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保持定力和韌性

2019/7/26 — 19:25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儘管元朗恐襲事件仍未完全落幕,昨天瘋傳的黑幫內鬨流言更引起新一輪恐慌,元朗屯門天水圍乃至沙田大埔陷入半戒嚴狀態,全港市民人心惶惶,但殘酷的現實是,在歷史暴潮下,除非選擇移民離場,我們仍要繼續過日子。

為了協助大家適應這大時代,本文將聚焦兩大課題:定力和韌性,冀能幫助各位香港人消氣紓壓。

先建立危機並存的信念

廣告

所謂危機,其實不過是個人困境或社會困局帶來的壓力(stress)和應對(coping)的平衡。簡單的解釋,就是危機的重點不在事件本身,關鍵反而是個人對危機帶來的影響是否有準確的評估,及克服困境的能力。

個人的力量、識見,家庭背景、人脈關係,絕對影響我們如何應對事件,當然,事件的大小亦影響危機的程度。例如在戰爭時期,強大的人脈網絡,便有助化險為夷。不過值得關注的是,壓力過大,好些時候會影響我們的判斷。例如在衝突環境的前線,為了逃生,我們往往會慌不擇路而招致更大的傷害。

廣告

因此,我們必須明白,所謂有危便有機,危機其實是並存概念。只要我們能拓寬視野,便可能找到出路。因此,面對危機時,我們我首要任務其實是要定下神來,重新檢視個人的力量。舉個例說,目前有不少年輕人跟家人因意識型態產生極大的衝突,但值得去問的是,整個家族圈子內是否毫無支持?在家人以外,是否還有其他支持網絡?

簡單的「保改開停」(KISS: Keep, Improve, Start and Stop)練習,可在短時間協助你評估在現存的處境中,下一步應如何走,而在分析現況的過程中,我們便可以定下來喘息休整一下。即使在極高風險的情況下,例如面對暴力襲擊,我們稍為花點時間定神,仔細觀察周遭環境,亦有助我們找到較佳逃生路線,或自衛方式。

何謂韌性

講過定力,就讓我們談談韌性。一談及韌性,也許,我們該由近日不少港人瑯瑯上口,來自一代偉人李小龍先生一句 “be water” 談起。眾所周知,水可散可聚,且威力巨大,惜時人多知及皮毛,而不明其背後奧義,以為水就是不斷流動,卻未知水流失控可能帶來的破壞。

古人曰:「上善若水。」水無常形,只有三態。在極熱的處境,水化為蒸汽直奔高空成雲;在極冷的時候,又會變冰牢牢穩守。換言之,水的最大能耐,在於能夠因應不利的外在環境作出適當的調節以克服不利的客觀條件,而這亦暗合近年流行,專門用於應對壓力問題的心理韌性學說。

綜合坊間就「心理韌性學說」的說法,主要指面對危機的時候,如何以個人力量抵抗不利的因素,或在危機過後如何盡快復甦。所謂韌性不一定是與生俱來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平日如何利用積蓄有利韌性的資源。當中,最主要的有以下四大能力:

  1. 反思及學習能力:有意識地反省自己的言行是否有改善空間,對內在力量及外部環境之變化及平衡有準確的認知,對價值及信念有恰當的理解,乃至解難能力。
  2. 情緒控制的能力:能以合宜的方式表達情緒,尤其憤怒、失望等負面情緒。
  3. 人脈關係及社會資源:當中可能包括能提供具體方案和策略的支持者,或能協助穩定情緒的幫助者。
  4. 積極而樂觀的人生態度:危機出現時往往出現極端思想或偏執行為,幽默感可協助舒緩繃緊的狀態,讓個人鬆弛一下可減少犯錯引發更大危機。

以林鄭月娥女士在六月以後的表現為例,若果她真的能懂得適時反思,並準確判定自己的力量(每況愈下的道德感染力)和外部環境的變(民憤愈來愈大),或及時調節個人的價值及信念(懂審時度勢,不單以「初心」為念),她便不會紜自己迫進死胡同。

反之,示威者一方雖然屢遭不同形式的猛擊,當中包括黑幫暴力攻擊,但他們懂得善用不同網路,包括香港以外世界各地的支持者的力量,結果一次又一次的成功重整旗幟。最經典的一役莫過於大埔連儂牆遇襲後,惡煞留下恐怖的靈堂場景,但示威者以幽默的手法極速將陰森的畫面,變成嘲諷對方的行為藝術。而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本來位於劣勢的示威一方竟能穩守接近兩個月。

當然,無可否認的是,示威者一方也曾犯下不少過錯令支持度下跌,例如到不同的政府大樓「接收工」,但在一輪檢討及反省過後,他們不僅知錯而改,更懂得向外道歉。比較之下,身為一區之長的林鄭月娥女士雖然身居高位,論韌性竟遠不及一班在野的坊眾,實在可悲可歎。

總結:要增強定力及韌性,最重要時刻保持警覺,平日做好思想訓練,遇事時不慌亂,尤其當心中出現破壞性的念頭或混沌的狀態,必須馬上控制,不可任由惡念滋生。當定力和逐漸成為行事原則及生活習慣,縱使偶爾失序脫軌,亦能較快回到軌道。

香港正值巨變,所謂禮失求諸野,若邦無道,百姓更須守住心念,方能亂中求存,走出生天,諸君共勉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