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可以重來,我會怎樣做?

2016/9/27 — 10:49

這相片是9.28當晚在告士打道拍的。當時有消息說警察準備開槍鎮壓,但街上就是站滿了人。 (庫斯克攝)

這相片是9.28當晚在告士打道拍的。當時有消息說警察準備開槍鎮壓,但街上就是站滿了人。 (庫斯克攝)

雨傘過後,有沒有問過自己這些問題──

這是怎樣開始、怎樣結束的?

我有沒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

廣告

如果可以重來,我會怎樣做?

這幾條問題,人們失去了一段關係之後也會反覆地問自己,而且可能一生也找不到答案。

廣告

愛情來的時候,通常都是出乎意料的,而且來得轟轟烈烈、激情澎湃,澎湃得令我們幾乎以為世界會因我們而改變。

到了後來,我們靜下來,發現無法突破的困境,我們說服了自己,只要一直等下去就可以,但到了最後才發現要把關係「升級」已經太遲。

經歷一次愛情,難免會有創傷後遺症。有些人會選擇強迫自己忘記、有些人會找尋新的關係當作一種出路、有些人會自責、有些人會躲起來療傷、有些人會變得犬儒,不再相信任何夢想、有些人會找尋替代品作麻醉,例如工作或消費。

不過,每當我們重回舊地,或者重遇故人,心頭又會感覺到一陣陣的痛楚,又再問自己那幾條問題。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寧願相信,只要一息尚存,我們一定會有機會再拼一次,不論是在人生路上還是公義路上。

我們可以失望,但不能絕望。

(後記:這是我為一位朋友的愛情小說寫的序,如果不是替愛情小說寫序,我應該不敢把雨傘和關係一併討論,雖然寫這篇序的時候,我才發現那沮喪失落的感覺原來頗為相似。寫成這篇序的時候,網上世界還在不斷尋找批判對象,那時候把雨傘和愛情相題並論,很容易被上綱上線,我不想連累朋友,所以沒有為他的書宣傳,這點實在抱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