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看待漢江泄?

2017/2/27 — 12:37

資料圖片:成報

資料圖片:成報

只要看建制派人士如何閃爍其詞,一副害怕落錯注會輸身家的模樣,便知道今次特首選舉確與過往不同,相當波譎雲詭。上屆梁振英狂砌唐英年,「鑊鑊新鮮鑊鑊金」;今次奶媽鬥薯片,表面沒太多花生,但這場小圈子選舉背後的政治鬥爭,論影響之深,牽連之廣,可謂前所未有。一場把所有人捲進去的政治風暴,正越演越烈,隨時逆轉一國兩制的軌跡,改動香港的戰略地位,甚至促成中共高層的權力更替。

梁振英突棄選,連林鄭也失預算。據說是中共派特使DQ 689,西環勢力才臨陣易帥。有跡象顯示,中央不止一個。這方面,最言之鑿鑿者,必是成報的漢江泄。他多月來在成報頭版向亂港四人幫發炮,火力比任何反對派都猛。一份親共報章,如果沒有大靠山,如果不是肩負特別的政治任務,決不會掉轉槍頭,在太歲頭上動土,而且一直安然無恙---直至近日才起變化---被批鬥者看似奈她唔何。很多人認為,替成報撐腰者,來頭一點也不簡單,地位不遜於張德江,有可能是習總本人。

習總要對付張德江,先打輿論戰,爭取民心。無奈大公、文匯等宣傳機器由張德江的人把持,習總不得不另覓輿論陣地,造就一份被港人遺忘多時的報紙成為觀察家平台。張德江代表的江派,連番受壓,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為保權位和巨大的經濟利益,傾力反撲,誓捧林鄭做特首,延續對香港的掌控。當下政治風波連連(例如神秘金融大鱷肖建華在這敏感時刻被失蹤),政壇大老屢有出位言論(例如董建華放風,表明曾俊華當選也不獲中央任命),正是習江兩派激鬥的漣漪效應。兩派相爭,無法統合,締造非建制派千載難逢的造王良機,所以有人主張民主300+要善用選票,發揮關鍵少數的威力。

廣告

梁文道對以上這種局勢分析有保留,他在《They Connect》詳細解釋了林鄭如何集梁營和唐營的加持於一身,著眼於建制派的修好而非內訌加劇。在《長毛都buy陰謀論?》中,他進一步剖析,林鄭取代梁振英,掃除建制派重整的障礙;唐梁兩營結盟,挺林鄭參選,得到中央大力支持,但不是沒有變數。若林鄭得不到港人擁護,曾俊華仍有機會跑出。因為,中央始終重視民意,並不想欽點一個負皮太多的人物當特首。

董梁合體,一般黃絲沒太上心。他們深信林鄭是梁振英2.0。力撐薯片,就是為了阻止奶媽當特首。唐梁陣營重新整合對特首戰的形勢發展,梁文道卻相當重視,他提供了另一套思考全局的分析。中共高層是否正在鬥個你死我活,不是他關心的問題。這種宮廷鬥爭的戲碼,依靠漢江泄這種爆黑材料的伎倆,打擊對手,本身並無真憑實據。漢江泄可能接近權力核心,爆的料特別堅---他有批中689下台的往績支持---但我們也無法排除另一個可能:漢江泄只是憑空爆料,另有人將計就計,利用傳言向689施壓,結果弄假成真。把爆大鑊的言論當真,就有不分青紅皂白之虞。迷信黑材料,一旦成為風尚,無疑助長陰謀論的滋生和傳播,大大損害公民社會的健康發展。相信梁文道不希望看到這情況出現,所以提醒讀者對漢江泄之流保持警惕。

廣告

不過,漢江泄橫空出世,有一重政治含意,是我們不能忽略。縱無法分清他說的話有幾成真,但他超乎尋常地大肆批評國家領導人,而689集團一直多番忍讓,這個現象實在頗堪玩味。張德江等人,貴為中共高層,面子最要緊,連續幾個月被人公開針對、攻擊和醜化,卻無法令對方收口,甚或消失,在洗頭艇可隨時出動的今天,太不尋常。梁文道提出「董梁合體」作為思考香港政治之主軸,在《DQ法官是不是下一任特首的任務?》中,也只是強調中央和香港的二元對立和博奕,那麼,中央是否有兩個,他們是否正在鬥個你死我活呢?依照「董梁合體」的講法,又怎樣理解或演繹張德江受辱而遲遲不出手反擊?「董梁合體」,會不會是習江相爭的結果---唐營和梁營俱以江派為靠山,同坐一條船,大家都不希望張德江集團失勢,嚴重損害雙方利益,只好暫時擱下私怨,攜手抗敵?

「董梁合體」和「習江相爭」是兩套不同理解香港政治的論述,要判斷哪一套講法更合理,殊不容易。二者固然可以並存,最多側重點有別;就算二擇其一,碰到有解釋不到的地方,也不等於整套論述破產。畢竟現實世界充滿無法得知的黑幕和變數,有瑕疵的解釋比比皆是,沒理由奢求完美。受過哲學訓練的人重視推論的過程和步驟,比較能抽絲剝繭,檢視隱藏的立場、問題意識和價值觀,再看看合不合乎邏輯。結論未必最重要,是非對錯,亦不見得只有一個答案,反而似管中窺豹,關乎一籃子因素---性格、分析力、價值觀、知識水平、政治智慧、偏見和直覺等等---如何結合和互相影響,而且因人而異。正如長毛爭取公民提名,有人批評他自命清高,撕裂泛民,也有人稱讚他以身作則,對民主派起示範和警惕的作用。各有支持和反對者,討論激烈,但其實很多爭拗,是可以透過好好梳理問題而避免。就算無法消弭根本矛盾,至少可以縮窄分歧。這方面,關於政治的哲學分析(註一),有機會再談。

 

#人生 #哲學 #哲學的變革有需要和有可能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