乎無法解釋某些「淺黃」為何不介意參與遊行、支持學生,但一聽到騷亂會導致經濟衰退就怕怕。

溝通、共鳴的密碼深埋於每個人的人生經歷中,這些經歷會影響日後遇到變故時如何反應。我們不可能完全了解眼前一個伯伯或師奶的整個人生,但卻可以從年齡推測他經歷過甚麼關鍵大事,以此作為溝通切入點。為此,我簡單製作了一個年齡與香港大事的對照表,試圖找出幾代香港人的溝通線索。

廣告

年齡 vs香港大事對照表

  1. 最上方代表 2019 年時 6 至 70 歲年齡段,當中藍色代表 1997 年前出生,紅色代表 1997 年後出生(不可能領取 BNO)
  2. 灰色標示的區域代表該年齡段已達退休年齡(60 歲)
  3. 淺黃色標示的區域代表普遍投入社會的年齡段(18 歲成年至 22~23 歲大學畢業),黑框代表 2019 年該年齡段的人生經歷
  4. 鮮黃色為香港大事的發生年份

我們以前線年輕人、其父輩以及祖輩作例子,對照上表,可以得出以下的背景推測:

廣告

前線年輕人:你說的繁榮安定,我完全沒有經歷

目前參與運動的前線年輕一輩,普遍於回歸後出生

  • 他們對英屬香港全無第一身印象,回歸以來「經濟轉差」訊息舖天蓋地,他們早已聽得麻木,亦因尚未踏入社會,從未感受過何謂「經濟好」
  • 他們於佔領運動旺角騷動發生時大多仍在中學階段,可能對街頭抗爭有深刻印象
  • 於沙士及金融海嘯發生時仍是小孩,但父母可能身受其害,與「見過鬼怕黑」的父母容易因「騷亂影響經濟」產生衝突

四五十歲父母輩:「鎮壓重演」與「經濟蕭條」的恐懼

假設年輕人出生時父母約 30 歲,則父母輩今日已屆四、五十多歲。

  • 他們可能經由工作與投資已有穩定收入與地位,但距離退休仍有最少十年八載時間,對退休生活安穩不保有所恐懼
  • 他們曾活於英屬香港,會對特區香港有所比較
  • 他們於六四事件發生時正值社會新鮮人時期,可能曾經參與百萬人遊行,對血腥鎮壓北京學生的畫面印象深刻,特別關注年輕人安全
  • 沙士/廿三條立法以至更後期的金融海嘯,他們可能位於中層慘成裁員對象、受害於樓價下跌等等,對社會蕭條有親身體會,加上更早時金融風暴的經歷,對「經濟」二字易有情緒反應,但容易理解社會問題由政府導致
  • 他們可能亦曾經參與 03 年七一的五十萬人遊行,加上 89 年的百萬人遊行,容易將向政府反應訴求、表達憤怒的方式定形於「大型遊行」
  • 於佔領運動發生時已接近五十歲,參與度可能較低,亦可能曾受堵路影響,加上上述的抗爭定形印象,無法完全同情影響日常生活的抗爭活動

七十歲祖輩:香港繁榮數十載,只畏懼警權復辟

又假設再往上推展,因更上一代人結婚年齡偏低,可能於 18 歲或往後幾年已結婚生子,年輕人的祖輩今日為七十歲以上。

  • 他們全部已退休或因缺乏生活費而未退休,可能正從事勞工階層工作
  • 他們於初投入社會時經歷香港歷史上其中兩次大型暴動:天星小輪加價暴動以及接連的六七暴動
  • 天星小輪加價暴動以政府漠視民意堅持加價為導火線,連同加稅、貧富懸殊等問題一同爆發,可以理解當政策影響民生時,無關乎政治立場一樣可能觸發抗爭
  • 六七暴動時,街頭曾出現過千個「同胞勿近」土製炸彈,多名市民受傷甚至死亡,敢言者如商業電台主播林彬更被縱火燒死,放諸於今日根本是無差別恐怖襲擊的事件,與今日極具針對性、不傷無辜市民的抗爭有天壤之別
  • 廉政公署於 1974 年成立,在此之前,二十多歲的他們通常知道皇家香港警察貪污、從事非法活動等問題極其嚴重,市民普遍對警察印象欠佳
  • 於廉政公署成立後的 1977 年,更爆發大型警廉衝突,警務人員舉行集會、襲擊廉政公署人員,與今日的撐警集會、暴力襲擊市民有相似之處
  • 因八十年代起的香港經濟起飛,可能極早累積了大量資本,即使最近二十多年經濟下滑,對之感受亦較為薄弱

後記

香港人有百百種,反修例運動橫跨年齡層之廣,當然不只有以上三個。同樣事件,記憶亦有不同,對今日的三十後半而言,03 年是「啱啱畢業搵唔到工」,對更年青一代可能只代表學校停課。緊記了解歷史是入門,還須仔細聆聽,觀察對象的思考觀點與角度,於「情」「理」之間變招,從而改變觀感。祝大家順利打開溝通大門。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