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讓暴政鬆手?

2019/8/3 — 15:41

728 西環

728 西環

有網友向我表示,對前景愈來愈不看好,問我的看法,我用曼德拉的一句話回覆:“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 

我當然不知道未來,但「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 」(聖經希伯來書十一章 1 節),我相信香港和內地有一天是會有民主的!

爭取民主不是一代的事,是數代人的努力不懈,極權暴政必定全力反撲,手段愈來愈強,動用的武力愈來愈大,抓捕愈來愈多,這是必然的,直至所有方法都無法令人民屈從,而形勢又愈來愈不利於它,它才會鬆手讓步。南非如是,南韓如是,台灣如是,無數的例子。

廣告

不過,要暴政讓步,首先要令拿槍的人願意放棄支持政權。由南非前首席大法官 Albie Sachs(奧比.薩克思)撰寫的回憶錄 “The Strange Alchemy of Life and Law”《斷臂上的花朵》給了我們一些啓示。

南非前首席大法官 Albie Sachs 回憶錄《斷臂上的花朵》(The Strange Alchemy of Life and Law)

南非前首席大法官 Albie Sachs 回憶錄《斷臂上的花朵》(The Strange Alchemy of Life and Law)

廣告

在未成功爭取到民主之前,當時南非政府派出的情治特務,在世界各地大舉追殺異議人士已有一段時日。

當政權未能令反對派屈服,於是只可以展開談判。談判的結果是,反對派承諾只要有民主選舉,就不向協助舊政權作過種種侵害民權的官員或是軍警作出檢控。不過會透過「真相和解委員會」將真相查明,還政治犯一個公道。新南非以寬恕換取政權放下屠刀。大主教屠圖主教膾炙人口的「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作者奧比.薩克思以其法律人身分進一步闡述:「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

今天全香港大部分人都同意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對最烈的是代表警察的各個協會,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們可以參考南非「真相和解委員會」的方式,對所有曾經使用過份武力的警員不作追究,同時對在遊行示威過程中作過暴力行為的抗爭者也不作追究。這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作用是查明真相,給香港如何行下去作出指引及提議。

這本書出版中文版初期,我曾經在《讀書好 TV》中介紹,有興趣的網友可以去看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