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nie Li 黎明

Minnie Li 黎明

If Jesus Christ comes back from above, as proclaimed by the Revelation and himself, I guess he will judge other people first until I meet all my deadlines.

2019/8/4 - 15:12

如何申請一張不反對通知書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昨日性公會為申請集會不反對通知書去到馬鞍山警署和警方開會。我早了一些到達警署門口,只見大閘落地,外牆上,「沙田 XXXXX 馬鞍山分 X 警署」幾個字苟延殘喘地掛著,而人群的憤怒繼續透過黑色噴漆在咆哮。緊閉的大閘上開著一扇狹窄的側門,裡面投出的光線有些昏暗,彷彿一隻警惕的眼睛在向外窺探。定睛一看,門洞裡竟然真有一張人臉在陰影中緊緊盯著我,一定是我在空無一人的警署門前逗留太久,超越了警方的心理安全警戒線。為了不讓警方誤會我在以眼神衝擊其防線,我轉過身背對警署,拿出路上買的菜包邊吃邊等,順便看看馬路對面的街景,沒想到卻看見大約十米開外,好幾個市民在那兒駐足圍觀、用手機向著這邊拍照,大家可以自行腦補對面市民手機中的畫面……這時天有少少飄雨,我原本想去無障礙斜坡那裡有屋簷的地方躲雨,但又不想在對面市民的手機中留下站在警署門前大大的「狗」字旁邊吃菜包的影像,只好撐開傘重新轉過身面向警署。

門洞裡輪流換了幾張不同的臉張望之後,有個著便衣的男士從裡面走出來,在樹叢後面徘徊,乍看像在玩手機,卻不時從樹叢的縫隙中偷偷向這裡觀望。一會兒他又進去,換另一個便服的男士出來轉悠,這種你很放鬆但對方很緊張,你越放鬆他就越緊張的微妙互動實在令人煎熬,作為一個有同理心的人,會不自覺地感到一種想要配合他一起緊張的焦慮感。幸好一會兒地下行人隧道就傳出熟悉的談笑聲,我急忙跑去護欄那裡向下揮手,這煎熬的時刻總算結束了。

廣告

原本警方通知我們預 2 至 3 人前來開會,因為我們怕自己沒經驗,被阿 Sir「拋窒」,一下帶多了三四個人。起初還有點不好意思,心想會不會「過份咗啲」,給人感覺「晒馬」。沒想到一入會議室,又寬又闊的大桌,面向我們總共坐了十幾位阿 Sir 和 Madam,再加上康文署的代表,總共有 15 人,而我方人數連長桌的一邊都坐不滿……當我們都暗自互相 O 嘴的時候,香港眾志的阿柔悄悄告訴我們,他們還遇到過 4 人對 40 人開會的情況。

我們想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叫「姐姐妹妹站起來,港女齊來反暴力」。這個暫定 8 月 14 日(三)晚上 19:00 舉行的集會,想通過邀請不同年齡、職業、社會背景的女性分享她們在抗爭中面對暴力、對抗暴力的經驗,一齊和與會者透過這些故事,對日常生活中的「社會枷鎖」與抗爭中遇到的「暴力」有更深一層的思考 — 不僅和平理性非暴力,簡直就沒什麼人關注。我們一直擔心的是沒人來,報上預計參加人數 300 都是很心虛的。沒想到我們一向隨性而毫無章法的組織工作卻得到警方的高度認可,一直擔心我們的活動太多人來,反覆和我們探討參加人數 20 倍於我們預計時候的風險以及舉辦者的法律責任,實在是受寵若驚。香港人,真的不能小看自己,分分鐘就能成為萬人集會的主辦方。

另外警方強調,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必須我們先向康文署申請場地租用許可,而康文署馬上告知我們要的場地只能申請朝九至晚六的時段,夜晚時段是不會批准租用的。有誰會不上班來參加我們的集會呢?答案是沒有人,連我們自己都參加不了。可是 7 月 14 日夜晚在同一個地方的《地厚天高》放映會是獲得了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的,難道他們讓康文署破例批准晚上租用?康文署馬上澄清該活動並沒有獲批場地租用。

我疑惑地望向 Madam,「所以沒有康文署批文也可以獲發不反對通知書?」

Madam 答,「我們會根據你們是否獲得康文署批文,來決定是否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那為什麼《地厚天高》放映會獲發不反對通知書?」

「我們會根據你們是否獲得康文署批文,來決定是否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所以康文署批文是不是必須的?」

「康文署批文是我們考量的重要條件。」

「但是必要的條件嗎?」

「我們會根據你們是否獲得康文署批文,來決定是否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註 1]

「……」

與錄音機 Madam 對話一輪之後,我們從另一個角度提問,假設我們真的申請到不反對通知書,警方究竟是否承諾集會的安全,因為我們從新聞中看見連遊行都有機會被「扑頭」,實在很害怕。話音未完,對面一位光頭阿 Sir 按耐不住了,插話說,「唔係參加遊行被扑頭,參加遊行係唔會被扑頭的,警察係唔會亂扑人。你哋講得唔清楚,應該要講清楚。嗰啲被扑的人唔係參加遊行。」

「係囉~明明係搭地鐵。」這句話當然我只是藏在心裡,實在不想在這裡圍繞這個問題糾纏三百回合。

沒想到當追問到是否現在警方批核不反對通知書的標準比以前收緊,光頭阿 Sir 又有感而發了,說道,「近排社會好亂,你睇連我哋警署都被人圍攻,可以話成個社會都冇乜法律的意識,咁樣的情況下我哋當然會更嚴格去審核所有申請。」

「我係住元朗的,你同我講係個社會冇乜法律意識,咁我真係冇嘢好講。」聽到這裡連原本一直語氣很溫和克制的燕遐都忍不住了。沒想到阿 Sir 為了緩和氣氛還接了句「我也住元朗」……瞬間石化……

在明白了現在申請集會和遊行有多困難多玄妙多大風險,頓悟了自己要獲發不反對通知書幾乎不可能之後,我們最後將集會地點改為「見山書店」門前的空地。[註 2]這麼豐富精彩的會議,用一句官話總結來說就是「富有建設性與成效,在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中圓滿結束」。我們決定繼續申請甚至有空就申請,以爭取更多機會和這麼多不同部門的阿 Sir Madam 同時見面。已經幫大家詢問過了,不管是一個人申請還是一個團體申請,只要遞交表格,警方就要根據申請活動的地點、參加人數、時間長度、涉及區域等等一次過約齊晒所有相關部門的代表與你會面。申請到就不用奢望了,但這麼多部門代表齊聚一堂就為了和你一個人見面,解答你的問題,感覺是不是很 empowering 呢?

註 1:事後我們發現,當有了康文署的場地租用許可,根本就無需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究竟什麼情況下才需要並能夠申請到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呢?警方給我們出了一道哲學題。
註 2:重要的事 recap 一下:

「姐姐妹妹站起來,港女齊來反暴力」集會

日期:8 月 14 日(三)
時間:19:00-22:00
地點:太平山街 6 號 見山書店 門前空地

分享嘉賓:
在抗爭中被撐警人士惡意改圖攻擊的女學生,
走在前線的陣地社工,
反送中師奶,
守護下一代的媽媽
……名單繼續增加中

海報:還在製作中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