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阻擋武力鎮壓

2019/7/16 — 14:15

莫斯科,紅場外面,1991 年 1 月 20 日

莫斯科,紅場外面,1991 年 1 月 20 日

嗱,我分享歷史故事咋。

大家知,我兩年前寫過本書,講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獨立運動。今日又同大家分享其中一個章節。

咁多個案例,最勇武的應該係立陶宛的獨立運動。事源去到一九八零年代末,蘇聯經濟崩潰,再加上爆咗個切爾諾貝爾,偏偏政府只係識得講大話維穩,唔識救災,於是人心渙散。戈爾巴喬夫把心一橫,想通過民主改革重振旗鼓,不過佢太過自信,結果喚起各地獨立運動。一九九零年二月,立陶宛迎來第一次民主選舉,反對派努力協調唔好撞區唔好互相𠝹票,又成功策動立陶宛共產黨內部分裂,大家又肯暫時放低捉鬼心魔,結果大獲全勝,過埋三分之二大多數。當選第二日,就宣佈獨立,打響前蘇聯獨立運動的第一槍。

廣告

不過,之後成年,都冇第二個加盟共和國夠膽跟機。點解?槍打出頭鳥,你做第一個,蘇聯即刻打死你先。蘇聯對立陶宛實行經濟封鎖,民心隨即不穩(講開又講,立陶宛宣佈獨立之後,立陶宛警察的效忠問題都相當有趣,有機會再講)。呢個時候,就有班「愛護立陶宛力量」走出來要求蘇聯派軍接管。

一九九一年一月,蘇軍擺好陣,要接管立陶宛。市民就走哂出嚟起路障,又去電視塔手牽手擋坦克。未有 FB/IG 的年代,政變就係攻電視塔,所以大家都走去守電視塔,結果當晚蘇軍殺咗十四個平民。

廣告

維爾紐斯電視塔前紀念義士的十字架

維爾紐斯電視塔前紀念義士的十字架

去到呢個位,其實成場運動生死只差一線。不過,呢個時候,有三件事發生,令到蘇聯冇繼續攻落去。

第一件事:世界睇得見。雖然首都電視塔被攻,但外面仲有個豆泥電視台仔,佢哋就即刻去 Live 對住個電視講,邊個識得外國語文嘅即刻同我入嚟!一時間,成班大學教授湧去直播室,輪流多國語言要求國際支援(係呀,去波羅的海旅行,你會發現好多嘢好熟口熟面)。微弱嘅訊號咁橋俾瑞典收到,之後就廣發全世界。講明先,當時美國打緊伊拉克(第一次),唔係好想得罪蘇聯,加上蘇聯有核彈,譴責都係就住就住。反而歐洲國家就真係幫到手,冰島仲第一個國家出嚟承認立陶宛獨立(係呀,冰島呀,早排響聯合國頂住中國抗議俾 HOCC 繼續發言嗰個冰島呀)。

第二件事:兄弟拍住上。蘇聯攻立陶宛的時候,同樣有進攻樓上的拉脫維亞同埋愛沙尼亞。波羅的海呢三兄弟,大家都俾蘇聯打壓,獨立運動一齊搞,有難就一齊擋。拉脫維亞首都里加的市民又去起路障守路障(東北歐地頭一月流流落哂雪咁守喎),結果佢哋都死咗四個平民。(不過最慘烈的,就要係蘇聯另一面的阿塞拜疆,同一時間死咗百幾人,之後全民罷工成個月,但係就得不到國際社會注意。)之後呢三兄弟一齊拒絕參加蘇聯的保留公投,自己走去搞獨立公投,當然三個國家都高票通過。

第三件事:火燒佢後欄。立陶宛擋坦克嗰晚,係一月十三號星期日。一星期後,一月二十號星期日,響莫斯科,有數以萬計市民響紅場外面集會,聲援立陶宛。莫斯科喎。紅場喎。點解咁都得?因為當時俄羅斯自己都有民主運動爆發緊,葉利欽仲親自去塔林聲援波羅的海。如果俄羅斯自己本身唔動搖,其實各個加盟共和國搞乜都冇用。後來到八月,蘇聯保守派政變失敗,各加盟共和國趁機會紛紛獨立,西方各國亦終於夠膽落注支持,蘇聯去到年尾正式解體。

嗱,我分享歷史故事咋。世事當然唔會完全一樣地重複,我今日都唔知可以邊度搵個戈爾巴喬夫同葉利欽俾你。不過,世界睇得見、兄弟拍住上、火燒佢後欄,呢三點應該都幾超越時空。畢竟,你得豆潤咁大,任你點升級升級再升級,都大唔過人地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隨時升級變送頭。如何合縱連橫,點都要諗下。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