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8/14 - 15:19

如果你想幫助受阻的旅客,幾點建議

813 香港機場集會

813 香港機場集會

所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雖然在命運共同體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的行動會影響着我,我的行動也會影響着你,但在沒法取得共識的情況下,唯有各自做着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情。

我喜歡旅行,也會幾種語言,我覺得較為適合自己去做的角色,就是要儘量協助受阻的旅客。我見何韻詩在她臉書專頁的留言下寫道:「是,要分工。口才好外表成熟嘅朋友去做親善大使幫旅客搵辦法解決當下狀況,順便解釋。」好吧,原來幫旅客的就是這種人,那麼我也只好寫一下,若然我見到有受影響的旅客需要幫助,可以做什麼。各位手足,如果有何建議,請多指教!

與旅客的相處之道:

廣告

一,如果遇到旅客想幫忙,請主動及儘力協助。你身穿黑衣,在別人眼中,就是示威者的代表。你可能是第一個甚至是唯一一個跟旅客見面的示威者,你的一言一行,也會影響他們對我們的印象。我真心希望,他們離開香港時,會熱烈地為我們歡呼加油,會把我們的聲音傳遞開去。

二,若遇到身上籠罩著負面情緒的旅客,最好不要跟他辯論,更不要對罵。喂呀,人家被阻,要改機票改地點改行程,覺得不高興也是人之常情。我們真的沒有必要跟對方辯論或吵架,而且現場有不少人,正正就是想捕捉這種畫面。這裡不是辯論場,真理從來不是越辯越明,反而會堅定對方反對你的立場,大家在不少親朋戚友的飯桌或 WhatsApp 小組裡已經見證過了吧?所以,不辯論,不對罵。

三,不要期望被阻的旅客一定能理解抗爭者的訴求,如果對方想知道更多,就跟他們說一下香港人的故事。但是如果對方不理解,只是想到自己受阻,我們實在不必期盼對方的同理或同情。想一下,我們對敍利亞或巴勒斯坦有多少關心,別人也可能是以同等心態看待我們的家園。對方的理解,永遠是 bonus。如果你 EQ 較高,不妨上去跟他說聲抱歉,也可以默默地幫助他們。千萬不要企圖改變對方的想法,有時你甚麼也不說,只是幫他拉一拉行李,指一指方向,或是打幾個電話,已經可能使對方更願意去聽取香港人的聲音。

以下是一些實際可以做的事情:

四,留意清楚一號及二號客運大樓的地域佈局,包括廁所位置、飲水機位置、流動物資站位置、的士站位置、巴士站位置、機鐵購票手續(可以直接上車,省去排隊時間),以及前往澳門及內地的交通措施等。也可以留意一下,如何在機場大樓外面的馬路,由的士站行去巴士站,這條較為寬闊的路徑,可能會幫到一些需要快速由巴士站前往的士站的旅客。

五,不妨把機場巴士的路線資料拍攝存檔,最好中英文也有。昨天有旅客問我,坐幾號車去市區,幸好他去的是港島,所以我馬上說出,但自問對其他地區不熟悉,要做好功課。另外旅客如果有港幣但又沒有散紙,在巴士站有櫃位可以購票。

六,人多之時,訊號可能會斷斷續續,強調暫時並沒有發生過傳聞的「封網」情況,千萬不要散佈恐慌。可以要先下載好離線地圖,例如 Maps.me。如果是第一次使用,記得要把地圖資料也下載,不妨先試一試由機場前往東涌的步行路線。

七,下載好香港機場 app,城巴 app,九巴 app,地鐵 app 等,另外還有 CityMapper。雖然訊號可能不穩,但先行把軟件下載,以備不時之需。

八,下載 Google Translate 翻譯 app 及其離線資料庫檔案,另外有一些暫時用途不多,但值得下載備用的軟件,就是那些不用網絡的離線通訊工具 Bridgefy 及 FireChat。

九,如果發現手機的訊號太弱,不妨把手機的訊號改為 3G,而不要用 4G 或 LTE。在網絡不穩的情況,3G 的接收會相對清楚。

十,如果決定要步行離開機場,前往東涌,強烈建議多拿一些水、飲品及乾糧。路程有 5 公里多,對不少旅客來說會極為疲累,這時不少物資會幫到別人,也幫到自己。平時大家會客客氣氣說不要物資,但走到東涌,物資肯定數分鐘內便能派發完。

最後有一個想法,我其實不是建議,因為在行動的方針上,我不是太過認同過夜,但如果有人覺得這樣做是更符合自己的理念,我即使不同意,也想不到理由去勸說或甚至阻止。只是說,如果我真的要在機場過夜,我會帶好牙膏及牙刷。

以上是我總結了在 8 月 12 日在機場的一些想法。我不一定要認同你的取態,你也不一定要認同我的方針,大家在同一地點,想法也會略有不同。但是這次運動當中,最重要的得著是甚麼?就是這幾句話,不割席,不篤灰,不責難。

因為再割的話,大家就只會一齊輸。

更新:另外要提一提,在 2019 年 8 月 14 日早上,機管局已經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因為禁制令的範圍很廣泛,所以大家在行動前要清楚明白相關的法律風險。按一向熱心社運的律師林耀強致電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今次禁制令的情況與 2014 年佔領期間情況相似,而且內容很闊,如果有任何人干擾和阻礙機場運作,都會視作藐視法庭看待,任何人在機場參與示威和抗議,已被視為違反禁制令,有可能會被監禁。」

除了不割席、不篤灰、不責難,其實這場運動,還有另外兩個口號:「不受傷、不被捕。」到了現在,經過多次警方濫捕及公權濫暴之後,有人可能對於後面這兩句話的原則已然動搖,但是,始終後面這兩句話,還是個重要的方針。

在機場二號客運大樓,看到奧比斯的廣告,寫著「如果子女的眼疾得不到醫治,你,會怎樣?」那麼,如果你生活的社會病了,你,又會如何應對?攝於 2019 年 8 月 12 日。(作者攝)

在機場二號客運大樓,看到奧比斯的廣告,寫著「如果子女的眼疾得不到醫治,你,會怎樣?」那麼,如果你生活的社會病了,你,又會如何應對?攝於 2019 年 8 月 12 日。(作者攝)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
新博客

【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2019 年五月上旬,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其中在旺角序言及北角森記,有少量簽名版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