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呂樂探長看到現在的香港

2019/7/23 — 18:23

電影《五億探長雷洛傳》截圖

電影《五億探長雷洛傳》截圖

1974年,是香港警察風紀關鍵的一年,在這一年,港督政府成立廉政公署,直接向香港警察貪腐的惡劣情狀宣戰。劉德華在1991年的《五億探長雷洛傳》所飾演的角色,也就是呂樂探長,大致上描繪出當時香港警方貪污腐敗的情況,即便內部有反貪污部,但往往與警方伉瀣一氣。香港總督麥理浩上任後,開始積極推動反貪污,並且成立廉政公署,直屬於港督,大力剷除警方貪污,也讓風氣煥然一新,有許多高階警察乾脆退休,到台灣養老,呂樂探長就是一個例子。廉政公署遂成為亞洲國家爭相模仿的典範,為了標榜政府肅貪決心,包括台灣等國家,都以「廉政」為名,成立類似的機構。

2012年,也就是廉政公署成立38年後,劉德華又飾演了另一個角色,也就是《寒戰》的保安局長。在這38年間,香港警匪片不知多少,特別是在《五億探長》成功以後,包括藍剛、顏雄、韓森等探長,紛紛被台灣人熟知。這些片談的是歷史,雖然有些誇大,但也大致上描述出香港警察過去的光榮與黑暗。《寒戰》確實開創了香港警匪片的新風貌,讓人相信,具備高科技的香港警方是值得信任的。特別是劉德華飾演的保安局長陸明華說的這段話:

「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和亞洲最安全的城市,法治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觀。」

廣告

但是,現在還是嗎?

對付反送中的和平示威者,先定性為暴動,對於這些人,警方不斷進逼,只要認定是「暴徒」,毆打或逮捕是一種方式,即便放人,也要先抄錄身份證,雨傘、口罩、哮喘藥都可以認定是凶器。但是對於所謂的元朗白衫軍,先定性是鬥毆事件,但是所謂的「鬥毆」,卻是即便孕婦、下跪,也要打,只要穿黑衣,就是他們的敵人。警方對於這些人,莫可奈何,甚至報案後也相應不理,建制派議員則是可以跟這些白衣暴徒握手聊天,目前為止,約談幾個人,但毫無結果。

廣告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說,「目前該事件尚未明朗。但香港是一個民主『國家』,它的民主法治是香港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希望港府,要依法行政,趕快調查清楚後,跟香港民眾、世界各國說明白。」,這些話聽起來格外悲哀,因為香港不是國家,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就是因為不是國家,所以特首以下的公務員,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務員,對於這樣的反「反送中」的暴力行為,香港政府如何依法行政?如何調查清楚?

我們為什麼要關心香港的事?因為香港是最接近台灣的「一國兩制」範本實驗區。目前我們的主權獨立、不受中國管轄,但是在台灣,有一群人希望不要挑釁中國(人家要併吞你,你抗議兩聲就叫挑釁)、有另一群人要急著承認一國兩制,志向偉大者,例如周錫瑋,甚至還要以台灣一隅之地,統治全中國。至少香港的狀況,可以讓我們看看,未來的統一路線會是什麼樣子。民主確實不能當飯吃、獨立確實不能當藥吃,但是,沒有了民主、獨立,孕婦被打、民眾被毆,警方要一個小時後才會到,而且會推給示威遊行才會讓警方動作緩慢,甚至會無法辨識與逮捕任何嫌犯。

香港的法治,從1997年以後,逐步崩壞,回到1974年前的樣子。呂樂探長如果看到現在的香港,應該也會從棺材裡爬出來,教訓這群徒子徒孫。他的時代,警察貪,但不壞。現在的時代,警察是不是貪,不知道,但是壞不壞,大家看到元朗事件,應該心裡有底。不要再說什麼,政治與我無關這種話了,政治,會讓懷孕的、下跪求饒的、只是穿黑衣服的路人,走在捷運站裡莫名被毆打,而且求助無門。

而,這就是政治。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