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 Hack 特首選舉沙蟹局

2017/1/26 — 11:44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現時特首參選人腳稍為明朗,可作一初步分析,試看在中聯辦牢牢控制之下,民主派選委可以如何動作。留意以現時選票結構,民主派 300+ 票可說毫無話事權,但亦不可放棄,因為還是可以側線部署對香港民主進程最有利的陣勢,而民主派切忌投白票,因為胡官有其作用,也是不可放棄。

選票結構

廣告

特首選委所謂 1200 票,其實只是大致分成三組如下圖:

(最低當選票數要求: 601)

(最低當選票數要求: 601)

廣告

民主派的 300+ 票為一組,建制派尚有少許思考能力的半活派為另一組,而最大票數、只聽命於中央的殭屍派為最後一組。一般估算殭屍派有 450~500 票,減除民主派的 300+ 票,半活派便大致有 400 票。民主派的票相信在薯片與胡官之間飄移,而半活派則在林鄭與薯片之間飄移,這些數據無法精確,所以只作五五分帳、及以百為單位整數處理,得出上圖。

(有)一人(的)一票(=500)

其實操生死籌的仍是中央,最後誰當特首,殭屍派票投那一位便是,假設中央屬意薯片的話,民主派的 300 票其實全投胡官或白票亦不會影響薯片的當選機會,「一人一票選特首」這幅插圖,可謂一針見血。

假設中央屬意林鄭的話,這個估算便與 HK01 早前提及中聯辦的目標相若(林鄭 700、薯片 400),只不過中聯辦估算民主派票分薯片 200、胡官 100 吧。

好了,這樣的話,是否民主派選委可以放假呢?非也,沒有話事權,也可以部署最有利陣勢,捕捉突圍機會。

薯片毋須民主派呵護

首先,中央大可不理港人自把自為,但如今煞有介事以成報放風,製造緊張氣氛,可能中央真如北京的空氣一般沙塵滾滾,但亦可能是樣板戲一場,為薯片製造救世主形象,就算薯片基本上等同曾蔭權,但當選的話港人便如獲至寶,彷如民主勝利,逗逗港人開心吧。況且,如果薯片得民主派祝福當選,日後薯片表現原來只是半個 689、赤化繼續只是步伐稍慢的話,那民主派支持者便會遷怒於今天的民主派選委,埋下分裂伏線,何樂不為?

所以第一點,要是薯片現時已見「縮頭縮骨」的話,民主派大可大力鞭策,毋須忍手,同時亦可向胡官盡量需索民主條件入其政綱,必要時全投胡官算吧,反正投不投薯片對結果毫無影響。

第二,要是中央真的戲假真做,原來殭屍派亦一分為二,票數二分薯片與林鄭之間,而薯片因欠民主派的票,結果總數不足最低要求 601 落敗,那豈非作繭自斃?這可放心,要是林鄭總票數夠 601 的話,就算餘下票數全歸薯片,也頂多是 599,根本就是要輸,而如果林鄭亦不足 601 的話,那最高票的兩位便要再入第二輪投票決勝,到時票源歸邊便可。

至於民主派全投胡官會否製造混亂,竟然胡官票數高過薯片,令薯片出局?這亦可放心,要是薯片得票總數少於 300,其實整體香港隊就是不足 601,而林鄭已經贏了。考慮到民主派 所謂 300 票只是約數,實際高於 300,而真實協調情況亦不會完美,那大約預算 280 票給胡官應該可以。至於為何要擔憂胡官多票過薯片?因為半活派可能最盡只能接受薯片,無法接受胡官,這樣的話,第二輪便難於估計結果,半活派轉投林鄭的話,林鄭便可能輸變贏,半活派寧投白票的話,特首選告吹,後事亦難於估計,再選還是 689 多做 5 年?

不戰而屈人之兵

第三,破壞性戰術可以是加人於中國隊𠝹票,如果葉劉接受民主派提名,何樂不為?之前 民主派 NoRIP 皆因林鄭意向未明,現時林鄭表露身份,那就要善用資源,以夷制夷。此等𠝹票戰術已有被提及,而整體分析,沉默是銀亦詳述如何不戰而屈人之兵。當然,講明𠝹票,相信葉劉就算皇天擊殺也不要民主派提名了,葉劉現時苦苦哀纏,還只是望中央回心轉意、棄林保葉吧,就算葉劉報仇心切,難道她不怕事後被誅九族回鄉證?所以,說說笑吧。不過,假若又是上帝感召,葉劉要求民主派提名的話,那民主派便切勿放過機會!至於葉劉假若勝出,那豈非又作繭自斃?葉劉能勝的話,即是中國隊整體票數夠 601,不是葉也是林,這個小弟覺得無需分得那麼細,林葉皆深紅,那有分別。

至於加入葉劉,會否令票數分析複雜化?其實只要以香港隊與中國隊兩大陣營看票數已經可以,深紅能否勝出,關鍵就是中國隊會否總票數達 601 或以上,多一個葉劉,並不會令陣營間分析有變,只會令陣營內(中國隊)協調難度增加。

香港隊夠人,毋須加碼

最後,香港隊可否再加長毛?愚見認為現時沙蟹局內容已經十分豐富,毋須再加料製造驚喜,尤其是如果葉劉殺出。

一方面,民主派隨時已經耗盡提名票:胡官有實際作用,非只為裝飾,相信亦要全由民主派提名(150 票)。薯片相信會由半活派照顧大部分,但亦可能需要少量民主派支持(50 票吧)。葉劉如果接受,現時情況則可能要由民主派主力提名(125 票吧)。所以,已經所餘無幾給長毛。葉劉破壞性大過長毛,先葉劉後長毛應該可以理解。

另一方面,加入長毛甚至會製造危機,因為香港隊就算總票數大於 601,但因三人分票,隨時二強不入,那第二輪投票就只剩林葉,半活派到時可能會硬食轉投中国隊,結果深紅勝出,長毛可變千古罪人了…

且慢,胡官真的有機會?

胡官不獨只是作民主派裝飾,練乙錚便曾經分析過,中央對於香港特首選取向,是可以有特朗普因素影響,特朗普越強硬,中央便越要傾向一個開放型特首,減少借口予美國攻擊香港,以備中美貿易戰時保香港窗口地位。雖然要動用到胡官,可要情況非常惡劣,譬如只得 1% 機會被通過的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竟然在美國國會過關,但與其投白票,這 1% 機會仍然有價值,免得中央真的要動用胡官時,竟然是民主派太安全,自己放棄胡官壞事。同一道理,現時所謂中聯辦的林鄭取向,其實並不實在,林鄭與薯片之間飄移,相信是習近平現時的煩惱,而特朗普這個大壞蛋,又諷刺地可能成為香港民主進程的最大推手,惡人還需惡人磨,人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