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1/9 - 20:15

如何理解《國歌法》?

該來的還是要來,《國歌法》終於來了,恐怕沒太多人有興趣聆聽聶德權記者會和看條文,工作關係被迫聽過看完,概括講講。

第一要留意的,不必為立法會議員宣誓時要奏國歌擔心,他們是否會被DQ和國歌完全無關,因為要死的終歸會死,甚至連參選都無機會,不需要靠國歌來治你,既然要當議員都要宣誓效忠基本法和中國,乖乖站著聽首《義勇軍進行曲》,小菜一碟;法官的情況一樣,法官不會無聊到宣誓就職時噓國歌,這些小節,亦是草案出爐前吹出的風,根本是nothing,千萬不要搞錯焦點。

《國歌法》的重點,從來都是立法後對我們這些每天都會有機會聽到國歌,隨時有可能墮入法網的平民身上。

廣告

先講好的,《國歌法》規定國歌不可以隨便播,亦不可以在公開場合作為背景音樂,換言之不會出現有天行商場突然聽到國歌,或在廁所放水期間要肅立的情況。

但要憂慮的事就多得很。

第一,《國歌法》規限的是「故意」、「公開」侮辱和貶損國歌,包括唱和改,而定義是非常非常闊,因為法例中這樣寫:

「以任何方式」

記者會上聶德權被多次追問有無例子,何謂之侮辱貶損,答案是「無」,「我唔可能一一對於每一個情景去話,呢個中定唔中」,加上「任何方式」這寫法,所以侮辱貶損國歌can be anything;至於何謂之「故意」,更沒有定義;而甚麼是「公開」亦不清不楚,網上發布fb、youtube肯定是公開,但若果只是和朋友分享又如何?fb post只限朋友又算不算公開呢?暫時都是個謎。

聶德權講得好聽,說一切最終都要交由法庭裁決,但《國歌法》作為新法例亦無案例,簡單講目前何謂犯法,兩個字:

唔知

二次創作亦處於灰色地帶,政府現在的說法是「拎國歌黎改」一定違法,直接改整首《義勇軍進行曲》肯定被禁,但只改一句半句又如何呢?就要視乎「會否令人覺得是國歌/國歌一部份」,唯一獲局長認證合法的,只有《球迷奇遇記》,其他二創到甚麼程度才OK,都是兩個字:

唔知

更得人驚是這條法例的檢控期限,有別於其他簡易治罪條例檢控期限是半年,《國歌法》的檢控期限最長是「兩年」,犯罪行為後兩年,或警方發現犯罪行為後一年,以較短者為準。

結合來看,《國歌法》生效後市民將面對這樣一個狀況:

一條可以令你坐三年監的法例,你基本上不知道甚麼行為可以免責,而且一旦你做了一些「踏界」的行為,兩年內你隨時有可能被檢控。

可以毫不誇張地結論,這樣一條法例生效後,唯一合理的效果就是製造恐懼,結果奏國歌時全世界只能乖乖企係度,所謂「肅立」,而所有國歌的更改創作將全部消失,這恐怕就是官方所謂「尊重國歌」的體現,吹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