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判斷誰消費社運牟利?

2015/5/15 — 16:46

圖:香蕉奶bananaooyoo's facebook page

圖:香蕉奶bananaooyoo's facebook page

【文:朝雲】

有見很多我尊重的朋友,包括防線大嚿,都加入批評香蕉奶之列。我覺得可以對話,有幾點宜分別檢視。

廣告

我很敬重大嚿比我更尊重多元抗爭,視為一樣重要,無分高下。純粹唱歌,是否等於抗爭,的確可議。但我們不宜忽略香蕉奶更基本的身位:他是一個留守者。僅論他「鳩坐」的時間,比很多傘運參與者更長。只不過他選擇參與運動的方式,除了「鳩坐」再加唱歌,是「左膠」的套路。

廣告

至於批評他的Page無政治訊息,筆者以為須要釐清,他一直為身體力行為社運活動義演。由傘運在海富,到不同社運場合的演出,他當然不只唱歌,也會說話。鼓勵大家毋忘初衷,做選民,以自己經驗為引,呼籲堅持等等。他的言論乃至歌曲,都有政治訊息,只不過是「左膠」的方式。

見論者批評,他為自己事業集資,與其他政治事業的募捐不可比擬。愚以為正需要疏理:傘運中,不是誰都能成為不同派系所希望的樣板,不少人取自己所長投入運動,香蕉奶是唱歌。結果他們的付出,得到一些人肯定。

傘運不獨他從事音樂藝術,結果如何,一半看付出和能力,另一半取決於他人,得失多少,非由自己決定。將來他們是否不方便為自己所長集資,從事個人事業?筆者未見其計劃,標榜傘運招徠。

我當然承認,香蕉奶因傘運成名,毀譽參半,這是他的造化,但不獨他一人。如何判斷誰利用傘運撈取名氣,之後消費社運牟利?很多有政治理想的機構、計劃、人物直接募捐,本質往往包括支持其成員生活,從事政治事業,我絕對尊重。較之香蕉奶的音樂計劃,至少有機構代理,未能確定香蕉奶能否取募款自用,超越音樂用途,需要他和代理機構澄清。

香蕉奶讀不讀得成書,做過什麼事,我不知道。我只能說我知道的事。行動升級當晚,他在龍和道。我想拍他,他婉拒。

結語

管窺各家之見,認為香蕉奶在音樂界的品位,未夠格集資十二萬製作唱片;過高的價格,似非分地依靠傘運所得名氣,有「碌卡」之嫌。我暫時最能理解和接受此論証。但筆者究非音樂人,不敢妄斷,望權威賜正。

若香蕉奶像其他獨立音樂人,只募款三四萬,或以更嚴謹的方式募捐,是否便能不落話柄?筆者認為很多論証,夾雜很多先入為主的前提,包括他唱歌難聽、唱歌左膠、機會主義者等等,尚須證成。抑或趁機澆自己塊壘,終究是社運之爭?

最後,我鵪鶉了很久,大家都明白原因。眼見很多朋友和自己,都已經和即將步向同一命運。不懂自處,不免猶豫。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文題及配圖為編者所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